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瓜分伯罗奔尼撒,许罗斯和他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瓜分伯罗奔尼撒,许罗斯和他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向他们的保护人得摩丰发誓,永远感谢他的帮助。 然后,他们在许罗斯和伊俄拉俄斯的率领下离开了雅典城。他们到处遇到了 同盟军,一路前进,到了他们父亲的世袭领地伯罗奔尼撒半岛。他们花费了 整整一年时间,攻占了除亚各斯以外的全部城市。 这时候,整个半岛上瘟疫流行,无法防止。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从一 则神谕中得知,这场灾祸是由他们引起的,因为他们在规定的时间之前回到 了伯罗奔尼撒。于是,他们又连忙撤走,重新回到阿提喀地区,住在马拉松 平原上。许罗斯遵照父亲的遗愿,娶了美丽的姑娘伊俄勒为妻。当年,赫拉 克勒斯曾向她求过婚。现在许罗斯对夺回父亲的领地耿耿于怀。他又来到特 尔斐,祈求神谕,得到的回答是:“等到第三次庄稼成熟时,你们可以成功 地回归。”许罗斯把它理解为到第三年秋收的时候。他耐心地等待,到第三 年的夏天过去后,他又发兵侵入伯罗奔尼撒。 在欧律斯透斯死后,阿特柔斯在迈肯尼当了国王。阿特柔斯是坦塔罗 斯的孙子,珀罗普斯的儿子。他看到许罗斯带兵侵入,便与特格阿城以及别 的城市联合起来,组织军队迎敌。儿童故事 双方士兵在哥林多地峡附近扎下营帐,相互对峙。许罗斯为了不使希 腊遭到战争的破坏,他仍然提出单独对阵,他希望双方签订誓约:如果他获 胜,那么欧律斯透斯的王国就归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统治;如果他失败,那 么赫拉克勒斯的子孙在五十年内不得进入伯罗奔尼撒。 这话传到对方营垒,特格阿国王厄刻摩斯立即接受挑战。两人对阵后, 斗智斗勇,杀得难解难分。最后,许罗斯不幸战败了。临死之时,他仍在痛 苦地回想那个含义隐晦的神谕。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遵照誓约,从哥林多地峡附近撤退,居住在马拉 松地区。 五十年过去了。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在这之前从未违约,没有打算夺 回他们的领土,现在许罗斯和伊俄勒所生的儿子克莱沃特奥斯已经五十岁 了。因为约定期限已满,他可以不再受约束了,于是他联合赫拉克勒斯的其 他孙子们一起发兵侵入伯罗奔尼撒。那时特洛伊战争已经过去三十年。可是 他也不比他父亲幸运,他和他的人在战争中全部战死。 又过了二十年,克莱沃特奥斯的儿子,即许罗斯的孙子,赫拉克勒斯 的重孙阿里斯多玛库斯再度兴兵。这时统治伯罗奔尼撒的国王是俄瑞斯忒斯 的儿子蒂萨梅诺斯。阿里斯多玛库斯也错误理解了一则神谕。这神谕说:“穿 过狭窄的小道,必取得胜利。”因此,他从哥林多地峡侵入,结果被打败, 像他父亲和祖父一样送了命。 又过了三十年,即特洛伊战争过去八十年了。阿里斯多玛库斯的三个 儿子忒梅诺斯、克瑞斯丰忒斯和阿里多特莫斯带兵去夺取他们祖传的领土。 尽管以往几次神谕的意思很模糊,但他们仍然没有丧失对神衹的信仰。因此 他们来到特尔斐,向女祭司询问战争的前景,但回答跟他们的先辈所得到的 完全一样。长兄忒梅诺斯不由得抱怨说:“我的父亲、祖父和曾祖父都遵从 这神谕,可是他们都遭到了失败!”最后,神衹可怜他们,便通过女祭司的 口向他们解释这神谕的意思。“你们祖先的不幸,”她说,“都是自取的,因 为他们不明白神谕的真正含意!神衹指的不是地上的第三次庄稼收获,而是 指你们种族的种子第三次收获。第一次是克莱沃特奥斯,第二次是阿里斯多 玛库斯,第三次即预言能取得胜利的一代就是你们。 至于所谓‘狭窄的小路’也被误解了。它不是指哥林多地峡,而是指 对面的科任科斯海峡。 现在你们明白神谕的真正含意了。你们如何行事,那就有待神衹们的 帮助了!” 忒梅诺斯这才恍然大悟。立即和他的兄弟联合起来,武装了一支强大 的军队,并在克洛里建造战船。从此以后,那块地方就被称作诺帕克托斯, 即船厂的意思。当然,这次征战,对赫拉克勒斯的子孙来说不是一件轻而易 举的事。他们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和眼泪。正当部队集结,准备出发的时候, 最年轻的兄弟阿里斯多特莫斯突然遭到雷击。他们埋葬了兄弟,战船正要驶 离海岸时,突然来了一个星象家。他受神意的安排念念有词地说着神谕。他 们在忙乱之中,不由分说地把他当作巫师,甚至把他当作伯罗奔尼撒人派来 的奸细。希珀特斯朝他投去一杆标枪,把他当场刺死。诸神对赫拉克勒斯的 子孙们十分恼火,于是给他们降下了灾难,一阵暴风雨击毁了战船,许多士 兵在水里淹死。陆上的军队也遭到饥荒,士兵们断炊断粮,不久军队也瓦解 了。 在遭到接二连三的灾难后,忒梅诺斯祈求神谕,神谕的回答是:你们 杀害了无辜的预言家,所以你们才遭到不幸。另外,必须使一个有三只眼睛 的人指挥军队。神谕的第一部分很快就执行了。希珀特斯被赶出军队,流亡 国外。可是第二部分却让赫拉克勒斯的子孙感到为难。他们到哪里才能找到 有三只眼睛的人呢?大家怀着对神衹的虔诚,不倦地到处寻找。有一天,他 们偶然遇到了海蒙的儿子俄克雪洛斯,那是埃陀利亚王族的后裔。正当赫拉 克勒斯的子孙们进入伯罗奔尼撒时,俄克雪洛斯因犯了杀人罪,被迫逃离埃 陀利亚,前往伯罗奔尼撒的小国厄利斯避祸。过了一段时间,他思念故土, 于是骑着驴子回乡,路上遇到了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俄克雪洛斯只有一只 眼,另一只眼早在年轻时就被人用箭射瞎了,因此他骑驴代步,人兽合在一 起共有三只眼。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认为神谕已经应验。于是推选俄克雪洛斯为他们

