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印第安神话故事,豹王之子的故事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印第安神话故事,豹王之子的故事

有位名叫库安东的猎人,到丛林里去打猎,他走了很远也没有什么收获。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忽然发觉有人跟踪,简直吓坏了。当他看到面前站着的竟是豹王尼祖恩格列和他的随从时,库安东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于是,他大声呼喊: “大王,我家有两个漂亮的女儿,我正想把她们许给你做老婆呢!” 他的话使尼祖恩格列非常高兴。 “不要动他!”他吩咐随从,然后就和他们一起消朱在丛林深处。 库安东回到家中已是深更半夜,忧心忡忡、郁郁不乐的他,感到万分疲惫,倒在吊床上,连梦都没做就睡着了。 天一亮,他把两个女儿叫到跟前,将他当时的处境和向豹王许下的诺言都向她们讲了。最后,他又补充说,这样一来,姑娘们就可以成豹王的妻子了。成语故事 www.gushi51.com “我已经和尼祖恩格列约定,把你们送到库鲁艾纳河源的浮库——豹王的属地。”库安东对他的两个女儿说。 女儿听罢,忧伤不已。 “浮库这么远,”她们说,“我们不到那儿去,我们不愿意离开故乡……” 库安东听了女儿们苦苦的哀求,什么也没说,躺下便又睡着了。姑娘也躺下了,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只要一想到父亲要把她们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就吓得直哆嗦。 天蒙蒙亮,库安东就起床,带着斧子到林子里去了。他带回两棵粗壮的原木,只花了几天的工夫,就把它们雕成两个女人,就差没有五官七窍了。天快黑的时候,库安东把两个木头女人藏在非常隐密的地方。就这样,库安东瞒着大伙,日复一日地干着活——刨削、雕刻、钻孔……等到大功告成的时候,木头姑娘就和真人没有什么两样了。她们有鼻子有眼、嘴巴、耳朵甚至指甲都一应俱全。于是库安东把他吊床边的小屋收拾出来,门窗也弄得严严密密的,以防任何一位好奇的人发现他的奥秘。就连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不知道内情。只有库安东一个人,每天在密室里尽情欣赏两个木头美女。 有一次他忽然心血来潮地做了三张精致的板凳,好让自己和两个木头姑娘坐着休息。干完活之后,他就跟往常一样又去睡觉。等到他第二天来到隔间小屋时,他惊奇地发现,里面的姑娘不是两个,而是整整五个!看来,一定是夭快亮的时候,两个木头姑娘醒来,要坐在板凳上,板凳就变成一模一样的姑娘。如此一来,给姑娘们准备的头发,牙齿和腰带就不够了。 库安东乐坏了,兴冲冲地跑到林子里,摘了些布里特棕榈叶,用它们做了五个头发套,把它们戴到姑娘们的头上。不过,白色的头发实在不大美观。库安东决定找些比这更漂亮,更好看的东西。他拿了些玉米须,把湖里的水藻掺在里面给姑娘们戴上,他认为这样很好看。 不过还要给她们安上牙齿和绑腿腰带什么的,库安东又出去找呀找,找了比兰尼鱼的牙齿给姑娘们彼上。开始他觉得蛮不错的,要知道这种素有河盗之称的鱼的牙齿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姑娘们立刻要吃东西了。他给了她们一些鱼,但惊奇地发现,她们竟然生吞活剥地吃了下去。这实在有些不妥。于是库安东又找来一些坚硬的小石头,显然是些燧石的碎片。他把碎石摆在比兰尼鱼齿的位置上,然后让姑娘们笑一下,哇,他还是不满意:新安的牙齿全是漆黑漆黑的。这时,库安东想起来有一种曼加巴果实,它们有一种坚硬的乳白色的核。他收集了一些果核,把它们安在姑娘们嘴巴里。于是,姑娘们微笑的时候,露出了洁白好看又结实的牙齿,他看了非常满意。 剩下的就是把姑娘的臀部遮盖起来了。库安东记得林中有一种树,有一次,他曾用这种树皮做过一条顶呱呱的腰带。他撕下这种树皮,用它做成腰带,缠在姑娘们的腰上。 现在,姑娘们已经和真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库安东跟她们讲清楚,要送她们到浮库,在那儿出嫁。她们中有两个要嫁给豹王尼祖恩格列做老婆,其余的嫁给豹王的属下。库安东让她们收拾好,第二天天亮就动身上路。 库安东把一只猫头鹰逮到家里,猫头鹰不停地叫了一天一夜。当库安东一走进屋,姑娘们都惊讶地问他,为什么猫头鹰老是在叫。这时库安东才记起,天亮忘了送她们动身。于是吩咐姑娘们准备第二天动身。 天蒙蒙亮的时候,猫头鹰又叫了。库安东走进小屋,卷起她们的吊床,给她们带路上吃的蜂蜜和木薯,然后出发。 姑娘们沿着库鲁艾纳河溯流而上,很快就来到树木稀少的大草原。 正午的太阳像火一样酷烈,草原上一丝风也没有,姑娘们渴得喉咙直冒烟。姑娘们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大湖边。第一个姑娘喝了一点,觉得又苦又咸,就劝她的女伴们不要喝。其中一位不相信,硬是弓下腰,把僵硬的头和肩膀伸到水里喝了很多水,结果摔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过来。 余下的四位姑娘,伤心地继续赶着路。天黑时分,她们来到一处开阔地,在那里过了夜。清晨,她们又精神抖擞地上路了。 她们已经走了很多的路,迎面碰见一只貘,变成人的样子,对她们说: “姑娘们去哪儿呀?” “到浮库去,”姑娘们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们之中有两个要嫁给尼祖恩格列做老婆。” 于是,貘给她们指路: “直着朝前走,别拐弯,前面就是浮库了。” 姑娘们想要往前走,可貘却想留下一个姑娘陪他睡觉。只有一个姑娘愿意和他一起过离群索居的生活。不过算这只貘不走运,他这个男子汉大丈夫的力气实在大大了,姑娘被他折腾成两半。这时貘才看出,姑娘原来是木头做的。他大吃一惊,往密林中一窜,溜走了。 三位姑娘伤心地继续往前赶路,女伴的死不断在她们心头浮现。不过,她们很快碰到了一只翠鸟,他也打扮成人的样子。 “到哪儿去?”翠鸟问。 “到浮库去!我们中的两个要嫁给豹王做老婆。” 这时,姑娘已经没有吃的了,翠鸟就请她们吃鱼,不过有一个交换条件,得有一位姑娘留下陪他睡觉。姑娘们没理他就继续往前去。 日复一口,漫漫的长路,仿佛没有尽头似的。途中,她们看见一只黄鼠狼,正在守护一个蜂房。黄鼠狼看到姑娘,立刻变成人的模样,热心地询问她们的去向。姑娘们一一作了回答。 黄鼠狼给她们指完路,对她们说:

