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拥有神奇能力的巫师为什么要逃跑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拥有神奇能力的巫师为什么要逃跑

没有谁像马哈纳柯罗那样擅长巫术了,他是一位知名的巫师。他能像鸟一样,在地面上盘旋飞翔,在高高的森林上空疾驰。只要他需要,立刻就会长出一双翅膀。最令人神往的一招是他善变成各种各样兽类的样子。他最乐意也最经常的是变成一只鹿。 总是形只影单的一个人生活,他已经过腻味了,便又变成一只鹿,他忽发奇想地要通过这种方法来找一位女伴。只不过,这次他把自己变成了一具腐烂了的鹿的尸体——死鹿的气味顿时引起兀鹰家族的注意——它们成群结队地从四面八方向着这美味佳肴扑来。兀鹰们把他团团围住。突然飞来一只小鸟,尖气尖声地说: “快飞走!不然就没命啦!” 兀鹰们哪里理她这一套,都扑到那死鹿尸体上。忽然,死鹿一跃而起,抖动了一下身体,兀鹰惊叫一声四下飞逃。巫师之所以来这么一手,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还没看到一只可以做他未婚妻的兀鹰呢! 这时候,有只美丽而巨大的兀鹰在高空飞旋,它是兀鹰族之王,或者准确地说,她是兀鹰家族的女王。这只华丽的大鸟徐徐降落地面,伫立在死鹿的身旁。刹那间,一跃而起的巫师捉住了她,让她成了自己的妻子。 许多年过去,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时常双宿双飞,相依为命,巫师还把他妻子身上的虱子给灭绝了。 有一夭马哈纳柯罗的妻子说: “我和你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可我的老妈还住在夭的那一边,直到如今还蒙在鼓里呢!我很想见她一面,让我到天上走一趟吧。” 巫师对她说: “好吧,我也正想和你一起看望你的妈妈呢!” 于是,他们双双飞到天上。 兀鹰王族的老妈妈名叫阿卡达。她备受众鸟的尊崇,但无论是谁都未见过她的尊容:她总是不分昼夜地躺在吊床上,从未向任何人露面。 阿卡达见到女儿有这么个地位优越的丈夫,十分高兴,她很想考验一下他的本领。 阿卡达把马哈纳柯罗叫来,让他做一条和她的头一模一样的小板凳。马哈纳柯罗怎么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呢?要知道,阿卡达可是从没有从吊床上下来过,也从未在他面前露过面呐! 这时候,马哈纳柯罗役使各种动物的本领便派上用场了。 他把红蚂蚁找来助他一臂之力。蚂蚁爬到吊床上叮了阿卡达一口,她疼痛不已,便翻身跳下吊床,而巫师正好出奇不意地躲在她的床下,看见她的面孔。哇,原来她有那么多头,足足有一打之多。对此,马哈纳柯罗对谁都未透露过一星半点,就开始制作板凳。这条板凳让兀鹰王族的老母亲十分满意,赞叹不已: “不错,我看,你的确是个名副其实的巫师。” 但仅此一次还是不够,她还得考验考验马哈纳柯罗,对他说: “拿个渔竿到湖边,给我钓条鱼来。” 这有何难?巫师来到湖边一气捉了几条大鱼,匆匆往回走。不过半路上,他把大鱼变成小鱼,卷在树叶里,带去给他丈母娘。 “你居然胆敢用这小玩意来骗我?”阿卡达尖叫着,把鱼丢了回去。 就在这一瞬间,小鱼全都变成了水灵灵的大活鱼。于是,阿卡达又欢呼起来: “不错,的确名不虚传。” 阿卡达岂肯就此作罢?她对女婿说: “拿着这个竹篮给我打点水来,我渴了,想喝点水。” 巫师知道,如果不想出点办法,竹篮子是不可能装水的。他绞尽脑汁,仍然一筹莫展,一路上都在琢磨着:竹篮子怎么才能打到水呢?此时,正好一只蚂蚁走过,他问巫师为何直挠脑壳。 “你这是干什么?” 马哈纳柯罗便把事情的原委跟蚂蚁说了。 “别着急,小事一桩!”蚂蚁说,“我来帮你。” 于是,蚂蚁用唾液把所有的篮子孔抹得严严密密,水再也不会漏出来了。马哈纳柯罗就用它装了满满一篮子水,交给阿卡达说: “水打来了。” 阿卡达惊讶非常,她再次夸道: “嗯,你是所有巫师中最有本领的一个。” 接着,阿卡达把她的儿女们叫来,让他们为这位巫师建造一座最漂亮的大花园。 “这么有本领的巫师,得永远和我们住在一起。”她说,其实嘴上如此,心却对巫师感到莫名的恐惧。她秘密地吩咐兀鹰: “当他在花园中休息的时候,把他格杀勿论。” 然而,她的一个儿子却把这个阴谋偷偷透露给了巫师:“她准备把你除掉。”说罢,匆匆离去。 不过马哈纳柯罗并没有听从这只好心的兀鹰的劝告。 “我并不打算在这里长住,”他对他的妻子说,“不过,你的老妈也太阴毒了,在回家之前,我一定尽我所能斗斗这位老太婆。” 翌日清晨,花园完工了,围了高高的围墙。阿卡达以为,巫师说什么逃不出这个花园的。可是,马哈纳柯罗又赢了。这次帮他度过难关的正是他随身携带的最爱吹的笛子,笛子上有许多小孔。巫师在围墙中找到一条窄小的缝隙,把笛子穿了过去,把笛子的三个孔留在外面,然后把自己变成一只小苍蝇,钻进笛子,从小孔里飞走了。阿卡达来到花园想杀巫师,发现他已消失了。只有他的笛子还在墙洞里奏出悦耳的音乐。

