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校园捉鬼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半夜别敲邻居门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校园捉鬼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半夜别敲邻居门

五阴盘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1.鬼脸诅咒

罗海今年可谓流年不利!本来他倒卖文物做得好好的,可不知怎么给警察盯上了,他只好带着笨头笨脑的跟班小六躲到浙南的小县城里来。

无意中,罗海听闻城郊老神婆手中有个通灵的古物,当他来到城郊,看见这老神婆拿出那所谓能沟通阴阳的五阴盘后,一眼就看出这五阴盘是浙南一带,距今五千多年前玉石文化遗留下的精品。

待夜深人静,他带着小六潜入老神婆的屋子,想将这五阴盘给顺走。没料到小六撞倒香炉,惊醒老神婆,这老神婆见状竟如疯子般冲上来。罗海还未反应过来,脑袋上已挨了铜香炉重重一击,受伤的罗海失去了理智,待他反应过来,老神婆已被他掐得死透了。

罗海心中懊恼万分,他吩咐一旁六神无主的小六把现场弄乱,制造出一场流窜抢劫案的假象。

小六慌慌张张布置现场。罗海再次把视线集中在手中的五阴盘上。这五阴盘有手掌大小,网形,中空,状如玉璧,上面刻有深浅不一的图案,由于年代久远,图案模糊不清,可那古朴神秘的气息反因岁月的沉淀变得更加浓重。

他正爱不释手,突然头颅的伤口阵阵作痛,他陡然觉得眼前一花,五阴盘上模糊的图案重合在一起,变成一只面目狰狞的可怖恶鬼,张着血盆大口对他发出无声的咆哮。

“啊!”罗海吓了一跳。惊异间,小六一声惊叫,指着他道:“大哥,这是什么?”

罗海低头一看,发现胸前不知什么时候被那死神婆用鲜血涂了一个怪异狰狞的鬼脸,正是他刚才从五阴盘中看到的幻象。

2.恶鬼缠身

深夜,罗海坐在电脑桌前聚精会神地看着网页上的资料。

网上说,浙南先民们认为这五阴盘可沟通阴阳,拥有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在祭师们画好符咒后,通过鬼神可以咒杀一切敌人。

事情过了一个来月了,警方似乎已经把目光投向外地。他们绝对想不到杀人凶手还留在原地!罗海暗暗得意。

突然,一个瘦小的身影无声无息贴在他身后。罗海吓了一跳,骂道:“小六,你进来也发出点声音啊!”

罗海陡然觉得不对,小六每次都大哥叫不停,哪会这般安静?正惊异,却见低着头的小六猛抬起头来,呈现在罗海眼前的竟是一张狰狞异常的鬼脸!罗海还没来得及反应,鬼脸一声厉笑:“还我五阴盘!”说着,猛扑上来,将他压在身下,伸出一双鬼爪狠狠扼住他的咽喉。

罗海拼命挣扎,想掰开那要命的鬼爪,可不知怎么,全身动弹不得。喉咙处传来一阵剧痛!罗海一声大吼,伸手握住那扼住他喉咙的鬼爪,狠狠将其甩了开来。

“啊!”罗海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喘着粗气,自己竟做了一个如此真实而恐怖的噩梦。罗海只觉得喉咙生痛,走到卫生间,对着洗漱台上的镜子望去,竟发现咽喉处清晰无比地呈现着一个五指紧握的乌黑扼痕。

天!梦中的一切是真实的!罗海惊魂未定,忽然发现睡前关上的房门不知何时打开了,在窗外刮来的冷风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咿呀”声。

3.鬼影重重

自从在睡梦中差点被扼死后,罗海发现出租房内经常出现怪事,各种小物件莫名其妙地丢失和出现。更让罗海惊恐的是,近在咫尺的东西经常变换位置,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鬼手在他身边肆意摆弄着一切!