有个叫做库安东的猎人,一日又出门打猎,走了大半个森林仍然没有收获。黄昏,他突然发现有人跟踪,他吓坏了。而当他看到跟踪的人既然是豹王尼祖恩格列跟他的侍从时,库安东马上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因此,他喊道:

  有位名叫库安东的猎人,到丛林里去打猎,他走了很远也没有什么收获。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忽然发觉有人跟踪,简直吓坏了。当他看到面前站着的竟是豹王尼祖恩格列和他的随从时,库安东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于是,他大声呼喊:
  “大王,我家有两个漂亮的女儿,我正想把她们许给你做老婆呢!”
  他的话使尼祖恩格列非常高兴。
  “不要动他!”他吩咐随从,然后就和他们一起消朱在丛林深处。
  库安东回到家中已是深更半夜,忧心忡忡、郁郁不乐的他,感到万分疲惫,倒在吊床上,连梦都没做就睡着了。
  天一亮,他把两个女儿叫到跟前,将他当时的处境和向豹王许下的诺言都向她们讲了。最后,他又补充说,这样一来,姑娘们就可以成豹王的妻子了。
  “我已经和尼祖恩格列约定,把你们送到库鲁艾纳河源的浮库——豹王的属地。”库安东对他的两个女儿说。
  女儿听罢,忧伤不已。
  “浮库这么远,”她们说,“我们不到那儿去,我们不愿意离开故乡……”
  库安东听了女儿们苦苦的哀求,什么也没说,躺下便又睡着了。姑娘也躺下了,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只要一想到父亲要把她们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就吓得直哆嗦。
  天蒙蒙亮,库安东就起床,带着斧子到林子里去了。他带回两棵粗壮的原木,只花了几天的工夫,就把它们雕成两个女人,就差没有五官七窍了。天快黑的时候,库安东把两个木头女人藏在非常隐密的地方。就这样,库安东瞒着大伙,日复一日地干着活——刨削、雕刻、钻孔……等到大功告成的时候,木头姑娘就和真人没有什么两样了。她们有鼻子有眼、嘴巴、耳朵甚至指甲都一应俱全。于是库安东把他吊床边的小屋收拾出来,门窗也弄得严严密密的,以防任何一位好奇的人发现他的奥秘。就连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不知道内情。只有库安东一个人,每天在密室里尽情欣赏两个木头美女。
  有一次他忽然心血来潮地做了三张精致的板凳,好让自己和两个木头姑娘坐着休息。干完活之后,他就跟往常一样又去睡觉。等到他第二天来到隔间小屋时,他惊奇地发现,里面的姑娘不是两个,而是整整五个!看来,一定是夭快亮的时候,两个木头姑娘醒来,要坐在板凳上,板凳就变成一模一样的姑娘。如此一来,给姑娘们准备的头发,牙齿和腰带就不够了。
  库安东乐坏了,兴冲冲地跑到林子里,摘了些布里特棕榈叶,用它们做了五个头发套,把它们戴到姑娘们的头上。不过,白色的头发实在不大美观。库安东决定找些比这更漂亮,更好看的东西。他拿了些玉米须,把湖里的水藻掺在里面给姑娘们戴上,他认为这样很好看。
  不过还要给她们安上牙齿和绑腿腰带什么的,库安东又出去找呀找,找了比兰尼鱼的牙齿给姑娘们彼上。开始他觉得蛮不错的,要知道这种素有河盗之称的鱼的牙齿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姑娘们立刻要吃东西了。他给了她们一些鱼,但惊奇地发现,她们竟然生吞活剥地吃了下去。这实在有些不妥。于是库安东又找来一些坚硬的小石头,显然是些燧石的碎片。他把碎石摆在比兰尼鱼齿的位置上,然后让姑娘们笑一下,哇,他还是不满意:新安的牙齿全是漆黑漆黑的。这时,库安东想起来有一种曼加巴果实,它们有一种坚硬的乳白色的核。他收集了一些果核,把它们安在姑娘们嘴巴里。于是,姑娘们微笑的时候,露出了洁白好看又结实的牙齿,他看了非常满意。
  剩下的就是把姑娘的臀部遮盖起来了。库安东记得林中有一种树,有一次,他曾用这种树皮做过一条顶呱呱的腰带。他撕下这种树皮,用它做成腰带,缠在姑娘们的腰上。
  现在,姑娘们已经和真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库安东跟她们讲清楚,要送她们到浮库,在那儿出嫁。她们中有两个要嫁给豹王尼祖恩格列做老婆,其余的嫁给豹王的属下。库安东让她们收拾好,第二天天亮就动身上路。
  库安东把一只猫头鹰逮到家里,猫头鹰不停地叫了一天一夜。当库安东一走进屋,姑娘们都惊讶地问他,为什么猫头鹰老是在叫。这时库安东才记起,天亮忘了送她们动身。于是吩咐姑娘们准备第二天动身。
