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你好侦探,红玫瑰之死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你好侦探,红玫瑰之死

一网打尽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网吧里的怪人

何奇伟刚刚认识了一个姑娘名叫孟颖,长得挺漂亮的,便邀了好友薛涛带女友唐晓菲一起到网吧上通宵。何奇伟给孟颖买了一大堆好吃的,气得唐晓菲踹了薛涛好几脚。

何奇伟进门就跟老板娘打招呼:“大姐,今天带了好几个人来,来四台机器。周末,生意不错吧!”老板娘却没有像平常那样热情,丢给何奇伟四张卡,也不说话,拉着个脸老长。何奇伟往里一看,立刻明白了她的心情,偌大一个厅,几十台机器,稀稀拉拉地坐了四五个人,可谓惨淡经营,难怪如此态度。

奇怪,连周末都这么冷清,怎么回事?不管那么多,人少更好,这样多清净。

拉开椅子坐下的一瞬间,何奇伟看到对面一排背对着他的一个灰衣男子,正看着面前黑漆漆的电脑屏幕发呆。

“死机了?笨蛋,那排都是旧机器,干吗不到这里来。”何奇伟在心里暗自嘲笑那位老兄。

薛涛和唐晓菲合伙玩起了网络游戏,何奇伟接着玩他的泡泡堂,别看这游戏比较幼稚,玩起来还是有些味道,孟颖很快就被吸引了过来,和他一起玩了起来。

玩了许久,何奇伟的脖子有些酸痛。孟颖却玩得大汗淋漓,甚至将黑色外衣脱了下来,搭在椅子上。很奇怪的是,她用一条长长的黑布裹在胸前代替内衣,很有点复古的风格,并且身上若有若无地有几道淡淡的伤疤,透露着一股野性的魅惑。

何奇伟起身活动活动,准备上厕所。起身的时候顺便看了看周围零星的几个人,全都面生,刚才的那个灰衣男子,还是对着黑漆漆的电脑屏幕,一动不动。

何奇伟带着疑惑上厕所回来,觉得有些不对劲,碰了碰坐在旁边的孟颖:“你看那些人,是不是有些奇怪?”孟颖警觉地停下手中的操作,注视着那个奇怪的男人。

孟颖挠挠腮:“奇怪,他的背影怎么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你觉不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对?”

“我们过去看看。”不等他答应,孟颖已起身向另外几个人走去。何奇伟只好跟在她后面,看着她的黑短裙,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神秘的灰衣男子

走到离他们最近的一个人身后,何奇伟对那人说:“喂,哥们,有火机吗?”

对方没有回答,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何奇伟和孟颖对视一眼,同时把手放在那人的左右肩膀上,又同时闪电般地缩回。

触手黏滑,冰凉刺骨,根本就不是个活人!再壮着胆子仔细一看,是一个蜡像,再看看另外几个,也全都是蜡像。

在网吧里,摆放蜡像干什么?

薛唐二人此时已经站在何奇伟的身后,仔细地研究起那几个蜡像。薛涛说:“有病,网吧里放这个东西,招揽人气吗?老板娘呢?”经他这么一提醒,何奇伟也发觉一直坐在门口的老板娘不知去向。这里一共五个蜡像,那坐在另一边的灰衣男人既然一动不动,必然也是一个蜡像无疑,所以都没过去细看。

“真是一个奇怪的晚上,我们出去换个网吧好了,这里阴森森的,吓着女生可不好。”说完,何奇伟已经走到了门口,却发现卷闸门已经被拉了下来。

唐晓菲说:“去找老板娘开门吧,她肯定在里屋睡觉,上网的钱我们不要求退了还不行吗?这几个蜡像真的让我觉得很恐怖,我……我老是觉得他们会动。”

何奇伟退回来走向里屋,无意间向那个灰衣男人瞟了一眼,发现他竟然不再是对着电脑屏幕,而是转头面对着自己!那张灰扑扑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尤其是眼睛,只有眼白,没有黑眼球!

何奇伟被吓得叫出声来:“你们看,怎么回事?”其他三人都围了过来。何奇伟指着那个灰衣男人,说:“他……他不是蜡像,他是人!”他们抬头一看,又同时回过头来说道:“你没事吧,他不是一直在那没有动吗?”