离开高楼县之前,罗海要将手中的五阴盘尽快出手。他很快在网络上联络上一个名叫“石迷”的买家,一番讨价还价,对方肯出二百万元买下他的五阴盘。

出于谨慎,罗海先让小六跟这买家接头,若这是警方为了追查他设下的局,他也可早一步抽身而退。罗海侧过身子向窗外望去。为了安全起见,罗海让小六跟买家接头后,先住到自己出租房对面的一个小房间里,自己在街对面观察。

小六已经回来一天了,对面临时租下的小房间毫无异样。罗海掏出手机,通知小六过来。很快,街对面出现小六瘦弱的身影,一步两窜地奔了过来。

罗海走到楼下把门打开,门外小六低着头在翻皮包,似乎在找钥匙。

罗海皱眉道:“快进来,找什么钥匙。”“是吗?不用钥匙也能进来?”小六依旧低着头,声音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你小子搞什么鬼?”罗海不耐烦地想把小六揪进来,却见小六猛抬头,呈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张狰狞异常的鬼脸!

“啊!”罗海一声惊叫,猛退了几步,这场景和那夜的噩梦何等相似!罗海正魂飞魄散,却听小六兴奋的声音传来:“大哥,谈妥了!对方是大老板,只要是真货,立即付款!”

罗海甩甩头,把小六拉到楼上窗边,低头仔细打量着他的面貌。小六被他看得发毛:“大哥,什么时候交货!”罗海盯着小六,咬牙道:“三天后!”

“为什么?”小六疑惑,“买家就在邻市,已经让他等两天了,再等三天只怕变卦?”罗海心情恶劣,冷哼道:“放心,不怕出不了手!”小六沉默一下:“那下次交货还是我去吗?”

罗海不耐烦地摇头:“不,我去!”小六愣了一下:“大哥,为了安全,还是我去吧?”罗海冷冷一哼:“危险不危险,我自己清楚!”说着,转身离去。

4.原来是你

又是一夜的噩梦,阴魂不散的鬼脸再次出现在梦中,冰冷的鬼手又扼得他喘不过气来。

罗海一声大叫,从梦中挣扎着醒来,透过窗外的月光,却看见一张狰狞的鬼脸正立在他床前。罗海浑身一哆嗦,却见那鬼脸人也似乎吓了一跳,转身就跑,手中还拿着一个方形皮包。

该死!皮包中放着五阴盘,这家伙是小偷不是鬼!那吓人一跳的鬼脸只是个面具!罗海顿时大叫一声,起身追了出去。但那鬼脸人在楼梯下身影一闪,竟不见了踪迹。罗海把灯打开,见楼下大厅根本没有一个人影,只有楼梯下雪白的墙壁上画着一个鲜血淋漓的巨大鬼脸。罗海头皮猛地一炸,难道刚才就是这个鬼脸化作人形夺走五阴盘?

这时楼下房间的小六被惊醒了,睡眼蒙眬地走出来:“大哥,你大半夜干啥啊?”罗海本来心悸不已,可看清小六的打扮后,不禁一阵冷笑,这小子睡衣下露出来的分明是牛仔裤,有哪个傻子会套着牛仔裤穿睡衣?

“干啥?”罗海一声阴笑,走到小六身边,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拖进房间里,咬牙道:“小六,你小子明知故问吧?”看着罗海扭曲的面容,小六刹那间崩溃,哭叫道:“大哥,你饶了我吧!”罗海将小六床上的被子一掀,一张鬼脸面具赫然显现。

罗海狞笑:“妈的,老子真是瞎了眼,把你这白眼狼带出来!想必老子杀了那老神婆后,你怕被我牵连,想单干吧?!”

被掐住脖子的小六拼命摇头,但罗海一字字咬着牙说下去:“但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次让你小子去接头,你便不满足单单分钱跑路了,想一口把好处全吃了!”罗海越说越气,“上次老子睡梦中差点被扼死,醒来时发现房门半开着,也是你搞的鬼!想杀老子,你杀得了吗?”他的手劲越来越大,小六被扼得直翻白眼,双手在地上乱抓乱划,无意中将皮包中的五阴盘扯了出来,顺手向罗海砸去。