  天蒙蒙亮的时候,猫头鹰又叫了。库安东走进小屋,卷起她们的吊床,给她们带路上吃的蜂蜜和木薯,然后出发。
  姑娘们沿着库鲁艾纳河溯流而上,很快就来到树木稀少的大草原。
  正午的太阳像火一样酷烈,草原上一丝风也没有,姑娘们渴得喉咙直冒烟。姑娘们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大湖边。第一个姑娘喝了一点,觉得又苦又咸,就劝她的女伴们不要喝。其中一位不相信,硬是弓下腰,把僵硬的头和肩膀伸到水里喝了很多水,结果摔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过来。
  余下的四位姑娘,伤心地继续赶着路。天黑时分,她们来到一处开阔地,在那里过了夜。清晨,她们又精神抖擞地上路了。
  她们已经走了很多的路,迎面碰见一只貘,变成人的样子,对她们说:
  “姑娘们去哪儿呀?”
  “到浮库去,”姑娘们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们之中有两个要嫁给尼祖恩格列做老婆。”
  于是,貘给她们指路:
  “直着朝前走,别拐弯,前面就是浮库了。”
  姑娘们想要往前走,可貘却想留下一个姑娘陪他睡觉。只有一个姑娘愿意和他一起过离群索居的生活。不过算这只貘不走运,他这个男子汉大丈夫的力气实在大大了,姑娘被他折腾成两半。这时貘才看出,姑娘原来是木头做的。他大吃一惊,往密林中一窜,溜走了。
  三位姑娘伤心地继续往前赶路,女伴的死不断在她们心头浮现。不过,她们很快碰到了一只翠鸟,他也打扮成人的样子。
  “到哪儿去?”翠鸟问。
  “到浮库去!我们中的两个要嫁给豹王做老婆。”
  这时,姑娘已经没有吃的了,翠鸟就请她们吃鱼,不过有一个交换条件,得有一位姑娘留下陪他睡觉。姑娘们没理他就继续往前去。
  日复一口,漫漫的长路,仿佛没有尽头似的。途中,她们看见一只黄鼠狼,正在守护一个蜂房。黄鼠狼看到姑娘,立刻变成人的模样,热心地询问她们的去向。姑娘们一一作了回答。
  黄鼠狼给她们指完路,对她们说:
  “想尝尝蜂蜜吗?”
  “你的蜂蜜在哪里?”姑娘很想吃。
  “呶,就在那槽里。”于是,他给客人拿来蜂蜜,并提出一个要求,让一个姑娘陪他睡一觉。
  此后,姑娘们在赶路的途中,想起这些事,就很生气,居然碰到的每一个家伙都要留下她们中的一位陪他睡觉。姑娘们约好,在以后的旅程中,绝不能答应。这时,迎面看到一丛高高的棕榈树,那个腰带被黄鼠狼弄坏了的姑娘心血来潮地说,要是用棕榈树叶子编成带子把腰带绑紧,就再也用不着陪谁睡觉了。于是那姑娘爬到棕搁树上,把树尖砍掉,想找一些嫩叶编带子。她把砍下的树梢扔在地上……做完了带子,姑娘往下爬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肚子正好戳在砍过的树枝尖上,很快就死了。
  现在五个姑娘只剩下两个了,她俩一边伤心地哭着,一边把腰带绑紧,继续往浮库走去。
  路上,她们经过一条河,河水清澈透底。姑娘想洗个澡,却看见有一个人向她们走了过来,她们赶忙闪进河边的草丛里。原来是只到河边打水的母鹤。母鹤来到水边,沉到水里把头顶上的罐子装满水之后,便站在水边顾影自怜起来。正在这时,一只牛虻飞过来,在姑娘的背上叮了一口,疼痛难耐的姑娘一挥手把牛虻赶走,刚好落在忘乎所以的母鹤身上,狠狠地打了一下。盛水的罐子被奇痛不已的母鹤掉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母鹤啼叫着,蹒跚着脚步回家去了。
  姑娘洗完澡,收拾行装来到一处三岔路口,她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
  一个说往左,一个说往右,正争论个没完。突然一只郊狼变成人的样子走了过来说:
  “一个往左,一个往右,这样,你们都会各有所得。”
  姑娘们无奈只好分道而行。往右走的落入了郊狼的巢穴,只有往左走的那位姑娘顺利到达了浮库。
  她的到来,弄得那里一片骚乱。尼祖恩格列问来者:“喂,这位姑娘,你是谁?”
  “我是库安东的女儿,”姑娘答道,“父亲让我嫁给你做老婆。”
  “可你妹妹呢?”尼祖恩格列好奇地问,“库安东答应把两个女儿都嫁给我的。”
  “我的妹妹被郊狼骗到另外一条路上去了。”姑娘把原委都告诉了豹王。
  尼祖恩格列气得暴跳如雷:“这臭小子居然敢骗走我的老婆,这还了得。”
  事不宜迟,他立刻抓起了弓箭,带着两个随从径往郊狼的居住地而去。在那里,豹王向天射了一支响箭,正好落在他要找的姑娘身边,郊狼嘿然一笑,起身偷偷地溜走了。尼祖恩格列沿着箭迹来到姑娘面前,拉住她的手说:
