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阿喀琉斯的悲痛,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阿喀琉斯的悲痛,帕特洛克罗斯之死

www.4858.com美高梅,当埃阿斯站在船上进行生死搏斗的时候,帕特洛克罗斯急忙去找他的 朋友阿喀琉斯。他一走进朋友的营房,就泪流不止。珀琉斯的儿子同情地望 着他,说:“帕特洛克罗斯,你哭得像个小姑娘一样。难道从夫茨阿传来了 什么坏消息吗?我知道你的父亲墨涅提俄斯还健在,我的父亲珀琉斯也健 在!或者你是悲叹亚各斯人的命运?他们的悲剧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总之, 你有什么心事,爽直地告诉我吧。” 帕特洛克罗斯叹了一口气,终于说道:“高贵的英雄,请你别生气,恕 我直言!的确如你所料,希腊人的不幸如同巨石一样,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 最勇敢的那些人或被射伤,或被刺伤,全躺在战船里不能动弹。狄俄墨得斯、 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都受了枪伤;欧律帕洛斯也被箭射中了大腿。他们都在 接受治疗,不能直接参战。而你又不愿和解。你的父母不是珀琉斯和忒提斯 ——凡人和女神,想必你是阴沉的大海或是坚硬的顽石所生的,所以你的心 肠如此冷酷!好吧,如果是你母亲的话或者诸神的命令让你不能参加战斗, 那么至少应该让我和你的战士们前去帮助希腊人。把你的铠甲借给我穿上, 如果特洛伊人看见我以为是你,也许他们会吓一跳。我希望以此让丹内阿人 获得重整队伍的时间!” 阿喀琉斯听了这话,冷冷地回答说:“既不是母亲的话,也不是神衹的 命令阻止我参加战斗。我内心忍受着煎熬和痛苦,那是因为有一个希腊人竟 敢藐视我,竟敢夺走属于我的战利品。但我从来没有准备永远怀恨在心,并 且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等到战争逼近战船时,将会采取必要的行动。但我 现在还无意亲自参战,不过,你可以穿上我的铠甲,率领我的士兵前去作战。 你应该全力以赴地把特洛伊人从战船上赶走。只有一个人,你不能和他作战, 那就是赫克托耳。你还得当心,千万不要落在一位神衹的手里。你要明白, 阿波罗是爱我们的敌人的!你在救出战船后必须马上回来,让其余的人留在 战船上厮杀吧!我希望所有的丹内阿人都毁灭,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让我们 亲自去征服特洛伊城!” 当他们谈话时,战船附近的厮杀越来越激烈,埃阿斯开始喘息起来。 敌人的箭和矛射在他的战盔上丁当作响。他那扛着大盾的肩膀已经感到麻木 了。埃阿斯浑身淌着汗,但他不能休息。赫克托耳挥起剑,把他的矛尖砍落 在地上,这时,埃阿斯意识到,神衹在与希腊人作对,他绝望地后退。赫克 托耳乘机往船上扔了一个大火把。一会儿,船尾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阿喀琉斯在营房里看到外面战船上火光冲天,心里感到一阵痛苦。 “啊,帕特洛克罗斯,”他喊道,“你快去,别让敌人夺走我们的战船,切断 我们的回乡之路!我亲自去召集我的士兵!”