何奇伟定了定神再看,那个灰衣男人的确一直对着屏幕,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何奇伟揉揉眼,仔细地又看了一遍,确实,他还是刚才那个样子。

孟颖看了看何奇伟额头上的冷汗,轻声说:“我们过去验证一下,省得何奇伟怀疑自己的眼睛产生了幻觉。”

距离越来越近,就在他们走到离灰衣男子只有两米远时,那个男人忽然回过头来!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何奇伟他们还是被他的这一个动作吓了一跳。就在此时,网吧里的灯全都灭了,噼噼啪啪一阵乱响,屋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何奇伟他们四人背对背挨在一起,谁也不敢乱动。

被吓死的老板娘

灯很快又亮了,刺激得何奇伟他们又都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一瞬间,他们感觉到一阵风从面前飘过。

等他们四人的眼睛适应屋内的灯光时,却蓦然发现那个灰衣男人已经不见了。

何奇伟说:“还好,我看到的不是幻觉。但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一动不动地在那儿坐上几个小时?”

唐晓菲忽然惊叫起来:“那四个蜡像……”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那四个蜡像的头,都不见了!凑近一看,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孟颖指指里屋虚掩的还在微微颤动的门,推了何奇伟一把:“别发愣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门在动,说明他刚跑进去不久。”薛唐二人面露难色,何奇伟脸上的肌肉也在抽动:“进去?那个怪人……”

孟颖打断何奇伟的话:“他要想害我们,刚才就下手了。走吧,别浪费时间。”

三人只好蹑手蹑脚地跟在孟颖后面。看着孟颖垂到腰际的长发,何奇伟竟然有想摸一把的冲动。

吱嘎一声门被推开了,里屋内黑暗一片。“手电呢?哪去了?”薛涛在唐晓菲的包里翻着手电,孟颖却已经摸到了墙上的开关,打开了灯。

屋子不大,物品也不多,就一张床一个桌子,一眼尽收眼底,里面没有人。孟颖走到窗前,撩开窗帘,看见窗户关得紧紧的,她转回头来对何奇伟说:“窗户没开,看样子……”话未说完,她那双美丽的眼珠突然瞪得老大,死死地看着门后。

何奇伟、薛涛和唐晓菲三人见她的模样奇怪,也跟着朝门后看去,一时间也都愣在了那里。

门后,老板娘直挺挺地坐在那里,舌头吐出歪在一边,眼珠也凸了出来,脸上的肌肉因为恐惧而扭曲变形,嘴巴不可思议地张得老大,看样子是被吓死的。

四个人都被吓傻了,半天投有回过神来,一个个犹如泥塑木雕般杵在那里。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孟颖,她走上前,大胆地摸了摸尸体,说:“身上没有一处伤痕,身体还有余温,死亡时间应该不会太久。”但是他们都没有听见呼救声,是什么东西能让她来不及发出喊叫就死亡?

不容他们四人有丝毫喘息,洗手间内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孟颖闻声问:“这屋子里有几个人?”

何奇伟说:“还有老板娘十二岁的儿子。”说话时不禁有些结巴,这么晚了,那小孩不在床上睡觉,会在哪儿?

四人一阵旋风似的跑向洗手间。门被反锁了,顾不得多想,何奇伟飞起一脚踢开那扇破门,拉亮灯,看见老板娘的孩子俯卧在地上,脖子上系着一条绳子,身下有一摊血,而且还在不断地扩大。

网吧里现在就剩下了他们几个人:四个活人,两个死人,四个无头蜡像。

“坏了。”何奇伟忽然想起一件事,“网吧里无缘无故地死了两个人,虽说和我们毫无关系,但是警察要是问起来,那可有些麻烦,上面还有你的指纹。”

孟颖点点头,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副黑丝手套戴在手上:“我去老板娘那里找钥匙,顺便把指纹清理掉。网吧的脚印太多,一般查不到我们头上。”说完往外走去。

何奇伟快步跟了过去,唐晓菲不敢再看尸体,便和薛涛留在大厅。钥匙找得还算顺利,它就在老板娘的裤腰上,孟颖不让何奇伟动手,自己带着手套解了下来,找出其中最大最粗的一把:“应该就是它了。”