  “你的父亲答应把你嫁给我做老婆的,”他扶着他的第二位新娘,“走,跟我国浮库去。”
  一下子有了两个老婆,尼祖恩格列感到心满意足,他对她们都尽到做丈夫的义务。只不过那个最先来的姑娘才为他怀上了孩子。
  几个月过去了,她的体态日渐沉重,外出收割木薯对她来说已经很困难了,于是,尼祖恩格列只好把她留在家,自己带着第二个老婆外出干活。
  大老婆留在家里,编织棕榈树的纤维。尼祖恩格列的母亲把垃圾都堆在家里。尼祖恩格列的老婆很反感,就往脚下啐了一口吐沫。老太婆一看,不禁怒火中烧:
  “小贱货,竟敢如此对待老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太婆气愤不已,一失手把自己的儿媳打死了。她见闯下大祸,忙溜得不见踪影了。
  尼祖恩格列的二老婆回家时,发现姐姐躺横在屋角里不省人事。她吓得大哭起来……
  这时,接到豹王之妻命令的林中助产妇蚂蚁拉互涅来了。她干这差事非常在行。她从死者的肚子剖出两个孪生婴儿:大神里吉和马涅。
  尼祖恩格列回到家中,又气又惊又喜。他左思右想,不知该如何安葬他死去的妻子,只好把她放在屋顶上。
  里吉和乌涅不是按年份,而是按天按时辰长大的。他们俩总是愁眉不展,泪水涟涟。尼祖恩格列的二老婆,也就是两个孩子的姨娘心里又气又痛,她把两个外甥叫来训斥了一顿:
  “男子汉大丈夫,哪来这么多眼泪!从现在起都不许再哭了!”
  可是,两个孩子却一言不发。于是,小姨娘便让他俩到沙鸡吉纳姆地里去挖点花生回来。
  孪生兄弟按着吩咐去做了,正在他们尽力翻地的时候,看管花生地的沙鸡吉纳姆回来了。她气急败坏地要把这对不知名的来客赶走。她夸口说,种花生花了很大的力气,所有这些花生都归她一人所有。
  哥俩躲到树林商量办法。里吉对弟弟乌涅说:
  “这个老怪物居然敢把父王土地上的物产据为己有,咱们把她宰了!”
  吉纳姆把哥儿俩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明白,得罪的是些什么角色了。她急忙说:
  “不知者不罪,都怪咱啰嗦,快来吃花生吧,爱拿多少就拿多少好了。”
  “哈!你你怎么不赶我们走了?你不是说花生是一人所有吗?”里吉一把抓住了鸡脖子,毫不手软地揍了她几拳。
  “哎哟,别打了!”直打得吉纳姆哀叫连连,她不断尖声求着,“别再打了!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里吉和乌涅愣住了。
  “现在和你们在一起的那全女人是你们的姨娘,不是你们的妈妈。你们的妈妈早已被你们的奶奶打死了,你们的父亲就把你们的母亲安放在屋顶上呢!打死你们的母亲的那个老太婆躲在不远的大河边!”吉纳姆语无伦次的讲着,她实在被里吉的拳头打怕了。
  哥俩听了伤心不已,泪如泉涌。里吉一气之下把吉纳姆扔到远远的草丛里。可怜的沙鸡吉纳姆挨打以后,被捏得细长的脖子再也没能缩回去,尻部一直垂到水面上,以后只要听到风吹草动,就吓得心惊胆颤。
  孪生兄弟回到家中,仍然哭个不停。
  “别哭了!”姨娘心痛地抚慰着他们,“孩子们,你们又怎么啦!”
  这次哥儿俩总算把哭泣的原因说了个清清楚楚:
  “你是姨不是妈妈!”他们嚷着,“我们的妈妈被奶奶打死了。”
  就在这一天,哥儿俩决定离家出走,去寻找打死妈妈的恶老太婆。
  走呀,走呀,走了好些时日,终于来到一条大路尽头的大湖边。岸边有一间破烂腌脏的小屋子。屋角爬满大蛇,上面满是是跳蚤,胡蜂把巢筑在屋顶上。里吉把喜欢高声大笑的鹞阿克华叫来。阿克华毫不迟疑地把所有的大蛇统统吃了个干净;尾随而来的貘,把所有的跳蚤都抓到了一边。接下来的白喙啄木鸟把屋顶上的蜂窝三下两下就喙光了。
  老太婆很快就回来了。她装着满脸慈祥的样子,邀请他们坐在自己的吊床上,问长问短,谈天说地,就仿佛跟他们有着很深的交情。当她停下话头直喘粗气的时候,里吉对她说:
  “你杀死了我们的妈妈!”
  “杀死你们的妈妈?她是准?”老太婆开始支吾起来,接着又强自镇定着说,“我一辈子都孤伶伶一个人住在这里,从来没听说过你们的妈妈。也许她是得什么病死了吧!”
  “沙鸡吉纳姆已经把真相都告诉我们了。”哥儿俩异口同声地说。
  老太婆一听,撤腿就逃,被早有防备的哥俩一把按倒在地,把她往死里打,直到她咽气为止。老太婆死后,里吉命令自己的弟弟:
  “跑回村子里,拿把火把来。”
  乌涅跑回家中,抓起一个燃烧的火把。小姨问他:
  “你哥哥在哪里?你拿火把干什么?”
  “我们要烧胡蜂!”乌涅回答说。
  说完,就拼命往回跑。把火把交给等在屋旁的哥哥里吉。然后,把屋引燃,把老太婆的尸体扔进火堆里,老太婆的尸体一遇到火,骨头顿时向四面八方暴飞,有一两块骨头会飞到老远的地方。里吉怕它会伤着弟弟和自己,就一起躲到大树的后面。