罗海猝不及防,头顶上又挨了重重一下,当血顺着额头流下来时,他完全失去理智,双手猛然发力,“咯”一声,将小六的脖子给生生拧断。良久之后,罗海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必须尽早将五阴盘出手,然后跑路。

罗海神魂不定地往外走,到了楼梯下时突然发现,那画在墙壁上鲜血淋漓的鬼脸不见了!小六已经死透了,谁会抹去这墙壁上的鬼脸?难道真有另一个看不见的“鬼魂”?罗海只觉全身发寒。

5.凶魂附体

罗海戴着棒球帽,遮住头顶的伤口,半闭着眼睛坐在开往玉海市的客车里。他已经跟那个叫“石迷”的买家联系好了。

客车的颠簸令罗海头痛欲裂,待想从包中摸出止痛药,却悚然发现自己的左手在自己根本没察觉的情况下从包中拿出纸笔,涂画起来。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五阴盘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都早点睡吧,再晚啊,校花又要唱歌了!”和我一个寝室的刘顺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整理铺子。

战天风心中发毛,还要再想诡计,鬼狂却喝道:“本来还想和你玩玩,到看你小子有多少本事,不过老夫今夜还有事,不玩了,跟老夫走吧。”说话间一爪当胸抓来。 虽自知不敌,但战天风也绝不肯束手待毙,右手持锅,左手捏印,锅挡爪,美女江山一锅煮七个金字则一窝蜂的围向鬼狂。 但鬼狂的手爪并没抓下,爪到中途,战天风双脚突地一紧,似乎突然间给绳子绑住了,大惊之下急低头看时,脚下早觉得一股巨力急扯,将他身子扯得倒悬过来,在空中大打圈子,战天风同时也看清了,还是先前那根丝线,只是这会儿不是搭在他身上,而是绑住了他双脚,原来鬼狂那一爪竟只是虚招。 “这一手,瑶儿也绝对想得到,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鬼狂看着战天风,又是大摇其头,他这一招,竟仍只是在替鬼瑶儿试验。 战天风双脚被绑,上半身无碍,急要设法脱缚时,鬼狂手中丝线却突地一抖,猛地松开,战天风猝不及防,身子便如一只断线的风筝往外急飞,而不等他做出反应,鬼狂丝线已点在他身上,战天风只觉丹田一麻,灵力凝滞,全身软绵绵的,再用不上半分力。 “吊靴鬼,拿了这小子,好生看管,回去再问他。”随着鬼狂的喝声,从鬼狂的靴子底下,钻出一个矮小的老者来,接了战天风,提在手里,鬼狂往前飞掠,速度之快,远在战天风想象之外,但那吊靴鬼提了战天风跟在鬼狂身后,竟是半步也不拉,真就象鬼狂靴子上吊着的一个鬼魂一般。 战天风自负一身本事,谁知即骗不过鬼狂,在鬼狂手底更是一招接不下,此时见这吊靴鬼竟也有如此身法,一时大是丧气,想:“本大追风这次若不死,阎王殿可真就要闹鬼荒了。” 鬼狂飞掠个多时辰,进入山区,飞过一个高岭,陡然下掠。战天风给吊靴鬼提着腰带,正好往下看,但见下面是一个极深的山谷,透过薄雾,只见谷中怪石林立,均高达数十丈,形状各异,却无不狰狞凶恶,大有刺破苍天之势。 谷深数百丈,到中途,战天风这才看清,石林其实只占山谷的一小半,只是由于过于高耸,远远看去便只见石林不见山谷,石林前还有大半的空地,而最叫战天风想不到的,是谷中竟然有人,而且有八九个,都是道士,站在石林前面十余丈处,感应到灵力波动,一齐往上看来,其中一个,竟是战天风的老熟人,当日和马横刀动过手的,古剑门五灵之一的灵心道人,和灵心道人并肩站着的,也是一个老年道士,看眼光气势,功力不在灵心道人之下,战天风却不认识,两道身后,都是些年轻道士,功力平平,估计是两道带来的后辈弟子。 “这些老道半夜三更不睡觉,在这里做什么?做法捉鬼么,嘿,若是能把鬼狂这老鬼捉了去,本大追风可就谢天谢地了,从此吃斋念佛,不,念道。”战天风心中暗祷,更念一句:“阿弥托道。”却是从阿弥托佛改来,即可托佛,自然可以托道,改得到也有理。 不过战天风随即知道自己想得太美了,因为灵心道人几个在看清了前面的鬼狂之后,脸上都变了颜色,眼光收紧,现出警惕的神情,显然对鬼狂颇为怵惕。 鬼狂在距众道十余丈外落下,不知他是托大还是真不识得灵心道人几个,扫一眼众道,哼一声道:“你们是哪一派的。” 灵心道人与他并肩站着的老道对视一眼,灵心道人开口道:“贫道古剑门灵心。”向边上老道一指:“这位是修竹院清贫师兄。” “灵棋、灵镜、灵悟、灵霄、灵心,五灵之末,清贫、清寒、清直,三清之首。”鬼狂微微点头,但说到这里,却忽地话风一变,哼一声道:“不过尔尔。” 灵心道人清贫道人面色齐变,却似不敢发作,灵心道人看了鬼狂道:“阁下便是九鬼门主鬼狂吗?” “大胆,竟敢直呼我家门主名讳。”提着战天风的吊靴鬼一声暴喝。 灵心道人先前并未留意吊靴鬼手中提着的战天风,这时闻声看过来,却认出了战天风,战天风也自微斜着脑袋看着,四目相对,战天风挤眉弄眼做了个鬼脸,灵心道人眼中顿时露出惊疑之色,他弄不清楚啊,若说战天风是给鬼狂捉了,哪还有心思来和他做鬼脸,若不是给鬼狂捉了,吊靴鬼这么提着他却又是为什么呢? 他哪里知道,战天风天性惫赖,真个火烧眉毛也不性急的,别说只是给吊靴鬼提着,便是在屠刀之下,见了熟人只怕也要抽空做两个鬼脸儿。 鬼狂极少在江湖中露面,灵心道人清贫道人两个只是猜着是他,得到证实,心中更惊,情不自禁对视一眼,眼中都有惊慌之色。 两人神情自然都落在鬼狂眼里,鬼狂冷然道:“看来你们都是为传国玉玺而来了,消息还挺灵通的嘛,不过老夫即然来了,你们就不必痴心妄想了。” 听到传国玉玺四字,战天风心中一跳:“传国玉玺?什么传国玉玺?那宝贝不是在我身上吗?难道这谷中另外还有一个?” 灵心道人两个确是为传国玉玺而来,听了鬼狂的话,都是一脸惊怒,清贫道人怒哼一声道:“传国玉玺落在石矮子手中,也只是风传而已,门主不必想得太美了。” 鬼狂哈哈一笑,道:“是真是假,立马可知。”眼光转向石林,扬声道:“石矮子,给老夫出来。” 随着他喝声,石林中闪出一个人来,人如其名,还真矮,若是站在战天风面前,最多只到他腋窝高,较之金果,只怕还要矮上一两分,年纪不小了,一脸的皱纹,头发胡子都是半灰半白,但眼光却颇为锐利,功力不弱,即便不如灵心清贫两道,差得也不是太远。 石矮子出来,立即对鬼狂连连作揖道:“传国玉玺根本不在我手里,门主明察啊,也不知是哪个杀千万的冤枉我,若知道那人,石某一定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他一脸情急,鬼狂却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他,道:“是吗,矮子多鬼,你石矮子更是出名的诡计多端,但想骗老夫,却是有些难。” “门主明察啊。”石矮子一脸抹脖子上吊的神情,急道:“我手里真是没有啊,我向苍天发誓,若我手里有传国玉玺,天罚我我石矮子再矮三尺。” “你通共三尺不到,再矮三尺,还有个什么?”鬼狂哈哈一笑,道:“所谓无风不起浪,石矮子,老实点,拿出来吧,若要老夫动手时,可真要应誓了。” “门主饶命啊。”石子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他功力虽不弱,但对着鬼狂,却是半丝也不敢抗拒,带着哭腔道:“传国玉玺真的不在我手里,门主实在不信,就进我石林中去搜。” “去石林中搜?”鬼狂冷然摇头:“不必,老夫用搜魂指搜搜你就好了。”