www.4858.com美高梅,  赫拉克勒斯的后裔来到雅典
  赫拉克勒斯被召唤上天后,亚各斯的国王欧律斯透斯再也用不着畏惧他了。于是,他殚思竭虑,对大英雄的子孙们进行报复。他们大都跟赫拉克勒斯的母亲阿尔克墨涅生活在一起,住在阿耳戈斯的首都迈肯尼。为了逃脱国王的迫害,他们逃到特拉奇斯,希望得到国王刻宇克斯的保护。欧律斯透斯要求刻宇克斯交出赫拉克勒斯的子孙,否则就要对弱小的王国动武。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感到不安,又逃离了特拉奇斯。赫拉克勒斯的侄子和朋友伊俄拉俄斯,即伊菲克勒斯的儿子,如同父亲一样,始终照顾他们。他在年轻时跟赫拉克勒斯共命运同患难,现在虽已年迈,白发苍苍,但仍保护老朋友的子孙,跟他们一起漂流各地。他们的目的在于巩固赫拉克勒斯在伯罗奔尼撒所取得的地位和财产。他们在欧律斯透斯的追赶下,来到雅典。这是忒修斯的儿子得摩丰统治的地方。他刚刚赶走了篡位的梅纳斯透斯,重新登上了王位。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瓜分伯罗奔尼撒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到了雅典以后,他们在靠近宙斯祭坛的旷野里搭了帐篷,并伏在圣坛前祈求雅典人的庇护。欧律斯透斯派来一位使者威胁他们。使者嘲讽般地对伊俄拉俄斯说:“伊俄拉俄斯,你以为在这里很安全吗?可是谁敢跟强大的欧律斯透斯作对呢?还是赶快回到亚各斯去。在那里等待你们的是严厉的判决:用乱石把你打死!”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征战,终于征服了伯罗奔尼撒。 他们给先祖宙斯设立了三座神坛,举行献祭。然后他们抽签瓜分半岛上的城 市。第一签分亚各斯,第二签分拉西提蒙,第三签分美索尼亚。抽签的方法 是这样的:每人将签投在装满水的瓦罐里,签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忒梅诺斯 和阿里斯多特莫斯的双生子欧律斯透涅斯和珀洛克勒斯都把写上名字的石块 投进瓦罐。狡猾的克瑞斯丰忒斯想得到美索尼亚,于是他拣了一块土投入水 中,土块即刻化解了。 投过石块后,他们决定谁的石块最先拈出就得亚各斯。结果拈出的是 写有忒梅诺斯名字的石子。其次拈出的得拉西提蒙,结果拈出的是写有阿里 斯多特莫斯的双生子名字的石子;这时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再拈第三颗石子 了。因此,克瑞斯丰忒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美索尼亚。 瓜分领地后,他们各自走向神坛向神衹献祭。突然,他们看到了奇异 的征兆,每个人都在自己祭供的神坛上发现一头动物:分到亚各斯的人发现 一只蟾蜍;分得拉西提蒙的人发现一条蛇;分得美索尼亚的人发现一只狐狸。 他们疑虑重重地请教当地占卜的人,得到的回答是:“看到蟾蜍的人最好留 在家中,因为蟾蜍容易受伤,外出得不到保护;看到神坛盘着毒蛇的人是最 大的侵略者,不必畏惧越出自己的疆界;看见狐狸的人即不会攻也不会守, 他们守卫国土的武器是诡计。” 后来,这三种动物成了亚各斯人、斯巴达人和美索尼亚人的盾牌上的 标记。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当然也没有忘记独眼的俄克雪洛斯。他们把厄利 斯王国送给他,作为感谢他援助的报答。现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只有亚加 狄亚山地还没有被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占领。建立在半岛上的三个王国中只 有斯巴达延续了较长的时间。在亚各斯,忒梅诺斯把爱女希尔纳许配给赫拉 克勒斯的一个曾孙达埃丰特斯。他对达埃丰特斯言听计从,人们怀疑他想把 王位也传给这一对爱女爱婿。他的儿子们十分不满,团结起来反对父亲,并 把他杀死。亚各斯人虽然仍奉国王的长子为王,但他们更看重自由和平等, 因此竭力限制国王的权力,使国王和他的子孙们只保留一个国王的虚名而 已,掌握不了实际权力。