  大火熊熊,屋顶的原木直烧得噼啪作响,老太婆的骨头在火里蹦跳着,发出“唧、卿”的声响。乌涅被好奇心驱使,趁着哥哥不注意,从大树后面探出头来。正在这当口,有几块骨头从火堆迸射出来,其中一块把探出头来的乌涅的鼻子给打塌了下去,强大的冲劲直接将乌涅摔到了挂在天边的月亮上面。里吉想拉住他的弟弟,可是已经晚了。在月亮上,绝望死去的乌涅由于他的孝心和悖逆,被册封为必须寸步不离看守月亮的守护神。
  里吉心情沉重地回到家中,说他要重新安葬母亲的尸体。他把妈妈的尸体从屋顶上取下来,停放家门口的花丛里,把茶膏涂抹在妈妈的伤口上。他突然发现,死者轻轻动弹了一下。
  “妈妈!”他大声叫着。
  “哎呀……”妈妈的声音轻得像蚊子一样隐约可闻,“出了什么事,小儿子呢?”
  “妈妈没死,她还活着。”欣喜若狂的里吉,大叫着,以额触地向她叩拜不已。谁知,无意中碰在了妈妈的胸口上,力气之大,使她登时死了过去,这次却是真的死了……
  母亲和弟弟的死使里吉悲痛欲绝,心灰意懒。他便在安葬母亲的地方住了下来。只有当明月升起的时候,人们才会看到他呆坐着自言自语些什么。其实,他是在和弟弟谈心……
  他的弟弟从月亮上传话给他,要他振作起来,把罪恶之根彻底铲除干净……
  时光飞逝,里吉已经长成一位受人尊敬的青年了。有一天,他向尼祖恩格列要了很多的弓箭,说要去打猎。尼祖恩格列使命令他的族人专门为他的儿子打造弓箭。没过几天,他又要一捆捆作战用的长矛和粗棍子。尼祖恩格列觉得非常奇怪,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需要这么多的武器,可里吉说,以前的一些武器都旧得不能用了,还有些打猎时丢失在丛林里了。
  后来,里吉放火烧去了一片竹林,把竹子烧的灰烬偷偷撒在小姨的饭里。几个月以后,他的小姨怀孕了,身体日渐沉重起来。里吉明白,是他的魔法使自己的小姨肚子里怀上了真正的印第安武士。就从这时候开始,里吉日夜都在盘算着,该怎样才能把老太婆留在尼祖恩格列身边的余孽给铲除干净。
  里吉拿定主意之后,就去把小姨叫来,向她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和所做的一切。开始他的小姨非常惊讶,后来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只要分娩的阵痛一开始,就立即通知里吉。他们商量好之后,立即转入丛林之中,没有向尼祖恩格列透露一点风声。
  在以后的日子里,里吉整天和貘一起搏戏打闹,一边消磨时光,一边积蓄力量,把体格练得十分强健。尼祖恩格列的族人已经为他制造了很多足以铲除他们自身的弓箭和长矛。
  有一天,小姨命人把他叫到跟前,说她的肚子已经疼痛成分,里面的印第安武士肯定呆不了多久了。
  时机已经来临,里吉趁着尼祖恩格列身体不适,无法看管他们的机会,把小姨带到丛林里他的营寨。
  太阳下山时,一群印第安人从小姨的肚子里分娩了出来。他们见风就长,就像竹子爆节一样很快长大成人。里吉分发给他们足够的弓箭、吹筒和长矛。用森林里藏着的武器装备把他们全付武装起来,变成一支强大得足的毁灭任何对手的军队,他们以装饰性的鹰头为标志,奉里吉为他们的父王和战神。
  于是,里吉对他的小姨说:
  “终于大功合成了,现在你可以回到村子里去了。”
  里吉让小姨靠在身上,送她回村落。途中,他们发现一个小山洞,里面住着一对袋鼠。他们每人从洞里提出一只小兽。回家后,女人拿出小袋鼠给她的丈夫尼祖恩格列看,并对他说,她生了许多这样的孩子。尼祖恩格列惊讶得说不话来。但他丝毫不怀疑妻子的忠贞。
  里吉来到他的鹰族战士那里。
  “夜晚不易击中敌人,”他胸有成竹他说,“天一亮,你们就集结待命,准备袭击浮库。黎明时,我会向你们发出信号!”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在向他的战士们发出信号之前,里吉把尼祖恩格列和小姨安放在弓弦上,送到了天上乌涅在银河上的住所。他不愿意豹王落在自己一手操纵的鹰族战士手中,因为他深知他亲自哺育和调教出来的战士们六亲不认的秉性——除了信奉他和自己的母亲之外。
  在进攻的信号发出之后,战斗持续了几小时之久。在战斗中,尼祖恩格列属下的豹族战士纷纷中箭倒地面亡。
  征战结束之后,里吉把他的鹰族战士安置在兴古河两岸,从库鲁艾纳河源到库林秀河和摩林纳河之间辽阔的土地上,在这里建立了强大的王国。里吉嘱咐他的战士永远不要离开森林,而且要和邻近的部族和邻国和睦相处。
  然后,里吉坐在大兀骛——雄鹰中最强力者的双翅上,飞上了天空,和他的亲人团聚。途中还逮了一只鸳鸟索柯,把她带到天上为他的父亲尼祖恩格列捕鱼。所以,每天晚上,在银河里,尼祖恩格列和他妻子的身边,还可以看到索柯的身影。