神智失常的同伴

唐晓菲在大厅中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接着是薛涛的狂吼声。事发突然,何奇伟和孟颖一前一后跑进大厅,只见唐晓菲跌坐在地上,薛涛趴在窗边,一只脚踏在窗沿,一副想往外跳的模样。何奇伟大惊失色,急忙跑过去拦腰拖住,把薛涛拖了下来。薛涛的脸上却显出茫然的神色,双眼直盯着何奇伟,嘴角突然咧开,冷笑了一下,双手突然卡住何奇伟的脖子,接着张口咬了过来!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一网打尽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您好,我是来面试的”男孩轻声的问道,男生双手交叉放在身前,上身微微前躬,脸上写满了稚气与羞涩。

www.4858.com美高梅 1

“噢,你好,面试呀,你进到里面那个屋问问!”坐在我对面的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边用右手指着身体右侧的那个门,一边微笑的说。中年男子的脸上写满了岁月,几条深深的皱纹无情的刻在他黝黑的脸庞上,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炯炯有神,配着一个经典的三七分头的发型,搭着高挺中正的鼻子和薄薄的发着暗红色的嘴唇,散发着一丝感性的气息。而他一身深蓝色老式的西服,却丝毫不显老土,反而给人一种沉稳与踏实的安全感。

我拿出手机,对准钉子上的绿丝线,对焦,调光,争取最清晰地展现出那条绿丝线。

“谢谢”男孩又微微鞠一躬后,大步流星的向里屋走去,刚走到门口,男孩发现,原来律所有三间办公的屋子。外屋是律师的主要办公场所,而刚刚中年男子口中所说的里屋其实是中庭(门的左手边有一个办公位,门的右手边有六个办公位),在中庭的里面还有间办公室。

拍了几张,终于有一张比较满意的。我正要站起身,一抬头看到一张脸紧紧挨着我的脸盯着我看。

“你好,我是来面试的”男孩再次轻声询问。

我吓的“啊”了一声坐在地上,才发现原来是孟颖。

坐在中庭左手边的一个女孩抬起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面试的?嗯”,紧跟着她起身用右手给我打了一个“过来”的手势,把我带进了里屋。

她看我狼狈的样子立刻乐了,连忙把我扶了起来。

“带简历了吗?”她说,同时她在办公桌靠里的一边坐下

“你拍什么呢,这么认真,看给你吓的,不就是根绿线吗?”孟颖重新坐回座位上继续吃饭。

“嗯呐,带了”,男孩边说边从手提袋中拿出简历双手交给了女孩。随后,女孩招呼男孩坐在办公桌靠外的一边。

“这可不是普通的绿线,这是重要的证据。”我沉重地说道。

“王子彧是吧?”女孩笑着问道。

听我这么一说,两人都面露好奇,异口同声兴奋的问道:“什么证据啊?”

“嗯,是的”

我有些后悔失言,不再说话。但孟颖怎么可能放得过我,加上苏小祁也在旁边不断催促,两人又是起誓绝对不外传,又是以美食贿赂我,又是威胁我,最后直接上手呵我痒。

“嗯,我是这里的主管,贾洪晨,我们简单的面个试,嗯,你毕业了吗?”

我实在忍受不住两人软磨硬泡,对她两人举了白旗。

“嗯嗯,毕业了,这是我的毕业证和学位证。”王子彧从手提袋中拿出证书摆在桌子上,又轻轻的把证书转到主管的方向。

“是这样的,你们记不记得,潘清美死的时候,勒死她的是什么?”

贾洪晨一边翻证书一边笑着问,“有过法律这方面经验吗?”

我小声说着。

“我在律所和法院实习过,但都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所以实务上没有太多经验。”

“我记得,我记得!”苏小祁还在回想,孟颖已经大声嚷嚷上了,我赶紧对她吁了一声,起身把门上的插销插上了。

“嗯,知道了”贾洪晨笑着说,“是这样的,你来我们这里呢,就先做律师助理吧,帮着律师打打下手先,我看简历上写的,还没有通过司法考试,你就先做这些,早上八点半上班,12点午休一个半小时,下午五点半下班,工资上,刚来的,我们都是2000,嗯,可以吗?”