  伊俄拉俄斯无所畏惧地回答说:“不!这座圣坛将会保护我,我不仅不怕你这样的小人,也不怕你主人派来的强大的军队,这儿是拯救我们的一块自由的土地。”使者库泼洛宇斯听了这话威胁说:“好吧,听着,我不是独自一人到这儿来的,跟在我的后面还有强大的军队。你们很快会从这块所谓的自由之地被赶走!”

  伊俄拉俄斯回过头来,大声对雅典居民呼喊道:“虔诚的公民们,你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受宙斯庇护的人被人劫走,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圣地遭到亵渎,因为这也是你们城市的耻辱。”

  雅典人听到呼救声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看到一群流亡的人坐在神坛周围。“那位年迈的老人是谁?那些漂亮的年轻人是谁?”大家纷纷询问。当他们得知这些寻求保护的人是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后裔时,他们不仅同情,而且肃然起敬。他们命令那位横蛮的使者迅速离开神坛,并要他先向国王票报他的要求。

  “这里的国王是谁啊,”库泼洛宇斯被雅典人的气势镇住了,他尴尬地问道。

  “他是一位伟人,”他们回答说,“你必须服从他的裁决。我们的国王就是不朽的英雄忒修斯的儿子得摩丰。”

  得摩丰
  国王得摩丰在王宫里听到消息:外面的广场上全是逃亡的人,还有一支外国的军队,一个使者要求把逃亡的人交给他处置。国王亲自来到广场,从使者的口中听到了欧律斯透斯的意图。“我是亚各斯人,”库泼洛宇斯说,“我要求带回去的是一批亚各斯人。他们是我们国王的仆人。忒修斯的儿子,你大概不会丧失理智,为了庇护这些逃亡者,不惜同欧律斯透斯进行战争!”

  得摩丰是一位沉着而又宽容的国王,他听了使者的话后只是说:“我还没有听到双方的意见,怎能判定谁是谁非呢?又怎能决定进行一场战争呢?这位老人,你是年轻人的保护者,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伊俄拉俄斯从神坛的石阶上站起来,虔诚地向国王鞠了一躬,说:“国王,我第一次感到我是到了一座自由的城市。这里允许我讲话,这里有人倾听我的讲话。其他的地方,我们却被驱逐出境,没有我们说话的权利。欧律斯透斯把我们从亚各斯赶了出来。我们既然不能在国内逗留,那么他又怎能说我们是他的臣民呢?难道逃出亚各斯的人在全希腊没有立足之地吗?不!至少在雅典不是这样!这座英雄城市的居民不会把赫拉克勒斯的子孙赶出他们的国土。他们的国王不会让请求保护的人被人从神坛这里拖走。你们放心吧,我的孩子!你们现在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而且是和你的亲戚在一起。国王啊,你所保护的不是外乡人,这些遭受迫害的人都是赫拉克勒斯的子孙,而赫拉克勒斯和你的父亲忒修斯都是珀罗普斯的孙子,而且赫拉克勒斯还从地府里救出了你的父亲。”

  国王听完这些话,朝伊俄拉俄斯伸出手去说:“有三个理由让我有义务保护你们,不能拒绝你们的请求。第一是宙斯和这座神坛,第二是亲戚关系,第三是赫拉克勒斯对我父亲的恩惠。如果我让你们被人从神坛旁拖走,那么这个国家便不再是自由的国家,不再是尊敬神的国家,也不再是遵奉道义的国家!因此,使者,请你立即回到迈肯尼去,告诉你们的国王,我决不允许你把这批流亡者重新带回去!”