帕特洛克罗斯听了很高兴,他 急忙束起阿喀琉斯的胫甲,在胸前系上色彩绚烂的护甲,肩上背着利剑,头 上戴着飘拂着马鬃盔饰的战盔,左手执盾,右手提了两根结实的长矛。他当 然希望借用朋友阿喀琉斯的长矛,那是用帖撒利的佩利翁山上的一棵梣树削 成的。当年,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人喀戎训练珀琉斯时,把这根长矛赠给珀 琉斯,后来传到阿喀琉斯手上。长矛又粗又沉,没有其他的英雄能舞得动。 现在帕特洛克罗斯吩咐他的朋友和御手奥托墨冬套上神马珊托斯和巴利俄 斯,它们是妇人鸟波达尔革和西风神所生的神马。奥托墨冬还套上追风马佩 达索斯,那是阿喀琉斯从神秘的底比斯城带回来的战利品。阿喀琉斯亲自召 集由弥尔弥杜纳人组成的一支军队,每船出五十人,一共有五十条战船。这 支军队的五位首领是:孟斯提俄斯,这是河神斯佩尔锡俄斯和珀琉斯的美丽 的女儿波吕多拉所生的儿子;赫耳墨斯和波吕墨勒的儿子奥宇多洛斯;迈玛 洛斯的儿子珀珊德洛斯,这是仅次于帕特洛克罗斯的最英勇的战士;最后是 双鬓斑白的福尼克斯和拉厄耳忒斯的儿子阿尔喀墨冬。 他们出发时,阿喀琉斯大声地告诫他们:“弥尔弥杜纳的战士们,你们 不要忘记,你们在过去曾经多次威胁过特洛伊人,你们还责备我不该愤怒, 使你们不能参加战斗。现在,你们渴望的时刻终于来到了。勇敢地战斗吧!” 说完,他走进营房,从母亲忒提斯亲自放在船上的箱子里取出一只精制的酒 杯。箱子里还放着紧身衣、锦被、外衣和其他珍宝。阿喀琉斯的这只酒杯除 他以外无人动用过。此外,阿喀琉斯还用它盛酒,只为宙斯举行灌礼。现在, 他走到门外,浇酒在地,向宙斯举行灌礼,并祈祷宙斯保佑希腊人取得胜利, 让他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平安回来。宙斯听到了他的祈祷,同意了他的第一 个请求,对第二个请求却面有难色地摇了摇了头。但这些表情阿喀琉斯却无 法看到。他回到营房里,收好酒杯,然后出来观看这场血腥的战斗。 帕特洛克罗斯率领弥尔弥杜纳人像蜂群一样涌向战场。特洛伊人看到 他扑了过来,都恐惧得发颤,阵容顿时大乱,因为他们以为阿喀琉斯来了。 帕特洛克罗斯乘着特洛伊人心怀恐惧的时候,抖动着寒光闪闪的长矛,向密 集的敌人掷了过去。珀奥尼亚人皮赖克墨斯被一枪刺穿右肩,踉跄着仰面倒 下。珀奥尼亚人惊叫着四散逃走。帕特洛克罗斯将火扑灭,那条战船只烧毁 了一半。现在特洛伊人惊慌地逃跑,他们被丹内阿人赶进战船间的巷道中。 随后丹内阿人又追了进来,但特洛伊人很快就镇定下来。希腊人只得徒步作 战,双方扭成一团。帕特洛克罗斯用投枪射中阿瑞吕科斯的大腿;墨涅拉俄 斯挥枪刺中托阿斯的胸口;菲洛宇斯的儿子梅革斯杀伤安菲克罗斯的面颊; 涅斯托耳的儿子安提罗科斯刺中阿蒂姆尼俄斯的臀部。 玛里斯看到他的兄弟阿蒂姆尼俄斯被刺死在地上,顿时怒不可遏,直

安提罗科斯发现阿喀琉斯沉思般地坐在战船前。他正在思考一种天命,他还不知道这种天命就要实现。当他看到希腊人从远处奔来时,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言自语地说:“为什么亚各斯人惊慌地朝战船逃来?我的母亲曾经预言过,在我活着的时候,弥尔弥杜纳人中最勇敢的英雄必将死在特洛伊人的手里,莫非这则预言应验了?”这时,安提罗科斯带着噩耗,泪流满面地朝他走来,老远就朝他大声叫道:“唉,我们的帕特洛克罗斯已经阵亡。赫克托耳剥去了他的铠甲,现在双方正在争夺他那赤裸的尸体。”阿喀琉斯听到这个可怕的消息,眼前突然发黑。