半夜别敲邻居门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夏,午后,闷热。我跟着中介上楼。楼梯又窄又陡,中介的脚就像踩在我头上一样。

这是一排老楼,至少有二十多年。它太旧了,楼道陈旧肮脏,空气里散发着黏腻的老人味。

仅仅二十年就可以令一栋楼破败如此,仅仅四年就可以令我的婚姻破败如此。

到了5楼,已是顶层。中介掏钥匙开501的门,我在他身后静静地等。

忽然,背后毛毛的,就像走夜路突然意识到背后跟着一个人。我猛地回头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扇关得死死的黑铁门,门上有一个小小的蓝签──503。

突然的惊恐一定是来自它了。老式的铁皮门,老式的暗锁。贴了又撕下的春联福字,层层叠叠。和这栋楼里所有的门一样,毫无特别之处。

大概是我的问题,因为我不喜欢租房子。有说不出的不自在。但是,只要能躲开他,再排斥的事情,我都愿意做。

进了501,我只转了一圈,就打断喋喋不休的中介,“我租了。”

下楼时,我又回头看了看503的门,确实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我没看到,我身后503铁门上的门镜,光线一暗。

我买了一大包方便面,拎着回老楼。边走边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跟着我,敏感得像一个通缉犯。

我要躲的人,是我的前夫。

当初,我们的婚姻几乎被全世界看好。结婚后,他对我无比细心,所有家务他都心甘情愿地做,包括我每天出门要带的东西他都帮我准备好。我就在这样的宠爱之下,享受了半年心满意足的时光。

半年后,我开始意识到,他对我的关爱,有些恐怖的味道。他纠正我在沙发上的坐姿,说这样对脊柱不好;他筛选我的化妆品,说是为了保证安全;他把持着遥控器,替我选台,说是为了保证质量。

他每个月都会查看我的电话详单,发现陌生号码,他就一个个打过去问人家是谁,和我是什么关系,给我打电话都说的什么。

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搞明白,我是被他所谓的爱拘禁了。如同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无数根丝线拴着,丝线的另一端在他手中,我的一切行为都要按照他的意图,想自己动一下都不可能。

第四年,我们离婚了。

我以为终于可以逃出窒息,可是,噩梦刚刚开始。

他竟然认为,我离他而去的原因,是他做得还不够。他要用他更细致的关爱,唤回我的心。他还在楼下等我,我躲到父母家,他就跟到父母家。我躲到女友家,他干脆在我单位门口等我。我报警,警察在电话里说,这是私人问题,我们又不能拘留他,去了也是警告警告,没用。

我只能玩消失。我换了手机号码,在单位请了一个月假,出来租房子住。我实在受不了了。

老楼里住的大都是老人,没有能力搬走或者不愿搬走的老人。白天,他们三三两两地在楼下闲坐,木呆呆地一坐一天,像是在挨时光。

www.4858.com美高梅,天黑,老人们早早就都睡了,老楼声息全无,如同一座死楼。

晚上11点,我靠在床头看书。隐隐约约听到楼道里有声音──脚步声、开门关门的咣当声。在安静的老楼里,这样的声音显得突兀而奇怪。我放下书,仔细听,好像就是对面503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嘈杂。这么晚,他家在干什么。

我轻轻地走到门前,顺着门镜向外看,嘈杂声突然消失,楼道里一个人都没有,声控灯独自亮着,对面的黑皮铁门,如同一张大嘴,深不可测。我心里一惊,突然意识到,这难道就是很多人提到的楼道鬼声?

我再也不敢看门镜,担心会突然出现一张奇怪的脸,隔着门镜与我对望。

在楼下,老人们依旧木呆呆地坐着。一个老太太半眯着眼睛看我,问:“姑娘,租房子的呀?租的哪间呀?”

“501。”我微笑。

“哦,你是哪儿的人呀?怎么跑这儿租房子?”