“我记得,是条绿丝巾。”孟颖小声说道,然后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眼睛看着斜前方愣神思考着。

“可以的”

“不会是潘清美那时丢的那条绿丝巾吧?”苏小祁瞪圆了着眼睛问道。

“什么时候可以上班?明天可以吗?”贾洪晨笑着问。

“对啊。你不知道吗?”孟颖问到。看来警察没有问过苏小祁关于绿丝巾的事。

“嗯,可以的,我现在没有其他的事情”王子彧回答道。

“我不知道啊,我当时都吓死了,根本没注意什么丝巾,那跟这条绿丝线……”她还没问完,似乎就已经明白过来了,不再说下去。

“嗯,好的,那就先这样,明天来上班就可以了,今天就到这吧”贾洪晨说着起身站了起来。王子彧点点头,赶快收起桌子上的证书,起身走向外屋。

“原来是康菲菲偷的绿丝巾!真是的,她怎么能做这种事?难道也是她杀的潘清美?”孟颖双目放光,拇指和食指拖住下巴,模仿起了柯南,就差一条光线从她脑后穿过了。

贾洪晨礼貌的将王子彧送到律所的门口,再次微笑的说,“路上注意安全哈,明天记得上班,拜拜”

“不对,”苏小祁突然说道,“潘清美丢丝巾的时候,我们还没来这个寝室呢。”

“好的,谢谢,拜拜!”王子彧点头示意后回身快步离开,飞快的消失在了贾洪晨的视线中。王子彧住在离律所仅仅十分钟路程的小区,或许这也是王子彧选择这家律所的重要原因吧。

她这么一说,立刻提醒了我,孟颖眼里的光也瞬间化作疑惑。

“我回来了!”王子彧随手关上家门。

确实,因为寝室有阴面有阳面,而阴面格外潮湿阴冷,夏天被子长时间不晒都会发霉,所以我们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对调,避免有的寝室一直在阴面晒不到太阳。每次都是在暑假前夕趁着毕业学生离校后,进行调换。潘清美丢丝巾是上个学年的事,那时我们不住205,而是住在对面的206。

“这么快?11点不才刚出的门吗?怎么样?”王子彧的爸爸从厨房里大声的喊着。

“那……谁住咱们这屋的啊?”我顿时觉得有些迷糊了,对于这些细节的事,总是记不太清。

“很顺利!就是面试我的人一直在笑,太热情了”,王子彧伸着脖子冲着厨房喊道。

“我记得好像也是咱班的……”苏小祁说着,孟颖则在绞尽脑汁地想。

“洗手准备吃饭吧”,爸爸回道。

“我想起来了!”孟颖突然严肃的说道,“是张梦雅那个寝室,而且她就是住这个床的!”

王子彧嗯了一声走向洗手间,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11点31分。

“那当时没有找床垫下面吗?”苏小祁问道。

“没有,我记得,当时掀了掀被子,但是没掀床垫。”孟颖难得表现出严肃。

“嗯,对,好像确实是她的床,我也有点印象了。”我在孟颖的提示下,找回了一点记忆。

“那大概就是她了,围巾的事肯定是被康菲菲发现了,告诉潘清美,然后张梦雅就狠心把她们都杀了。”孟颖一手在脖子上一抹,做了一个杀头的姿势。

苏小祁点点头,脸上一副惊吓的表情。我没有说话,心里总还觉得有些疑点。

“咱别瞎猜了,你们也千万别往外说,到底真相如何还是要警察来调查。”我盯着孟颖说道,知道她的嘴是最不严的。

“哼哼,无论如何,真相只有一个!”孟颖又模仿起柯南,向前伸出一只手指着我。

我拨开她的手,继续提醒她:“你听见没有啊,这事非同小可,这可不是一般的八卦消息!”

“知道知道,我有分寸。”孟颖对我摆了摆手。

我不再理会她,拿出手机,将刚才拍的绿丝线发给了武音澈。

下午刚刚午睡醒来,就接到武音澈的电话,说要来我们宿舍里采集证据。

我们赶紧收拾准备,没一会儿,他们果然来了。

武音澈和吴警官大概两天来都没怎么休息,眼里都是血丝,胡子也都一根根立着。

吴警官一进门,什么也没说,就开始上下打量,各个角落都张望一番,看得我们三个都有些窘迫。

武音澈看了一眼我的床铺,他过去送我的一只小泰迪熊我还一直放在床头枕头边,他看到小熊,又看了我一眼,我顿时觉得耳后发热,避开他的眼睛,心里一阵兵荒马乱。

“赶紧干活。”吴警官没好气地说道。

武音澈吐了吐舌头,戴上手套,凑到康菲菲的床边,将那根挂在钉子上的绿丝线轻轻捋下来,装进一个透明小袋里。

“队长,我看着像是!”武音澈举起透明小袋给吴警官看了看。

“嗯,还得拿去检验一番才能确定。”吴警官看了一眼,点了下头。

“是你发现的?”吴警官看着我问道。

我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

吴警官眼睛上下打量我一番,说道:“再有什么发现,记得及时告知我们。走吧!”

