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尼亚玛”-刚果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尼亚玛”-刚果

续刚果神话 天眼,本作品共有七小节 《天 眼-刚果》是第一小节,《梅佐回来了-刚果》是最后一小节。

梅佐-刚果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穆波泰原来是个幸福的孩子,他有爸爸和妈妈。爸爸是个经验丰富的渔民,每天都能打很多的鱼回来。妈妈在家做家务,捣木薯做饭。穆波泰是他们惟一的孩子,所以非常疼爱他。

续刚果神话 “尼亚玛”,本作品共有七小节 《天 眼-刚果》是第一小节,《梅佐回来了-刚果》是最后一小节。

可是不幸的事发生了。穆波泰的父亲一次出去打渔,一个旋涡打翻了船,穆波泰的爸爸掉入水中,渔民都是游泳能手,他本可以轻易游上岸,恰在这时一群鳄鱼围了上来,只见河面泛起一片血水,穆波泰的爸爸不见了。

当穆波泰醒来的时候,一眼瞧见地下有一块漂亮的闪闪发光的鹅卵石。他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痛苦,高兴地想把它拾起来。可是他刚一碰到那鹅卵石,一个小男孩就出现在鹅卵石旁边。这个小男孩长得跟穆波泰非常相似:一样的个子,一样的眼睛,一样的年龄,一样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

按照当地习惯,兄弟可以互相继承各自的妻子,爸爸一死,妈妈成了叔叔的人。叔叔带走了妈妈,带走了爸爸的遗产,却留下了小穆波泰。无论妈妈怎么哀求,孩子怎样哭叫,狠心的叔叔就是不愿抚养穆波泰。他振振有词地说:我娶的是女人,没有义务抚养一个孩子。就让他留在村里自己一个人过吧。

穆波泰惊奇地问道:“你是谁?怎么到这里来了? ”

妈妈、叔叔走后,穆波泰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独儿。他必须自己想办法才能活下去。他拿来树叶编成被子,拿来野草编成褥子,睡觉的东西有了。可是吃饭是个大问题。 早晨,当村里的主妇们生火做饭的时候,穆波泰拾来树枝,这家跑到那家,往火灶上添火。希望人家施舍一点木薯糕给他。可是吃饭的时候,她们却装作没有看见他。 孩子们也都不愿和他在一起玩,一见他就跑开了。这是大人们吩咐的,他们怕穆波泰分吃孩子的食物。 穆波泰饿极了。他到处转悠,趁人不在意的时候,偷一点东西吃。一旦被人发现了,他们不是可怜他,而是拿石头砸他,拿木棒打他,骂他 懒虫、贱骨头、贼。 穆波泰伤心极了。他决定离开村子到森林里去。大森林接纳了穆波泰。渴了,他喝一口泉水;饿了,他摘一些野果吃。他学会用两块木柴摩擦生火,把果子烤熟了吃,他用土垒墙,用芭蕉叶做顶,给自己搭了一个容身的小窝棚。爸爸在世时曾教过他拉弓射箭。他做了一把弓,把树枝削尖做箭矢,他用这把自己制的弓箭射下了小鸟,美美地吃了一顿烤鸟肉。他又做了一个鼠笼,逮了许多大老鼠,当剥光鼠皮,把鼠肉放在火口上烤的时候,他想:如果有一点辣椒和盐做佐料就好了。他想回村子里去讨一点儿。可是问了好几家,没有一个肯给他一点儿。看来是讨不到了,他想,只有趁人不注意时拿一点儿。他看到一家门中放着一个盐葫芦,正好没有人在。他轻轻地走了过去,正当他倒一点盐在手心里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大喊起来:捉小偷呀!小偷偷盐了!

“我叫梅佐。小男孩。”“梅佐” 是当地土话“眼睛” 的意思。”

许多男人、妇女、小孩都从家里跑出来,一下子围住了穆波泰,他们不断地骂他,拿石头砸他。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尼亚玛! 其他人也都跟着喊起来:尼亚玛! 尼亚玛!尼亚玛是当地方言,就是畜牲的意思。这是恶毒的侮辱人格的骂语。

“我是个孤儿,我的爸爸死了,妈妈被人带走了,我很想找一个朋友,看见你在哭,我就过来了。”梅佐继续说。

穆波泰好不容易冲出了包围圈,跑到森林深处。他靠在一棵油棕树上哭起来。他难以忍受这样的侮辱。他一边哭一边说:

“我也是孤儿,我的爸爸死在海里,我的妈妈被叔叔带走了。我叫穆波泰,可村里人都叫我尼亚玛。我难过极了。你能来和我做朋友实在太好。 穆波泰一说完,就和他的朋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穆波泰高高兴兴地把梅佐领到了他的小窝棚里说:“这就是我们的家。”他又拿出烤鼠肉说: “这是我新烤的,你一定饿了,快吃吧。”

老天,你睁开眼看看我吧。我是人,不是尼亚玛!我会采果子,打猎,盖房子。他们这样骂我实在太过分了。他哭了很长时间,眼睛也哭肿了。后来,他哭累了,就睡着了。

他们分吃了那块鼠肉。原来觉得有佐料才好吃鼠肉,穆波泰现在吃起来是那样的有滋有味。这是因为有了好朋友梅佐的缘故。

“穆波泰,你真是个好朋友。”梅佐吃完鼠肉对他的朋友说一面拿出了那鹅卵石,“这是一颗星,过去我常常把它带在身边,它给了我幸福。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送给我?太谢谢你了。我一定好好保存它。”穆波泰从他朋友手中接过鹅卵石,轻轻地抚摸着。 “只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它就会带给你幸福。 ” 两个朋友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一块儿打猎,一块儿采野果,一块儿吃饭,晚上就头靠头地睡在一起,生活过得有趣而愉快。 村里人见穆波泰和一个陌生的少年在一起,虽然感到奇怪,但谁也没有过问。 他们渐渐长大了,长得又英俊又漂亮。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他们到更远的大草原去打猎,打的猎物又多又大,吃不了拿到集市上去换取必需的生活品和添置衣物。他们吃的、穿的都比过去考究多了。

两个人生活的改变引起了村里的眼红和嫉妒。他们看见穆波泰自从小了那个梅佐的朋友之后,生活才日渐变好的,便暗自商量把梅佐赶走。

一天早晨,当穆波泰醒来的时候,不见了他的好朋友梅佐。他四处寻找,大声呼唤,屋内屋外,森林里,小河边,田野里……凡是他们到过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不见梅佐的踪影。他到村子里去询问。他问村长:“有没有见到我的好朋友梅佐?”村长说:“没有。 他又问村里的其他的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但当穆波泰转身时,他们就幸灾乐祸地议论起来。穆波泰明白了,梅佐的失踪肯定和村长及村里人有关,可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难过地流下了了伤心的泪水。

本文由神话传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尼亚玛”-刚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