>
快捷搜索:

邢窑烧制瓷器历史可追溯到北朝时期,黄岩沙埠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邢窑烧制瓷器历史可追溯到北朝时期,黄岩沙埠

良渚附近发现南宋窑址 杭州瓶窑这个地名是这么来的2019年1月7日17:01:00795 浏览/0 评论新闻来源:华夏收藏网 分享

浙江文物网 谢西营

图片 1

在河北邢窑遗址内丘城关窑区发掘的8座早期窑炉和早期堆积层,证明了邢窑烧制瓷器的历史追溯至北朝时期,也证明了内丘城关一带正是早期邢窑瓷器生产的重要区域。

图片 2

窑山窑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大桥北路西侧。2018年4月在由杭州余杭苕溪城市建设有限公司负责实施的瓶窑小城镇窑山公园工程建设过程中,于窑山东入口施工过程中发现若干破损陶片。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和浙江省文物局批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区域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

台州日报记者包建永 单露娟文/摄

邢窑是中国古代的制瓷窑场,以烧制白瓷著名,有南青北白的称谓。目前在河北内丘、临城、邢台、高邑四县广大范围内发现北朝至元代各时期的邢窑窑场遗址近30处。在邢窑诸窑址中,历史等原因造就了内丘城关窑场的核心地位,是邢窑考古发掘和研究的重点区域。1996年,内丘的邢窑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 3

本次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发掘总面积为1000平方米,布设10×10米探方10个,取得了重要收获。

今年以来,沉寂了半个多世纪的黄岩沙埠青瓷窑再次引起学界关注,好消息接踵而来:3月8日,沙埠镇竹家岭窑址挖掘项目通过国家文物局批准,获得考古发掘证照;10月16日,沙埠窑遗址被公布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2月8日,竹家岭窑址考古发掘被列入2019年度浙江十大考古重要发现名单。

内丘城关窑场以西关一带为中心,在西关村北、村西、村西北、村南等多处区域都发现有邢窑遗址,分别编号为14号。此次发掘地点就位于西关村南编号为4号窑区的建设控制地带内。邢窑考古队于今年5月上旬开始进行发掘,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出土遗迹有瓦棺葬1座、灰坑3座、窑炉遗迹8座。

发掘过程中,考古所在原生地层堆积中出土了若干南宋早期龙泉窑青瓷、福建地区青白瓷残片,大致判断窑业堆积的年代为南宋早期,烧窑的历史大致延续了1000年。

考古发掘主要收获

沙埠窑由来已久。1956年,浙江省文管会在黄岩秀岭水库考古时,发现了沙埠青瓷窑址。专家们经过考察,发现竹家岭、凤凰山、下山头、窑坦、金家岙、下余、瓦瓷窑等地分布着规模较大的窑址11处;它们分布在8平方公里范围内,密集度高,遗物堆积非常丰富。

这次发掘的8座窑炉遗迹可上推到隋或北朝,发现集中且保存完整,至少有3座尚存窑顶、烟囱,作为窑炉重要组成部分的窑门、火膛、窑床、窑壁等都基本保存完好。

图片 4

揭露出龙窑窑炉3条、砖砌挡墙1道,为复原窑场布局提供了较为丰富的资料。窑窑炉3条,分别编号为Y1、Y2、Y3,保存情况较好。三条窑炉结构相似,现以Y2为例予以介绍。Y2为依山而建的龙窑。窑壁以窑砖砌成,头东尾西,方向为91°。窑炉本身仅存窑床部位,窑头及窑尾均不存,破坏较严重。窑炉炉体斜长约12.2米,残宽1.44—1.66米。由于窑炉在后期民房建设过程中遭到严重破坏,坡度不详。窑顶已坍塌,塌砖多数杂乱,现已无法复原窑炉顶部结构及投柴孔分布等情况。窑壁内侧有坚硬的烧结面,窑床上铺有沙土。从窑床中部剖面可见窑渣与窑床沙层多层堆积,初步可判断出存在五个时期的窑炉修整过程,形制较为特殊。砖砌挡墙编号为DQ1。平面形状为不规则直线形。直线距离长3.06米,水平长2.2米,墙壁不规则,由红砖和不规则形石块相接。保存较不完整。砖长约18厘米、宽15厘米、高7厘米。石块大小不等,边长15—21厘米、厚9—14厘米。该墙应为窑业生产某时段充当挡墙使用。

这些窑址统称为沙埠青瓷窑址,于1963年列入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之后,再无考古发掘。