  “我走,我走!”库泼洛宇斯说,并威胁似地挥动手中的节杖,“我会带领一支亚各斯的军队再来的。有一万士兵正等着我的国王发布命令。他会亲自统率军队,真的,这支军队已经到达你的王国的边境了。”

  “见你的鬼吧!”得摩丰鄙视地说,“我不怕你,也不怕你们所有的亚各斯人!”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这里都欢呼雀跃。一群年轻人从神坛上跳起来,把手放在国王的手里,感谢这位慷慨的救命恩人。伊俄拉俄斯又代表大家讲话,感谢国王和雅典的市民们。

  回到王宫后,国王得摩丰紧急部署,准备对付敌人的侵犯。他召集了一批占卜和善观天象的人,吩咐他们举行隆重的祭礼,他也邀请伊俄拉俄斯和他带领的那些人住在王宫里。伊俄拉俄斯一再推辞,宣称他不愿离开宙斯的神坛,他们愿意留在这里,为雅典城祈祷幸福。“直到神帮助国王取得胜利后,”他说,“我们才愿意让自己疲倦的身体在你们的屋檐下休息!”

  这时,国王登上最高的塔楼,观测越来越近的敌人的军队。他召集他的士兵,命令他们保卫雅典城,然后又和星象。占卜家一起商量。当伊俄拉俄斯向神祈祷时,突然,得摩丰愁容满面地来到他的面前。“你说我该怎么办,朋友?”他大声地说,“我的军队虽然准备抗击亚各斯人,可是我的占卜家都说,这场战争要取得胜利,必须有一个条件,可是这条件我是难以满足的。神谕明确告诉我们:你们不用宰杀牛犊和公牛,只要牺牲一个出身高贵的年轻女子,只有这样,你们,包括这座城市才能指望取得胜利,并获得拯救。可我怎么能这样做呢?我自己有个女儿,然而哪个父亲愿意作出这样的牺牲呢?生有女儿的高贵人家,谁愿意把女儿交出来呢?这是一件会引起内战的麻烦事!”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国王的话,心情很沉重。“天哪!”伊俄拉俄斯叫起来,“我们真像沉船遇难的人,刚刚爬上海滩,又被巨浪卷回大海。希望啊,为什么像场梦一样呢?完了,孩子们,现在国王会把我们交出来的,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责怪他。”突然,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你知道我们该怎样拯救自己吗?你把赫拉克勒斯的儿子们留下来,把我交出去,送给欧律斯透斯!他一定会把我处死,因为我是大英雄的伙伴,是他的忠实的朋友。我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愿意为这些年轻人牺牲我的生命!”

  得摩丰看着他,悲伤地说:“你的精神是高贵的,可是它帮不了我们。你以为欧律斯透斯杀死一个人会满足吗?不!他要杀死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你如果还有别的主意,那就告诉我。刚才的这个是主意行不通的。”

  玛卡里阿
  听到神谕的残酷内容,集合在广场上的雅典市民也发出悲叹声和哀怨声,声音响得一直传到了国王的内宫。国王得摩丰在逃亡者进入雅典后不久,便把赫拉克勒斯的年老体衰的母亲阿尔克墨涅以及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所生的漂亮的女儿玛卡里阿藏在宫里,免得外人看见。阿尔克墨涅耳聋眼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可是孙女儿却听到外面传来的悲叹声,她非常担心她的兄弟们的命运,于是独自一人走出深宫来到广场上。她混在人群中,听到了众人的议论,知道了雅典和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面临的灾难和危险,知道了国王执行神谕所遇到的困难和麻烦。

  于是,她无畏而坚定地来到得摩丰的面前,对他说:“我知道,你正在寻找一个祭品,以保证战争取得胜利,并可救出我的兄弟,使他们免遭暴君的蹂躏。神谕要你献祭一个高贵的女人,你忘了,赫拉克勒斯的女儿正在你的宫里?我请求你把我作为祭品,因为我是自愿的,所以诸神一定会喜欢。假如雅典城为了保证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安全而甘愿承受一场战争,并且愿意牺牲成百上千的儿女的生命,那么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子女中为什么不能有一人为取得胜利而牺牲自己呢?如果我们中没有人敢这样想,那么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值得保护呢?”

  伊俄拉俄斯和周围的人听了这番慷慨仗义的话,沉默了良久。终于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保护者开口说道:“你不愧为赫拉克勒斯的女儿,不过,依看我,还是让他的女儿们全都集中起来,抽签决定谁为她的兄弟们献出生命。”

  “我不希望通过抽签去死,”玛卡里阿说,“我是心甘情愿的。好了,不要再犹豫了,否则敌人偷袭过来,神谕就无效了。”

  说着,这位高尚的女子在雅典贵妇人的陪同下,坚定而快乐地走向死亡。

  拯救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战争
  命运并不让人长久地沉浸在悲哀之中。国王和雅典人以崇敬的目光望着赫拉克勒斯的女儿玛卡里阿远去。她的身影刚消失,一个使者带着愉快的神情,飞快地向神坛跑来。“伊俄拉俄斯在哪里?”他大声问道,“我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伊俄拉俄斯从神坛旁站起来,一副悲伤的样子。