说完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我看着他们离开,武音澈关门的瞬间,我们对视一眼,门就被关上了。

“那个小警察,就是你前男友吧?”孟颖笑嘻嘻的凑到我身边问道。

“嗯。”我轻声回答,不想再多说什么。

“哦哟哟,我看你们还是旧情未了啊,瞧武帅哥的小眼神。”孟颖戏谑地说道,我的脸立刻从耳根红到了脸颊。

“你快别说了,婷卉都脸红了!”苏小祁也笑着说道。

“苏小祁你也不老实!”我佯装生气,坐到床上不再理她们。

门“嘭”的一声突然被打开,吴警官的脸伸了进来严肃地说道:“什么都不要跟别人说!”说完立刻缩回门外去。

我们三人呆呆地望着门口,仿佛出现了幻觉一般。当我反应过来,只剩紧闭的门板了。吴警官这一举动,也提醒我忘了一件事。

“我出去一会儿。”拿起包,我便走出门,去追赶吴警官。

我一路小跑着,一直追到寝室楼门口,也没见到他们人影。

我只好打电话给武音澈。

“怎么了,婷卉?”

“我想起一件事情,得告诉你们,跟案子有关。”

“好,我们在办公楼呢,你过来吧!”

我赶到办公楼时,武音澈已经在大厅等着我了,他带我到了一间机房,狭长的小房间,被两边的机器和柜子挤得更加逼仄,勉强能容纳我们两人相对着站立。空调和两台服务器嗡嗡作响,昏暗的光线下却还能看到尘土上下翻飞。

“怎么找这么个地方啊?”我抱怨的说道。

“不好意思,这楼我也不熟悉,你说跟案子有关,我就知道这一个地方没有人,所以在这里凑合一下吧。”武音澈就站在离我一尺距离的对面,他眼下的乌青都能清晰的看到。

“嗯,好吧,吴警官呢?”我问道。

“还不是王主任那个老狐狸,大概知道我们已经得到手机了,上午打电话给我们,约我们下午见面谈话,还指定只让吴队一个人听,哼,估计他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

我点点头,心想,这王主任肯定是觉得手机拿回去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干脆自己先主动撇清关系,只是不知他到底会不会说出实情。

“对了,你要说的事是什么?”武音澈看我没有回答,便开口问我。

“哦,对了,今天找到绿丝线的床铺现在是康菲菲住,上个学期,是张梦雅在住。”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每个学年末会调换一次寝室,潘清美丢丝巾也是在上个学年,那时候,是张梦雅他们住在我们现在住的寝室,张梦雅正好住这个床铺。”

“如果这丝线真是来自那条丝巾的话,那张梦雅的嫌疑非常大。”武音澈微皱着眉头,像是在思考。

看着他的神情,我也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说道:“但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武音澈也叹了口气。

我们两人沉默许久,灰尘和时光在我们身边沉浮,我抬眼看向他,发现他的眼睛也正望着我,黑色的双眸深邃如水,我不禁沉溺其中。

“婷卉。”武音澈轻声唤了一声我的名字,我才回过神来,看向别处,但我感觉到,他的眼睛还在我的身上,我没有回答他,他便继续说道:“这几年,我挺想你的……”

心脏像被关进笼子的白鸽,翻飞碰撞着胸腔,我脑海里也变得一片空白,只好木木的点点头,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他,他的眼神立刻黯然下去,低下头说道:“你说的对,现在确实不是最好的时机。”

听他说完,我便转身走过狭小的过道,打开机房的门,走了出去。

回到宿舍,孟颖正一个人对着电脑边吃零食边看电视剧,见我回来,孟颖立刻按下了暂停键。

“你回来了,我刚才想起一件事来,等着你告诉你那前男友吧!”孟颖兴奋地说着。

“什么事啊?”我把包放下,坐到了桌子边上。

“张梦雅,有个外号,你知道吗?”孟颖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拿起两颗花生,漫不经心回答道:“不知道啊,什么啊?”

“就知道你不知道!天天就知道训练训练,还学生会主席,一点不关心同学疾苦!”