其中4座窑炉环绕在一个不甚规则的工作场周围,共用一个窑前工作场地,这种多窑组合在一个工作场周围的做法为国内罕见,为研究邢窑早期窑炉开凿方法、窑炉结构、工作场地功能以及烧窑过程行为等提供了考古资料。

此外,关于韩瓶类粗瓷产品,学界一般将其产地限定为一新窑,瓶窑窑山遗址的发掘,也突破了学界以往的认识。

本次发掘清理出高达2米的窑业废品堆积,出土了包括瓷片和窑具在内的大量遗物,为探究窑场产品结构、窑业技术等提供了大量的资料。瓷器产品类型丰富,器类以韩瓶为主,形制多样,另有罐、四系罐、多系执壶、执壶、虎子、漏斗、碗、盏、盘、擂钵、灯等。胎质粗糙,多施半釉,釉色以青褐色为主。窑具有垫柱、垫具和轴顶碗等。装烧方式为裸烧、叠烧,少量器物套烧。窑业生产技术较为经济。

今年是沙埠窑被发现后首次主动性发掘。一些发掘成果,已经弥补了省内空白。

同时,在窑前工作场下层和发掘区西部都发现了较早期的堆积层。从出土遗物看,堆积层形成的年代可上推至北朝。

居民口述18窑历史,6月窑山遗址公园开门

相关问题与认识

发掘出来的瓷片数以万计

文物专家表示,邢窑烧制瓷器的历史一直被学界认为应早在北朝时期,但都是从零星出土物上得出的认识,没有相应的发掘地点和地层包括窑炉证据,这次发现的早期堆积层及早期窑炉正可填补此空白,也从而证明,此处乃至内丘城关一带正是早期邢窑瓷器生产的重要区域。

"听老一辈人口口相传,窑山上有18口窑,18座井和18条弄堂,烧窑的历史兴于唐朝,南宋时期鼎盛,到了清代几乎消亡。"

《太平寰宇记》卷93《杭州》在叙钱塘县山水形胜时提到“亭市山, 《郡国志》云:‘杭州亭市山余石乡亭市村人悉作大瓮,今谓之浙瓮’”。《余杭县志》云:“瓶窑镇原名亭市。唐宋时,居民多以埏埴为业。窑山上‘陶穴栉比’,镇因以为名。”因而亭市山的瓮业可能在宋以前繁荣一时,“浙瓮”之名在《郡国志》成书时候应具有较大的影响力,以至于千百年来一直被后世各种方志史料甚至诗赋所引载,直到清朝雍正年间还有钱塘文人沈嘉辙在《南宋杂事诗》中写下:“野溪亭市列柴门,陶户家家作酒罇,纵有龙纹白芨碎,新窑青器已无伦”的诗句,并在诗后附注典故时将浙瓮与南宋哥窑名品“白芨碎”相提并论。乾隆年间又将“浙瓮”作为宋器种类写入《陶说》。在考古发掘的过程中,我们于原生地层堆积中出土了若干南宋早期龙泉窑青瓷、福建地区青白瓷残片,因而我们可以大致判定窑业堆积的年代为南宋早期。

在黄岩沙埠镇的一些村落,村民对千年前遗留下来的青瓷残片,是司空见惯的。从前,一些村民造房子,就近到山脚、旱地里,把散落在地上的碎瓷片一担担挑来,当碎石料用。“只有完整些的、好看些的,我们才会捡几样来,放着看看。”有村民说。

今年60岁的胡兴国,是瓶窑文化站的老站长,他对记者说,这些只是民间传说,年代久远了,山下年年有水患,山上搬来不少人家居住,很多窑口、水井、弄堂都已经找不到踪迹。

该窑址窑炉形制特殊,窑床建造在废品堆积之上,且采用逐步加高而不清理窑床废品堆积的方式,有别于以往所见的烧造青瓷的窑址。

沙埠窑窑址遗留的瓷片之多可想而知。

图片 5

该窑场产品的出土为国内外遗址出土的韩瓶类粗瓷产品的产地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材料。在以往的研究中,海内外发现的该类韩瓶类粗瓷产品,学界一般将其产地限定为宜兴窑。瓶窑窑山窑址的发掘,突破了以往的认识。