  “你不认识我了吗?”使者问道,“我是许罗斯的老仆人!许罗斯不是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所生的儿子吗?你是知道的,我的主人在逃亡途中和你分手,去寻找同盟军。现在他回来了,带来了一支强大的军队。”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欢呼,这消息很快传遍全城。伊俄拉俄斯不顾年老体弱,穿上盔甲,拿起武器。他把小孩和赫拉克勒斯的老母亲留在城里,交给雅典的老人们照顾,自己随着一支年轻人的队伍和国王得摩丰一起出发,准备跟许罗斯的部队会合。

  两支军队会合后,勇敢地迎着欧律斯透斯的军队开过去。当双方的军队靠近时,许罗斯走下战车,站在阵前的道口上对亚各斯的国王喊道:“欧律斯透斯国王哟!在一场流血的战争开始之前,在两支军队仅仅为了少数人的利益拼命厮杀之前,请你听听我的建议:由我们两人单独作战来决定胜负。如果我败在你的手里,那么你就带走我的兄弟姐妹,一切听凭你的发落;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应该把我父亲的王权,他的王宫以及在伯罗奔尼撒的统治权归还给我和我的亲属。”

  许罗斯身后的士兵们大声欢呼,赞成这个建议。对面亚各斯的士兵们也交头接耳,表示赞同。欧律斯透斯以前在赫拉克勒斯面前就显得胆怯,现在他再次显得贪生怕死,他反对这个建议,不敢离开他的军队。因此许罗斯又回到自己的队伍里。占卜者和星象家向神献祭,战斗的号角吹响了。

  国王得摩丰回过头去对他的士兵大声呼喊:“公民们,记住,这是为了你们的家园而战,为了生育和抚养你们的城市而战!”

  在那一边,欧律斯透斯也鼓励他的士兵们为了亚各斯和迈肯尼的光荣奋勇作战。现在,军号吹起,盾牌撞击,战车对阵,长矛相刺,刀剑挥舞。双方士兵杀成一团,伤者呻吟,血流成河。起初,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同盟军在亚各斯人的长矛的攻击下,阵脚动摇,被迫后退,紧接着,他们展开进攻,向前推进。双方拼杀了很长时间,最后,亚各斯人的阵脚开始混乱,步兵和战车纷纷逃跑,互相冲撞践踏,死伤惨重。

  年迈的伊俄拉俄斯斗志昂扬,他看到许罗斯驾着战车追击敌人,从旁边驶过时,便急忙伸出右手,要求跳上战车代替他的位置。许罗斯恭敬地把位置让给了他父亲的朋友。伊俄拉俄斯上车后费力地用双手控制四马战车,勇敢地向前冲去。到达雅典娜神庙时,他看到欧律斯透斯的战车正在他前面逃窜。于是,他向宙斯和青春女神赫柏祈祷,祈求赐予他年轻人的力量,让他在这一天取得战斗的胜利,为赫拉克勒斯报仇。赫柏正是赫拉克勒斯上了奥林匹斯圣山后续娶的妻子。伊俄拉俄斯祈祷后,果然出现了奇迹:两颗晶亮的星星缓缓降下,落在马鞍上,浓密的大雾遮住了战车。不一会儿,浓雾消散,星星也不见了。伊俄拉俄斯年轻了许多。他精神焕发地挺立在战车上,挥动着两支强健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抓住四马缰绳,向前飞奔过去。

  欧律斯透斯逃入一座自以为很安全的山谷,他看到后面追赶的人快要追上了。他不认识这个追来的人,于是,他站在车上,反身应战。伊俄拉俄斯凭借神赐予的力量,把他的对手从车上打落到地上,然后把他捆在自己的战车上,作为战利品送回去。

  亚各斯人因欧律斯透斯被活捉,失去了统帅,顿时四散逃走。欧律斯透斯的儿子们和数不清的士兵被打死,很快阿提喀的土地上没有一个从亚各斯来的敌人了。

  欧律斯透斯和阿尔克墨涅
  雅典的军队凯旋进城,伊俄拉俄斯又恢复了老年人的模样,他把捆住手脚的欧律斯透斯带到赫拉克勒斯的母亲面前。

  “你终于来了!”老妇人一见欧律斯透斯,愤怒地斥责他,“神的惩罚终于落到你的身上。你抬头看看你的对头啊!正是你,多少年来用繁重的劳动和污辱折磨我的儿子。你派他去捕捉毒蛇猛兽,想置他于死地。你把他赶入地府,不是为了让他永远回不到人间吗?你还把他的母亲和他的子孙们全都赶出希腊。但你这一次却失算了,你碰到并不畏惧你的淫威的人!这儿是一座自由的城市!现在你死定了,你马上死倒应该为自己庆幸,因为你的罪恶实在够得上让人把你慢慢折磨死!”