我苦笑一声,睨她一眼,说道:“快说吧,废话这么多。”

“你猜啊,张梦雅有什么嗜好?”孟颖凑到我脸边神秘兮兮地问道,不等我回答,估计我也猜不到,就迫不及待说道:“估计你也猜不到,三只手啊!”

我点点头,心想之前确实听到有人在背后这样说过张梦雅,但人们也从来不会当年这样说她,所以知道的也只限于我们班的同学。

“我听说过,那又怎样?”

“你怎么这会儿这么笨了?”孟颖咬牙吸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忘了?你不是说潘清美死时写了一点一横吗?会不会是三啊?很多人都把三那条小横写成点的。”

“是吗?可能吧,我不知道……”我努力回想着当时看到的那半个字,感觉跟“三”确实也有点相像。

“你不知道没关系,警察知道就行了,你快告诉他呗!正好给你个机会跟他见面。”孟颖不怀好意地笑着推了我一下。

“去你的!晚上再说吧!”

“你啊,就是爱故作矜持!”孟颖不再理会我,继续点开电视剧观看。

“苏小祁呢?”我问道。

“说是路老师叫她去说角色的事了。”孟颖敷衍着答道,我也不再理会她。若是说第一次潘清美遇害时写下的一点一横有些跟三相似到还说的过去,那个点确实比较长,但是第二次康菲菲遇害写下的一点一横,却是一个小点一个长横,绝不可能是三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不是张梦雅,那么以康菲菲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发现了丝巾的事,怎么可能会不告知潘清美呢?那潘清美根本没有理由再把丝巾给张梦雅了啊,难道潘清美真的是自杀吗?

www.4858.com美高梅 ,可是潘清美知道丝巾是张梦雅偷的,竟然忍气吞声,没有追究?这也不像她的性格啊。

似乎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张梦雅拿走了丝巾,那她为什么要杀害潘清美和康菲菲?杀潘清美或许是为了当初侮辱她的事,那为何要杀康菲菲呢,没听说她们有过节啊?

“哎……”一声叹息忍不住出声,怪不得武音澈如此憔悴,我一个旁观者思来想去都觉得烦乱,更何况他还有破案压力在身。不过他也只是一个实习生,真正有压力的应该是吴警官吧。

手机铃声响起,立刻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是路老师,我赶紧接了起来。

“婷卉,警察刚才来电话说,明天可以继续练习了,明早和苏小祁一起早点过来吧!”路老师语气严肃的说道。

“好的,路老师。”

“还有,苏小祁之前没接触过白玫瑰的舞步,你抽时间能帮的帮一把。”

“没问题,路老师。”

说完挂断电话,心里便一阵沉重,红玫瑰的舞蹈难度大,动作幅度大,不仅考验技巧还考验体力,康菲菲公认的体力好,还练的那么吃力,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的住,还要抽空教苏小祁,天啊,看来又要开始生不如死的生活了……

我长叹一声,躺在了床上。

一会儿到了晚饭时间,一天没有训练,我便把晚饭省了,孟颖和苏小祁两人一起去了食堂。

我坐在桌子边上,拿着手机刚想打给武音澈,他的电话就突然打了进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接了。

“这么快就接了,玩手机呢?”武音澈声音听着很轻松。

“嗯,我正想给你打呢,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啊?”

“张梦雅有个外号,叫三只手,潘清美留下的一点一横,挺像三这个字的,只是康菲菲留下的不太像……”

“嗯,三只手……我跟吴警官说一下吧,不过我正好想问你一件事呢,潘清美留下一点一横的事,除了你和康菲菲还有谁知道?”

“没人了……”我说到一半,转念一想,继续说道,“哦,之前孟颖听到我们讨论,她也知道了……”

“嗯,怪不得……”武音澈小声说道。

“怎么回事啊?”

“告诉你,你可要注意保密。”

听他这么说,我立刻答应着,顺便起身把门锁上了。

“康菲菲写下一点一横的手上有死后被按压的痕迹,也就是说,那一点一横,不是她写下的,而是凶手拿着她的手写的。”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你的意思是……有两个凶手?”

“应该是这样,而且凶手想要转移视线,让人们以为跟杀潘清美的是同一个人。”

“可这事我只告诉了孟颖,她也说谁都没有说过啊!”

“看来要审审这个孟颖了。”

我低下头沉思着,还没回答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笃笃”的从门外传来。

本文由神话传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你好侦探,红玫瑰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