我不想没头没脑地倾诉,故意岔开:“阿姨,我对面503住的什么人呀?”

老人们的脑袋都转过来看我,表情奇怪。

老太太说:“503,没人住。在你来之前,5楼已经好多年没人住了。”

我昏昏地睡了一个下午。醒来时,天已擦黑。有点饿,看看方便面,恶心。想起楼下不远的一个小餐馆,前几天去吃了一次,味道还不错。但想到黑漆漆寂静的楼道,我打消了下楼吃饭的念头。

在包里翻翻,找到了小餐馆的订餐卡,老板当时说,可以送餐。

电话通了,一个男人接的,背景音是餐馆里特有的杯盘声。

“现在还能送餐吗?”

“能!你住哪儿呀?”

“就是你们不远的那个老楼,3单元5楼。”

“你有病呀!开这种玩笑有意思吗?”然后是“咔”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莫名其妙。我又打过去,还是那男人的声音。我急急忙忙地解释:“我没开玩笑,我真订餐。”

“你到底住哪?”

“3单元5楼。”

男人在电话里骂了一句,“咔”的一声又被挂了。

我下楼,走进树荫里,坐到老太太的旁边。“阿姨,我住的5楼到底有什么问题?送餐的都不肯来。”

老太太半眯着眼睛看着我,“姑娘,你让中介给骗了,这5楼很久都租不出去了。因为这附近的人都知道,503邪门。”

我汗毛一炸,大白天的也觉出一股凉。“阿姨别吓唬我,我一个人住。”

“就是怕吓到你,才没告诉你。其实呀,真应该告诉你,免得你出事儿。”

我怯怯地问:“出什么事儿?”

“这话说来可长了,七八年前吧,503有人住,老耿头和老伴,儿女都不在身边。这老耿太太把老耿头照顾得可好了,出来进去的可精神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出事了,老耿太太半夜拿菜刀把老耿头活活给砍死了,然后自己抹脖子了……”

“为什么呀?”

“谁知道!后来听说,老耿头遇到个小媳妇……要我说不会,都这么大岁数了。不过也说不准,只是这老耿太太可够烈的了……从那以后503就没人住了,租不出去也卖不出去,就空着。两条人命呀!”

原来是间凶宅,那么我租房子时,背后的感觉是真的了。

老太太摇摇大蒲扇接着说:“501和502的人后来也都搬走了,因为半夜老闹,不是出点怪动静就是出点怪影子。最邪的是,这503还吞人!”

吞人?房子会吞人?

“几年前,503楼下403家的二小子出去喝酒,半夜喝多了回来,上楼多上了一层,敲的503。二小子他妈等儿子睡不着,听着上楼的脚步声是儿子就去开门,听见二小子敲503,可把老太太吓坏了,刚要喊儿子,就听503门开了!”

我抱紧双臂,几乎不敢听下去。

“二小子他妈后来说,她听着门开了,一下又关上了,‘啪’的一声可大了。她再喊儿子,没回音,壮着胆子上楼一看,儿子没了。一个大活人就没影儿了。又找警察开锁,进了503一看──啥也没有。二小子就这么没了,到现在也没找到,后来他家也搬走了。哎!养这么大一个儿子,白瞎了。这事这一片全知道。”

我明白餐馆老板为什么骂我了。

我抬头看看,太阳已经压到天边,黑夜将至。我一下跳起,趁着天还没黑,赶快上楼收拾东西。这地方不能住了。

突然手机响了,吓了我一跳。是那个号码,熟悉又可怕的前夫的号码。我换的这个号码,只告诉了几个人,他是怎么得到的?我现在明白什么叫如蛆附骨了。

“我们离了,你明不明白?”我接通电话气急败坏地大吼。

“你干吗要躲着我?”前夫的声音不紧不慢,在我听来如同钝钝的刀,割我的内脏。“我想明白了,以前我照顾你照顾得不好,你回来吧,你把工作辞了,我来养你,你哪也不要去,我照顾你一辈子!”