  欧律斯透斯打起精神,强装镇静地说:“我死也无所谓,可是我还得说几句话为自己辩护。我并不是出于个人的欲望将赫拉克勒斯作为仇敌的,那是女神赫拉吩咐我这样做的,她叫我永远折磨他。我把这个巨人和半神当作自己的敌人,只好被迫使他不得安宁。在他死后,我只好被迫驱逐他的子孙,因为我相信他的子孙中一定有敌人,一定有为他报仇的人!好了,现在听凭你处置我吧!我不求死,但死也不会使我感到悲痛。”

  欧律斯透斯讲完这番话,显得很镇静,似乎准备去死。

  许罗斯为欧律斯透斯说情,雅典的市民们也要求依据城市宽以待人的习俗,对击败的敌人宽大为怀。可是赫拉克勒斯的母亲阿尔克墨涅不肯饶恕他。她想起她儿子被迫作这个暴君的奴隶时所遭受的苦难;她想起孙女的死,孙女为了击败欧律斯透斯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她又设想她和她的儿孙们的命运,假如他们成了欧律斯透斯的俘虏,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不!他该死。”阿尔克墨涅大声喊道,“不能饶恕他!”

  欧律斯透斯转过身来对雅典人说道:“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我说情,我的死不会给你们带来灾难。如果你们给我一座坟墓,将我埋葬在雅典娜神庙旁,那么我会作为一个受到礼遇的客人那样守护你们的土地,不让任何军队越过边界。你们请记住,现在受你们支持和保护的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总有一天会来袭击你们。他们会恩将仇报,破坏你们的美满生活。那时,我这个赫拉克勒斯的世代仇人将是你们的救星。”说完这些话,他从容去死。

  许罗斯和他的子孙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向他们的保护人得摩丰发誓,永远感谢他的帮助。然后,他们在许罗斯和伊俄拉俄斯的率领下离开了雅典城。他们到处遇到了同盟军,一路前进,到了他们父亲的世袭领地伯罗奔尼撒半岛。他们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攻占了除亚各斯以外的全部城市。

  这时候,整个半岛上瘟疫流行,无法防止。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从一则神谕中得知,这场灾祸是由他们引起的,因为他们在规定的时间之前回到了伯罗奔尼撒。于是,他们又连忙撤走,重新回到阿提喀地区,住在马拉松平原上。许罗斯遵照父亲的遗愿,娶了美丽的姑娘伊俄勒为妻。当年,赫拉克勒斯曾向她求过婚。现在许罗斯对夺回父亲的领地耿耿于怀。他又来到特尔斐,祈求神谕,得到的回答是:“等到第三次庄稼成熟时,你们可以成功地回归。”许罗斯把它理解为到第三年秋收的时候。他耐心地等待,到第三年的夏天过去后,他又发兵侵入伯罗奔尼撒。

  在欧律斯透斯死后,阿特柔斯在迈肯尼当了国王。阿特柔斯是坦塔罗斯的孙子,珀罗普斯的儿子。他看到许罗斯带兵侵入,便与特格阿城以及别的城市联合起来,组织军队迎敌。双方士兵在哥林多地峡附近扎下营帐,相互对峙。许罗斯为了不使希腊遭到战争的破坏,他仍然提出单独对阵,他希望双方签订誓约:如果他获胜,那么欧律斯透斯的王国就归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统治;如果他失败,那么赫拉克勒斯的子孙在五十年内不得进入伯罗奔尼撒。

  这话传到对方营垒,特格阿国王厄刻摩斯立即接受挑战。两人对阵后,斗智斗勇,杀得难解难分。最后,许罗斯不幸战败了。临死之时,他仍在痛苦地回想那个含义隐晦的神谕。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遵照誓约,从哥林多地峡附近撤退,居住在马拉松地区。

  五十年过去了。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在这之前从未违约,没有打算夺回他们的领土,现在许罗斯和伊俄勒所生的儿子克莱沃特奥斯已经五十岁了。因为约定期限已满,他可以不再受约束了,于是他联合赫拉克勒斯的其他孙子们一起发兵侵入伯罗奔尼撒。那时特洛伊战争已经过去三十年。可是他也不比他父亲幸运,他和他的人在战争中全部战死。

  又过了二十年,克莱沃特奥斯的儿子,即许罗斯的孙子,赫拉克勒斯的重孙阿里斯多玛库斯再度兴兵。这时统治伯罗奔尼撒的国王是俄瑞斯忒斯的儿子蒂萨梅诺斯。阿里斯多玛库斯也错误理解了一则神谕。这神谕说:“穿过狭窄的小道,必取得胜利。”因此,他从哥林多地峡侵入,结果被打败,像他父亲和祖父一样送了命。