“大王,我家有两个漂亮的女儿,我正想把她们许给你做老婆呢!”

他的话使尼祖恩格列非常高兴。

“不要动他!”他吩咐侍从,然后就和他们一起消朱在丛林深处。

库安东回到家中已是深更半夜,忧心忡忡、郁郁不乐的他,感到万分疲惫,倒在吊床上,连梦都没做就睡着了。

天一亮,他把两个女儿叫到跟前,将他当时的处境和向豹王许下的诺言都向她们讲了。最后,他又补充说,这样一来,姑娘们就可以成豹王的妻子了。

“我已经和尼祖恩格列约定,把你们送到库鲁艾纳河源的浮库——豹王的属地。”库安东对他的两个女儿说。

女儿听罢,忧伤不已。

“浮库这么远,”她们说,“我们不到那儿去,我们不愿意离开故乡……”

库安东听了女儿们苦苦的哀求,什么也没说,躺下便又睡着了。姑娘也躺下了,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只要一想到父亲要把她们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就吓得直哆嗦。

天蒙蒙亮,库安东就起床,带着斧子到林子里去了。他带回两棵粗壮的原木,只花了几天的工夫,就把它们雕成两个女人,就差没有五官七窍了。天快黑的时候,库安东把两个木头女人藏在非常隐密的地方。就这样,库安东瞒着大伙,日复一日地干着活——刨削、雕刻、钻孔……等到大功告成的时候,木头姑娘就和真人没有什么两样了。她们有鼻子有眼、嘴巴、耳朵甚至指甲都一应俱全。于是库安东把他吊床边的小屋收拾出来,门窗也弄得严严密密的,以防任何一位好奇的人发现他的奥秘。就连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不知道内情。只有库安东一个人,每天在密室里尽情欣赏两个木头美女。

有一次他忽然心血来潮地做了三张精致的板凳,好让自己和两个木头姑娘坐着休息。干完活之后,他就跟往常一样又去睡觉。等到他第二天来到隔间小屋时,他惊奇地发现,里面的姑娘不是两个,而是整整五个!看来,一定是夭快亮的时候,两个木头姑娘醒来,要坐在板凳上,板凳就变成一模一样的姑娘。如此一来,给姑娘们准备的头发,牙齿和腰带就不够了。

库安东乐坏了,兴冲冲地跑到林子里,摘了些布里特棕榈叶,用它们做了五个头发套,把它们戴到姑娘们的头上。不过,白色的头发实在不大美观。库安东决定找些比这更漂亮,更好看的东西。他拿了些玉米须,把湖里的水藻掺在里面给姑娘们戴上,他认为这样很好看。

不过还要给她们安上牙齿和绑腿腰带什么的,库安东又出去找呀找,找了比兰尼鱼的牙齿给姑娘们彼上。开始他觉得蛮不错的,要知道这种素有河盗之称的鱼的牙齿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姑娘们立刻要吃东西了。他给了她们一些鱼,但惊奇地发现,她们竟然生吞活剥地吃了下去。这实在有些不妥。于是库安东又找来一些坚硬的小石头,显然是些燧石的碎片。他把碎石摆在比兰尼鱼齿的位置上,然后让姑娘们笑一下,哇,他还是不满意:新安的牙齿全是漆黑漆黑的。这时,库安东想起来有一种曼加巴果实,它们有一种坚硬的乳白色的核。他收集了一些果核,把它们安在姑娘们嘴巴里。于是,姑娘们微笑的时候,露出了洁白好看又结实的牙齿,他看了非常满意。