我近乎绝望。我无处可逃。

正打算挂断电话,突然,我安静下来,想了3秒,对着电话说:“好吧,我和你复婚,你来接我吧。”

“这就对了。你在哪?我这就去接你。”

我告诉他地址,“我现在不在,你11点以后来吧。记住了,是3单元503。”

我坐在501里,静静地等。

11点刚过,楼道里传来脚步声,我从门镜里看到前夫跑上来,喘了口气去敲503的门。

我别过脸,靠在门上。

对面的门开了,又“咣当”一声关了。然后是一片安静,无声无息。楼道里空无一人。

老楼如同一只浑身是眼睛的巨大蜘蛛,蹲踞在黑暗中,不动声色地消化腹内的食物。

窗外,夏夜如丝绸般轻轻流淌,时光从来没有如此柔顺。

我靠在门上,不自觉地挂上笑容,不看镜子我都知道这个笑容有多狰狞。

我在牙齿的缝隙里,挤出有点不像自己的声音:“永别了,前夫。”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半夜别敲邻居门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校花…”我情不自禁的跟着念了一句。

一旁的张建扭过头来对着我说到“同学,你刚来,还不知道校花吧!以后没事别出去,免得被校花给勾走了。”

“哈哈哈…” 大家都一边拿女鬼来开话题一边准备睡觉。

“切,从来都是鬼怕我,还有我怕鬼的!”我闷着胸口轻淡的说到。我低着头在看书,等我再抬起头,好几个人已经围到了我身旁 ,“同学,我告诉你,这比不是谁都可以装的。”

“你胆子要真有这么大,敢玩嘛?” 这时眼镜赶紧出来阻止,“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闹了!邵杰是刚来的不知道情况,你们就不要瞎起哄了。”

“谁瞎起哄了!你看他这样子,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在F楼下面走一圈,回来我跪你,敢吗?”张建有些不服的说到。

“切,我不缺孙子!”

“陈邵杰,你几个意思?” 张建的眼神变得怒肿了起来!

我下了床,对着他说到“行,一会啊,你跪女鬼就好了,不用跪我,我说了我不缺孙子。”

“你…”张建怒的举着拳头要挥过来,可被眼镜男抱住了!

“邵杰,你赶紧合张建道个谦吧。” 眼镜男怕我们打架,开始担忧起来。

“我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刘顺冷冷的说到。“行,有没有胆量下楼去看我把女鬼带来。” 窝糙,这小子脑子精神分裂症了吧!“好啊!来!这个激光给你,表示我们知道你在楼里。” 刘顺递给了我一颗小手电激光,我转身就往F楼去了,后面的眼镜男一直劝阻,劝不动了只好跟着大家一起下了楼,这时他们都在喊着,“大家快看陈邵杰要和校花约会咯!”

不一会女生男生都跑到了F楼对面的篮球场围观。

我踏进了灰尘仆仆的楼梯,这地方这么湿,不死人才怪,这楼看上去不简单呐,阴气显的格外的重,走着走着“咻”的一下,仿佛有人从我身后晃过,我猛然一回头,只有一闪一闪的几个灯泡。

我的眼睛经常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见得多了自然也没有那么紧张,可这地方怎么会让人无缘无故得变得紧张起来。

“淡定!淡定!” 我默默的给自己打气。确定了没鬼,我靠着走廊上坐了下来,打开激光射了过去,这时只听到对面传来呼喊声。这尼玛会不会是谣言呐,鬼在哪里,倒是出来啊!就在这时,借着对面高高的灯光,人群中好像有一个人不对劲,她散乱的头发盖住了脸,阴沉沉的低着头。

不对!“快回宿舍!” 我大声喊了出来,可这些人根本没有搭理我,他们一边说说笑笑一边指指点点。

“唉,同学你怎么了?” 一个男生发现身边的女同学好像有点不舒服,于是连忙关心起来。

“同学!同学!”男生碰了一下她的衣袖,不经意碰到了她僵硬的手臂 ,那男生连退好几步,表情有些瑟瑟发抖。

“这…这!’”他的嘴唇不停的颤抖。“老高你怎么了,” 他的朋友看见了他瑟瑟发抖 。“她!她。。。” 男生一边指着她一边退后,“啊~”男生喊了一声,随后倒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掐着自己的喉咙。双脚不停的打动。