  又过了三十年,即特洛伊战争过去八十年了。阿里斯多玛库斯的三个儿子忒梅诺斯、克瑞斯丰忒斯和阿里多特莫斯带兵去夺取他们祖传的领土。尽管以往几次神谕的意思很模糊,但他们仍然没有丧失对神的信仰。因此他们来到特尔斐,向女祭司询问战争的前景,但回答跟他们的先辈所得到的完全一样。长兄忒梅诺斯不由得抱怨说:“我的父亲。祖父和曾祖父都遵从这神谕,可是他们都遭到了失败!”最后,神可怜他们,便通过女祭司的口向他们解释这神谕的意思。“你们祖先的不幸,”她说,“都是自取的,因为他们不明白神谕的真正含意!神指的不是地上的第三次庄稼收获,而是指你们种族的种子第三次收获。第一次是克莱沃特奥斯,第二次是阿里斯多玛库斯,第三次即预言能取得胜利的一代就是你们。至于所谓’狭窄的小路,也被误解了。它不是指哥林多地峡,而是指对面的科任科斯海峡。现在你们明白神谕的真正含意了。你们如何行事,那就有待神们的帮助了!”

  忒梅诺斯这才恍然大悟。立即和他的兄弟联合起来,武装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并在克洛里建造战船。从此以后,那块地方就被称作诺帕克托斯,即船厂的意思。当然,这次征战,对赫拉克勒斯的子孙来说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他们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和眼泪。正当部队集结,准备出发的时候,最年轻的兄弟阿里斯多特莫斯突然遭到雷击。他们埋葬了兄弟,战船正要驶离海岸时,突然来了一个星象家。他受神意的安排念念有词地说着神谕。他们在忙乱之中,不由分说地把他当作巫师,甚至把他当作伯罗奔尼撒人派来的奸细。希珀特斯朝他投去一杆标枪,把他当场刺死。诸神对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十分恼火,于是给他们降下了灾难,一阵暴风雨击毁了战船,许多士兵在水里淹死。陆上的军队也遭到饥荒,士兵们断炊断粮,不久军队也瓦解了。

  在遭到接二连三的灾难后,忒梅诺斯祈求神谕,神谕的回答是:你们杀害了无辜的预言家,所以你们才遭到不幸。另外,必须使一个有三只眼睛的人指挥军队。神谕的第一部分很快就执行了。希珀特斯被赶出军队,流亡国外。可是第二部分却让赫拉克勒斯的子孙感到为难。他们到哪里才能找到有三只眼睛的人呢?大家怀着对神的虔诚,不倦地到处寻找。有一天,他们偶然遇到了海蒙的儿子俄克雪洛斯,那是埃陀利亚王族的后裔。正当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进入伯罗奔尼撒时,俄克雪洛斯因犯了杀人罪,被迫逃离埃陀利亚,前往伯罗奔尼撒的小国厄利斯避祸。过了一段时间,他思念故土,于是骑着驴子回乡,路上遇到了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俄克雪洛斯只有一只眼,另一只眼早在年轻时就被人用箭射瞎了,因此他骑驴代步,人兽合在一起共有三只眼。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认为神谕已经应验。于是推选俄克雪洛斯为他们的领袖。他们又重整军队,建造战船,攻击敌人,终于杀死了伯罗奔尼撒的军事首领提萨墨诺斯。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瓜分伯罗奔尼撒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征战,终于征服了伯罗奔尼撒。他们给先祖宙斯设立了三座神坛,举行献祭。然后他们抽签瓜分半岛上的城市。第一签分亚各斯,第二签分拉西提蒙,第三签分美索尼亚。抽签的方法是这样的:每人将签投在装满水的瓦罐里,签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忒梅诺斯和阿里斯多特莫斯的双生子欧律斯透涅斯和珀洛克勒斯都把写上名字的石块投进瓦罐。狡猾的克瑞斯丰忒斯想得到美索尼亚,于是他拣了一块土投入水中,土块即刻化解了。

  投过石块后,他们决定谁的石块最先拈出就得亚各斯。结果拈出的是写有忒梅诺斯名字的石子。其次拈出的得拉西提蒙,结果拈出的是写有阿里斯多特莫斯的双生子名字的石子;这时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再拈第三颗石子了。因此,克瑞斯丰忒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美索尼亚。

  瓜分领地后,他们各自走向神坛向神献祭。突然,他们看到了奇异的征兆,每个人都在自己祭供的神坛上发现一头动物:分到亚各斯的人发现一只蟾蜍;分得拉西提蒙的人发现一条蛇;分得美索尼亚的人发现一只狐狸。他们疑虑重重地请教当地占卜的人,得到的回答是:“看到蟾蜍的人最好留在家中,因为蟾蜍容易受伤,外出得不到保护;看到神坛盘着毒蛇的人是最大的侵略者,不必畏惧越出自己的疆界;看见狐狸的人即不会攻也不会守,他们守卫国土的武器是诡计。”