他用双手捧起了泥土,撒在自己头上、脸上和衣服上,然后又扑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阿喀琉斯和帕特洛克罗斯作为战利品掠来的女奴们听到响声,也从里面跑出来。她们看到主人躺在地上,便围了过来。当她们听说了所发生的事情时,都捶着胸脯大声号哭。安提罗科斯抓住阿喀琉斯的双手,他担心阿喀琉斯会突然拔出剑来寻短见。阿喀琉斯悲痛地放声大哭,连在大海深处坐在年迈的外祖父涅柔斯身边的母亲也听到他的哀泣声,并且情不自禁地啜泣起来。涅柔斯的其他的儿女们听到她的哭声,也悄悄进入她的银色洞府,捶打着胸脯,和她一起悲泣。“天哪,”忒提斯对身旁的姐妹们说,“我生了这么一个高贵、勇敢、英俊的儿子,但他永远也不能回到父亲珀琉斯的宫殿来了!他遭到了无数的不幸,而我对他却爱莫能助!现在我一定要去看看我的爱子,我要听听他遇到了什么样的伤心事。他不是还好好地坐在战船旁观看作战吗?”女神带着姐妹,分开波涛,来到曲折的海岸上,朝正在哭泣的阿喀琉斯走去。“孩子,你为什么痛哭呢?”母亲大声问他,“你有什么痛苦呢?快告诉我,一点也别隐瞒!你一切不是都中意吗?希腊人不是拥进了你的战船,请求得到你的帮助吗?”阿喀琉斯叹息着说:“母亲,这一切对我还有什么用呢?我的亲密战友帕特洛克罗斯被敌人杀死了。赫克托耳还剥下他身上的铠甲。那是我的铠甲,是诸神在你结婚时送给珀琉斯的礼物。唉,要是珀琉斯取了一个人间的女子就好了,那你就不会为自己的儿子无穷无尽地悲痛了!我再也不能回到我的家乡去了。如果我不能用长矛将赫克托耳杀死,为帕特洛克罗斯报仇,那么我的心就永远不能安宁,我的良心就不容许我活在人间!”忒提斯听了他的话,含着泪水回答说:“我的儿子,赶快丢开这种想法,因为命运之神规定在赫克托耳死后你的末日也到了。”阿喀琉斯愤怒地叫起来:“如果命运之神不让我保护我死去的朋友,那么我宁愿马上去死。他远离故乡,没有得到我的援救,因此被杀害了。现在我这短暂的生命对希腊人有什么用处呢?我没有能够使帕特洛克罗斯和无数的朋友免遭不幸。现在我豁出去了,我要立即去和杀害我朋友的凶手拼命。特洛伊人必须明白,我已经休息得够久了!亲爱的母亲,请别阻拦我去作战!”“你说得有道理,我的孩子,”忒提斯回答说,“明天早晨日出时分,我将给你送来赫淮斯托斯亲手锻造的新武器和新铠甲。你得记住,在我回来以前,你千万不要去作战。”女神说完,招呼她的姐妹们一起沉入海底,而她自己则飞到奥林匹斯圣山,寻找神衹的铁匠赫淮斯托斯。此时,特洛伊人为抢夺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一再进攻。赫克托耳凶猛地向前追击,他有三次追上了抢尸体的埃阿斯,并抓住了尸体的脚,要把它拖走,但三次都被两个埃阿斯打退了。他退到一旁,然后又站住,大声地叫喊决不罢休。两位同名的英雄埃阿斯想把他从尸体旁赶走,但没有成功。如果不是伊里斯奉赫拉之命,瞒着宙斯和诸神,悄悄地吩咐阿喀琉斯武装起来,那么赫克托耳真的会把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抢走了。“我该怎么作战呢?”阿喀琉斯问神衹的使者,“敌人抢走了我的武器,而我的母亲到赫淮斯托斯那儿取盔甲了。她吩咐我在她回来之前,我不能去作战!”

本文由神话传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阿喀琉斯的悲痛,帕特洛克罗斯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