比如,竹家岭窑址发掘出来的青瓷残片,数量就非常惊人。

在以往的研究中,韩瓶类产品多归为酒器类。鉴于南宋时期实行榷酒制度,酒类产品为官府专卖,韩瓶作为酒器,似可归为广义的“官窑”范畴。

竹家岭窑址

窑山窑址区域性考古调查收获

12月12日上午,在沙埠镇栅溪村便民服务中心,我们看到5名工人正在清洗从竹家岭窑址发掘出来的瓷片。清洗瓷片近半年,由他们经手的青瓷残片数以万计。

为了进一步了解窑山窑址的分布情况,在发掘间隙,我们还对整个窑山进行了主动性考古调查,共发现窑址点12处。通过对调查资料的系统分析,我们发现窑山窑址群之间存在着产品分工,不同窑址点之间产品差异较大,应为适应不同市场需求所致。

工人正在清洗从竹家岭窑址发掘出来的瓷片。

瓶窑镇以瓶窑命名,瓶窑镇的兴起当与韩瓶的烧造存在着莫大关系。该区域内发现的若干瓷窑址地点对于我们复原当时瓶窑镇的制瓷手工业格局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在该村的一间仓库里,堆积着上百个麻袋,里面装着的都是清洗干净的青瓷残片。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总共买了1000个麻袋,都已经装完,有些瓷片装不下,就先放在地上。“按一个麻袋装20公斤计算,至少装了20吨。”该工作人员说。

从形状上看,这些瓷器主要是碗、盘、杯、壶等用具。

此次发掘出土的部分青瓷残片

烧造青瓷之前,要把青瓷放进特制的钵里,以起到保护作用。这些钵更大更重,数量也很多,“估计有150多吨,绝大多数都还留在山上”。

目前保存最好的龙窑遗迹

竹家岭窑址离栅溪村便民服务中心仅仅数百米远,由一条公路隔开。往里走十多米,左边是菜地,右边是山林,地上碎片随处可见。右边山上,就是窑址。

“竹家岭窑址是典型的龙窑窑址。”黄岩博物馆馆长罗永华说,龙窑是我国窑炉的一种形式,窑呈长条形,依山坡所建,由下而上,如龙似蛇,故名。“该窑长72.3米,宽1.9-2.3米,共有12个窑门,估计一次能烧上万件瓷器。”

他介绍,竹家岭窑址窑炉保存完整,窑头、窑床、窑尾俱全,布局清晰,是目前浙江地区已经发掘的两宋时期保存最为完好的龙窑遗迹。

在窑址周边,用于烧造青瓷的钵随处可见。有些钵面上,古人制钵时留下的手指印清晰可见。

有些钵面上,古人制钵时留下的手指印清晰可见。

该窑两侧是废品堆积区,深达七八米。目前发掘出来的青瓷残片,主要就来自废品堆积区。

竹家岭窑址东侧的废品堆积区

如今,该窑址发掘工作已近尾声。从发掘地层堆积情况来看,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期,时代为北宋中期,流行内腹单面刻划花,以盘内刻划的婴戏纹、凤凰纹、鹦鹉纹等纹样最为精美;第二期,时代为北宋晚期,流行双面刻划花工艺,其中内腹刻划花,外腹刻划折扇纹;第三期,时代为北宋末期至南宋初期,流行内腹单面刻划花,纹样主要为菊瓣纹。这些都是青釉瓷器。

盘内婴戏纹残片

为青瓷海外流传提供佐证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谢西营认为,出土的北宋中期的婴戏纹、凤凰纹、鹦鹉纹大盘为国内特有,其他地方少见;酱釉瓷器在北宋中期就有少量出现,至北宋晚期继续生产,而且质量高超,为两宋时期浙江地区所特有。

黄岩博物馆还委托上海博物馆对沙埠窑青瓷残片进行热释光断代和成分检测。结果显示,沙埠窑的烧造年代是唐晚期至南宋早期。同时,获得了瓷片相关元素的组成结构和含量情况。

罗永华通过研究认为,黄岩在两宋时期水路发达,沙埠窑分布如此密集,产量如此之大,产品很可能是通过水路销往国外的。曾有本地学者在日本、菲律宾等国家看到过疑似沙埠窑青瓷的瓷器,怀疑出自黄岩。“如果条件允许,我们以后可以对国外疑似沙埠窑青瓷的瓷器进行科学检测,两方数据相比较,就可以知道结果了。”他说,此次发掘,对黄岩乃至整个浙江的青瓷发展史研究,都意义重大。

文化大观编辑丨包建永

微信小编丨诸葛晨晨

本文由文物考古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邢窑烧制瓷器历史可追溯到北朝时期,黄岩沙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