  后来,这三种动物成了亚各斯人、斯巴达人和美索尼亚人的盾牌上的标记。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当然也没有忘记独眼的俄克雪洛斯。他们把厄利斯王国送给他,作为感谢他援助的报答。现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只有亚加狄亚山地还没有被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占领。建立在半岛上的三个王国中只有斯巴达延续了较长的时间。在亚各斯,忒梅诺斯把爱女希尔纳许配给赫拉克勒斯的一个曾孙达埃丰特斯。他对达埃丰特斯言听计从,人们怀疑他想把王位也传给这一对爱女爱婿。他的儿子们十分不满,团结起来反对父亲,并把他杀死。亚各斯人虽然仍奉国王的长子为王,但他们更看重自由和平等,因此竭力限制国王的权力,使国王和他的子孙们只保留一个国王的虚名而已,掌握不了实际权力。

  墨洛柏和埃比托斯
  美索尼亚的国王克瑞斯丰忒斯也遇到了重重磨难,他的命运不比忒梅诺斯好多少。他娶了墨洛柏为妻,生了许多孩子,其中最年轻的儿子是埃比托斯。墨洛柏是亚加狄亚国王库普塞罗斯的女儿。克瑞斯丰忒斯给自己和他的孩子们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宫殿。但他在宫里并没享多久的福,因为他是一位贤明的君主,特别愿意帮助平民百姓。这使许多富户十分恼怒,他们集合起来,把国王和他的几个儿子都杀死了。只有小儿子埃比托斯侥幸逃脱,母亲把他藏在亚加狄亚,让儿子悄悄地跟着外祖父库普塞罗斯一起生活,接受教育。

  赫拉克勒斯的另一个子孙波吕丰忒斯篡夺了美索尼亚的王位。他强娶墨洛柏为妻,当他听说克瑞斯丰忒斯还有一位继承人活在世上,就重金悬赏购买他的脑袋。可是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能够得到这笔赏金,因为没有人确切地知道这位子嗣究竟藏在哪里。

  埃比托斯长大成人后,悄悄地离开了外祖父的宫殿,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目的,一个人来到美索尼亚,埃比托斯已经听说悬赏购买他脑袋的事。他壮起胆子,扮成一个外乡人,来到波吕丰忒斯国王的宫殿,连生母都没有把他认出来。他当着国王和王后说:“啊,国王哟,我来告诉你,我想领取购买小王子脑袋的赏金。他作为克瑞斯丰忒斯的合法继承人的确威胁着你的王位。我认识他,就像认识我自己一样。我愿意把他交到你的手上,由你处置。”

  听到这话,墨洛柏吓得脸色刷白。她急忙找来一名忠实的老仆人。这个老仆人曾经帮她救助过埃比托斯,因为畏惧新国王,所以隐居在离宫殿很远的地方。墨洛柏派他秘密前往亚加狄亚,提醒她的儿子小心谨慎,或把他带来美索尼亚,让他率领痛恨昏君的人民反抗波吕丰忒斯,夺回王位。

  老仆人来到亚加狄亚,见到了国王库普塞罗斯和其他的王室成员。他们都忧虑重重,因为埃比托斯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出了什么事。老仆人急忙赶回美索尼亚,把一切告诉了王后。两个人都认为,来到国王面前的那个外乡人一定在亚加狄亚谋害了埃比托斯,并把他的尸体带到美索尼亚。他们没有多加思考,想干掉已住在宫里的外乡人。当天夜里王后手持一把利斧,在忠诚的老仆人的帮助下,偷偷地走进外乡人的房间里,想趁他熟睡时将他砍死。这年轻人睡得很平静。安详。月光照着他的脸。墨洛柏举起斧子正要砍下去,老仆人突然惊叫一声,急忙托住王后的手臂。“住手!”他大喝一声,“你要杀的人正是你的亲生儿子埃比托斯!”

  听到这话,墨洛柏悬下手臂,把斧子扔在地上。她扑到儿子身上,儿子惊醒过来。两人拥抱在一起。儿子告诉母亲他回来是要惩罚那些杀人凶手,把母亲从她厌恶的婚姻中解放出来,并在市民的帮助下重登王位。三人商量了复仇的办法,然后分头行事。墨洛柏穿上丧服,来到国王面前,告诉他刚得到小儿子确实死了的不幸的消息,因此她决心与丈夫和平相处并忘掉过去的一切不幸。这位暴君中了圈套。他去除了心患,感到十分高兴。他还答应给神献祭,庆祝他的敌人全被消灭了。他召集市民到广场上来参加这一仪式。他们不情愿地来到广场,他们仍然怀念从前的国王克瑞丰忒斯,哀悼他的儿子埃比托斯。当国王正在献祭时,埃比托斯从人群中冲出来,用利剑刺入国王的胸口。墨洛柏也和仆人走到人群前,向市民们宣布,这位外乡人就是埃比托斯,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埃比托斯当天就继承了王位,然后惩罚了谋害他父亲和兄长的凶手,他赢得了美索尼亚人的尊敬,享有崇高的威望,以至于他的后裔不再称为赫拉克勒斯的后裔,而被称为埃比托斯的后裔。

本文由神话传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赫拉克勒斯的子孙瓜分伯罗奔尼撒,许罗斯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