大家都开始慌乱了起来,那个女人也不见了踪影,保安听到声音后连续赶了过来,但哪位同学已经停止了呼吸。

“哎,这已经是第七个了!” 满嘴胡渣的老保安深深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第七个?这下玩笑开大了!回到宿舍,刘顺他们还在瑟瑟发抖。

“完了,完了!我不想死”张建一边哭着一边说着。

“去年有人去惊扰了她,结果连死了六个人!”眼镜男不慌不忙的说到 。“邵杰,玩笑开大了!”眼镜男用着一种失落的眼神看着我。

“没事,明晚我再去会会她。” 什么这小子没病吧? “邵杰,你没事吧!”

我埋头就钻进了被窝里,这女鬼到底什么来头,她为什么要杀人!

第二天课堂里都在讨论昨晚发生的事情,为了安抚学生学校还专门请来了心理专家。

“同学们听我说,昨晚李龙兴同学是犯了哮喘,并不是什么鬼怪作祟。”

“可老师,我们亲眼看见了的”

“现在,学校已经查明这是一个恶作剧!至于是谁马上就会有结果,大家就安心学习,你们要相信科学,知道吗!”

“知…道…了!” 大家无精打采的回答到,当然了这种无谓的安抚已经不止一次。

夜晚宿舍走廊再无一人,大家都非常害怕那个所谓的校花会来索命,那!为什么要叫她校花呢,这明明就是一只鬼嘛!眼镜男告诉我说 这女鬼说这所学校的第一届高才生,后来就意外死在了那栋楼,至今一直冤魂不散,可我就奇了怪了,那些被她杀的人呢? 怎么没有冤魂不散,偏偏就她一鬼可以欲所欲为啊!这鬼差都在干嘛!

正当我郁闷的时候,浴室传来了哼哈声音,尼玛那个混蛋这么变态装娘娘腔,难道他不怕校花嘛!我拉着眼镜男就往浴室走去,留下张建刘顺两个胆小鬼在宿舍,浴室里滴滴答答的水声不停拍打地板,哼哈声早已不见踪影。

“不好!”此时我脑海闪过一个念头,调虎离山,“回去!”

“啊,邵杰,什么调虎离山!”

“快!快!快!” 我和眼镜男迅速的跑回了宿舍,可惜已经来晚了,张建和刘顺已经暴毙身亡,眼镜男慢慢摘下了眼镜,手指揉了揉眼角。

“邵杰,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他们要出事”眼镜男一副如仇的盯着我。

“其实我就是一个阴阳人,从小出生就是!我可以推算鬼的下一步计划,可眼下这个鬼,我竟然拿她没有办法,这~到底怎么回事!”

“那我们会怎么样?” 似乎他已经绝望了。

“这…只有向地府探探情况了,了解一下这鬼什么来头”

“什么?地府!” 眼镜男惊讶的看着我。

“对啊!我可以通灵地界”

“我…我没有做梦吧!”

“你当然没有!走,去F楼。”

“怎么,你怕她啊!”

“不是,你看…好吧”

大风吹着无人打扫的落叶,似乎F楼成了一座孤楼,泛变的石灰,锈气斑斑的门窗,让人发麻到起疙瘩。

我和眼镜男走进了楼道里。

阵阵哼笑,颠簸了整个楼道,我从兜里拿出一张符纸,小心翼翼观察着周围。

“呼…”地一缕烟,一股青烟冒了出来,紧接着里面钻了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女人狰狞的脸,像是被某东西碾压过一样。

刷~~她快速的穿过我身旁。

结果被我手上的符纸一打,女鬼扑倒在地,见她正要逃窜,我又摸出一把铜钱,往她身上一丢!

空灵中,发出一声哀嚎,女鬼魂飞魄散。

眼镜男此刻终于相信我是捉鬼的了!此后,F楼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啥校花什么的。

鬼姐姐精品继续点击:敲棺震尸

本文由神话传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校园捉鬼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半夜别敲邻居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