剩下的就是把姑娘的臀部遮盖起来了。库安东记得林中有一种树,有一次,他曾用这种树皮做过一条顶呱呱的腰带。他撕下这种树皮,用它做成腰带,缠在姑娘们的腰上。

现在,姑娘们已经和真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库安东跟她们讲清楚,要送她们到浮库,在那儿出嫁。她们中有两个要嫁给豹王尼祖恩格列做老婆,其余的嫁给豹王的属下。库安东让她们收拾好,第二天天亮就动身上路。

库安东把一只猫头鹰逮到家里,猫头鹰不停地叫了一天一夜。当库安东一走进屋,姑娘们都惊讶地问他,为什么猫头鹰老是在叫。这时库安东才记起,天亮忘了送她们动身。于是吩咐姑娘们准备第二天动身。

天蒙蒙亮的时候,猫头鹰又叫了。库安东走进小屋,卷起她们的吊床,给她们带路上吃的蜂蜜和木薯,然后出发。

姑娘们沿着库鲁艾纳河溯流而上,很快就来到树木稀少的大草原。

正午的太阳像火一样酷烈,草原上一丝风也没有,姑娘们渴得喉咙直冒烟。姑娘们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大湖边。第一个姑娘喝了一点,觉得又苦又咸,就劝她的女伴们不要喝。其中一位不相信,硬是弓下腰,把僵硬的头和肩膀伸到水里喝了很多水,结果摔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过来。

余下的四位姑娘,伤心地继续赶着路。天黑时分,她们来到一处开阔地,在那里过了夜。清晨,她们又精神抖擞地上路了。

她们已经走了很多的路,迎面碰见一只貘,变成人的样子,对她们说:

“姑娘们去哪儿呀?”

“到浮库去,”姑娘们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们之中有两个要嫁给尼祖恩格列做老婆。”

于是,貘给她们指路:

“直着朝前走,别拐弯,前面就是浮库了。”

姑娘们想要往前走,可貘却想留下一个姑娘陪他睡觉。只有一个姑娘愿意和他一起过离群索居的生活。不过算这只貘不走运,他这个男子汉大丈夫的力气实在大大了,姑娘被他折腾成两半。这时貘才看出,姑娘原来是木头做的。他大吃一惊,往密林中一窜,溜走了。

三位姑娘伤心地继续往前赶路,女伴的死不断在她们心头浮现。不过,她们很快碰到了一只翠鸟,他也打扮成人的样子。

“到哪儿去?”翠鸟问。

“到浮库去!我们中的两个要嫁给豹王做老婆。”

这时,姑娘已经没有吃的了,翠鸟就请她们吃鱼,不过有一个交换条件,得有一位姑娘留下陪他睡觉。姑娘们没理他就继续往前去。

日复一口,漫漫的长路,仿佛没有尽头似的。途中,她们看见一只黄鼠狼,正在守护一个蜂房。黄鼠狼看到姑娘,立刻变成人的模样,热心地询问她们的去向。姑娘们一一作了回答。

黄鼠狼给她们指完路,对她们说:

“想尝尝蜂蜜吗?”

“你的蜂蜜在哪里?”姑娘很想吃。

“呶,就在那槽里。”于是,他给客人拿来蜂蜜,并提出一个要求,让一个姑娘陪他睡一觉。

此后,姑娘们在赶路的途中,想起这些事,就很生气,居然碰到的每一个家伙都要留下她们中的一位陪他睡觉。姑娘们约好,在以后的旅程中,绝不能答应。这时,迎面看到一丛高高的棕榈树,那个腰带被黄鼠狼弄坏了的姑娘心血来潮地说,要是用棕榈树叶子编成带子把腰带绑紧,就再也用不着陪谁睡觉了。于是那姑娘爬到棕搁树上,把树尖砍掉,想找一些嫩叶编带子。她把砍下的树梢扔在地上……做完了带子,姑娘往下爬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肚子正好戳在砍过的树枝尖上,很快就死了。

现在五个姑娘只剩下两个了,她俩一边伤心地哭着,一边把腰带绑紧,继续往浮库走去。

路上,她们经过一条河,河水清澈透底。姑娘想洗个澡,却看见有一个人向她们走了过来,她们赶忙闪进河边的草丛里。原来是只到河边打水的母鹤。母鹤来到水边,沉到水里把头顶上的罐子装满水之后,便站在水边顾影自怜起来。正在这时,一只牛虻飞过来,在姑娘的背上叮了一口,疼痛难耐的姑娘一挥手把牛虻赶走,刚好落在忘乎所以的母鹤身上,狠狠地打了一下。盛水的罐子被奇痛不已的母鹤掉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母鹤啼叫着,蹒跚着脚步回家去了。

姑娘洗完澡,收拾行装来到一处三岔路口,她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

一个说往左,一个说往右,正争论个没完。突然一只郊狼变成人的样子走了过来说:

“一个往左,一个往右,这样,你们都会各有所得。”

姑娘们无奈只好分道而行。往右走的落入了郊狼的巢穴,只有往左走的那位姑娘顺利到达了浮库。

她的到来,弄得那里一片骚乱。尼祖恩格列问来者:“喂,这位姑娘,你是谁?”

“我是库安东的女儿,”姑娘答道,“父亲让我嫁给你做老婆。”

“可你妹妹呢?”尼祖恩格列好奇地问,“库安东答应把两个女儿都嫁给我的。”

“我的妹妹被郊狼骗到另外一条路上去了。”姑娘把原委都告诉了豹王。

尼祖恩格列气得暴跳如雷:“这臭小子居然敢骗走我的老婆,这还了得。”

事不宜迟,他立刻抓起了弓箭,带着两个随从径往郊狼的居住地而去。在那里,豹王向天射了一支响箭,正好落在他要找的姑娘身边,郊狼嘿然一笑,起身偷偷地溜走了。尼祖恩格列沿着箭迹来到姑娘面前,拉住她的手说:

“你的父亲答应把你嫁给我做老婆的,”他扶着他的第二位新娘,“走,跟我国浮库去。”

一下子有了两个老婆,尼祖恩格列感到心满意足,他对她们都尽到做丈夫的义务。只不过那个最先来的姑娘才为他怀上了孩子。

几个月过去了,她的体态日渐沉重,外出收割木薯对她来说已经很困难了,于是,尼祖恩格列只好把她留在家,自己带着第二个老婆外出干活。

大老婆留在家里,编织棕榈树的纤维。尼祖恩格列的母亲把垃圾都堆在家里。尼祖恩格列的老婆很反感,就往脚下啐了一口吐沫。老太婆一看,不禁怒火中烧:

“小贱货,竟敢如此对待老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太婆气愤不已,一失手把自己的儿媳打死了。她见闯下大祸,忙溜得不见踪影了。

尼祖恩格列的二老婆回家时,发现姐姐躺横在屋角里不省人事。她吓得大哭起来……

这时,接到豹王之妻命令的林中助产妇蚂蚁拉互涅来了。她干这差事非常在行。她从死者的肚子剖出两个孪生婴儿:大神里吉和马涅。

尼祖恩格列回到家中,又气又惊又喜。他左思右想,不知该如何安葬他死去的妻子,只好把她放在屋顶上。

里吉和乌涅不是按年份,而是按天按时辰长大的。他们俩总是愁眉不展,泪水涟涟。尼祖恩格列的二老婆,也就是两个孩子的姨娘心里又气又痛,她把两个外甥叫来训斥了一顿:

“男子汉大丈夫,哪来这么多眼泪!从现在起都不许再哭了!”

可是,两个孩子却一言不发。于是,小姨娘便让他俩到沙鸡吉纳姆地里去挖点花生回来。

孪生兄弟按着吩咐去做了,正在他们尽力翻地的时候,看管花生地的沙鸡吉纳姆回来了。她气急败坏地要把这对不知名的来客赶走。她夸口说,种花生花了很大的力气,所有这些花生都归她一人所有。

哥俩躲到树林商量办法。里吉对弟弟乌涅说:

“这个老怪物居然敢把父王土地上的物产据为己有,咱们把她宰了!”

吉纳姆把哥儿俩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明白,得罪的是些什么角色了。她急忙说:

“不知者不罪,都怪咱啰嗦,快来吃花生吧,爱拿多少就拿多少好了。”

“哈!你你怎么不赶我们走了?你不是说花生是一人所有吗?”里吉一把抓住了鸡脖子,毫不手软地揍了她几拳。

“哎哟,别打了!”直打得吉纳姆哀叫连连,她不断尖声求着,“别再打了!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里吉和乌涅愣住了。

“现在和你们在一起的那全女人是你们的姨娘,不是你们的妈妈。你们的妈妈早已被你们的奶奶打死了,你们的父亲就把你们的母亲安放在屋顶上呢!打死你们的母亲的那个老太婆躲在不远的大河边!”吉纳姆语无伦次的讲着,她实在被里吉的拳头打怕了。

哥俩听了伤心不已,泪如泉涌。里吉一气之下把吉纳姆扔到远远的草丛里。可怜的沙鸡吉纳姆挨打以后,被捏得细长的脖子再也没能缩回去,尻部一直垂到水面上,以后只要听到风吹草动,就吓得心惊胆颤。

孪生兄弟回到家中,仍然哭个不停。

“别哭了!”姨娘心痛地抚慰着他们,“孩子们,你们又怎么啦!”

这次哥儿俩总算把哭泣的原因说了个清清楚楚:

“你是姨不是妈妈!”他们嚷着,“我们的妈妈被奶奶打死了。”

就在这一天,哥儿俩决定离家出走,去寻找打死妈妈的恶老太婆。

走呀,走呀,走了好些时日,终于来到一条大路尽头的大湖边。岸边有一间破烂腌脏的小屋子。屋角爬满大蛇,上面满是是跳蚤,胡蜂把巢筑在屋顶上。里吉把喜欢高声大笑的鹞阿克华叫来。阿克华毫不迟疑地把所有的大蛇统统吃了个干净;尾随而来的貘,把所有的跳蚤都抓到了一边。接下来的白喙啄木鸟把屋顶上的蜂窝三下两下就喙光了。

本文由神话传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印第安神话故事,豹王之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