相信没有人比马哈纳柯罗更擅长巫术了,他是位非常出名的巫师。他可以像一只鸟那样,在天空中飞翔。只要他想,马上就会长出一对翅膀。而最令人向往的一招是他能够变成各种各样兽类的模样。他最喜欢的是变成一只鹿。一直独自生活,他已经非常厌倦了,某天,他突然想要通过变成鹿的方法来寻找一名女伴。

只不过,这次他把自己变成了一具腐烂了的鹿的尸体——死鹿的气味顿时引起兀鹰家族的注意——它们成群结队地从四面八方向着这美味佳肴扑来。兀鹰们把他团团围住。突然飞来一只小鸟,尖气尖声地说:“快飞走!不然就没命啦!”兀鹰们哪里理她这一套,都扑到那死鹿尸体上。忽然,死鹿一跃而起,抖动了一下身体,兀鹰惊叫一声四下飞逃。巫师之所以来这么一手,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还没看到一只可以做他未婚妻的兀鹰呢!这时候,有只美丽而巨大的兀鹰在高空飞旋,它是兀鹰族之王,或者准确地说,她是兀鹰家族的女王。这只华丽的大鸟徐徐降落地面,伫立在死鹿的身旁。

刹那间,一跃而起的巫师捉住了她,让她成了自己的妻子。许多年过去,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时常双宿双飞,相依为命,巫师还把他妻子身上的虱子给灭绝了。有一夭马哈纳柯罗的妻子说:“我和你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可我的老妈还住在夭的那一边,直到如今还蒙在鼓里呢!我很想见她一面,让我到天上走一趟吧。”巫师对她说:“好吧,我也正想和你一起看望你的妈妈呢!”于是,他们双双飞到天上。兀鹰王族的老妈妈名叫阿卡达。她备受众鸟的尊崇,但无论是谁都未见过她的尊容:她总是不分昼夜地躺在吊床上,从未向任何人露面。

阿卡达见到女儿有这么个地位优越的丈夫,十分高兴,她很想考验一下他的本领。阿卡达把马哈纳柯罗叫来,让他做一条和她的头一模一样的小板凳。马哈纳柯罗怎么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呢?要知道,阿卡达可是从没有从吊床上下来过,也从未在他面前露过面呐!这时候,马哈纳柯罗役使各种动物的本领便派上用场了。他把红蚂蚁找来助他一臂之力。蚂蚁爬到吊床上叮了阿卡达一口,她疼痛不已,便翻身跳下吊床,而巫师正好出奇不意地躲在她的床下,看见她的面孔。哇,原来她有那么多头,足足有一打之多。对此,马哈纳柯罗对谁都未透露过一星半点,就开始制作板凳。这条板凳让兀鹰王族的老母亲十分满意,赞叹不已:“不错,我看,你的确是个名副其实的巫师。”

但仅此一次还是不够,她还得考验考验马哈纳柯罗,对他说:“拿个渔竿到湖边,给我钓条鱼来。”这有何难?巫师来到湖边一气捉了几条大鱼,匆匆往回走。不过半路上,他把大鱼变成小鱼,卷在树叶里,带去给他丈母娘。“你居然胆敢用这小玩意来骗我?”阿卡达尖叫着,把鱼丢了回去。就在这一瞬间,小鱼全都变成了水灵灵的大活鱼。于是,阿卡达又欢呼起来:“不错,的确名不虚传。”阿卡达岂肯就此作罢?她对女婿说:“拿着这个竹篮给我打点水来,我渴了,想喝点水。 ”巫师知道,如果不想出点办法,竹篮子是不可能装水的。

他绞尽脑汁,仍然一筹莫展,一路上都在琢磨着:竹篮子怎么才能打到水呢?此时,正好一只蚂蚁走过,他问巫师为何直挠脑壳。“你这是干什么?”马哈纳柯罗便把事情的原委跟蚂蚁说了。“别着急,小事一桩!”蚂蚁说,“我来帮你。”于是,蚂蚁用唾液把所有的篮子孔抹得严严密密,水再也不会漏出来了。马哈纳柯罗就用它装了满满一篮子水,交给阿卡达说:“水打来了。”

阿卡达惊讶非常,她再次夸道:“嗯,你是所有巫师中最有本领的一个。”接着,阿卡达把她的儿女们叫来,让他们为这位巫师建造一座最漂亮的大花园。“这么有本领的巫师,得永远和我们住在一起。”她说,其实嘴上如此,心却对巫师感到莫名的恐惧。她秘密地吩咐兀鹰:“当他在花园中休息的时候,把他格杀勿论。”然而,她的一个儿子却把这个阴谋偷偷透露给了巫师:“她准备把你除掉。”说罢,匆匆离去。不过马哈纳柯罗并没有听从这只好心的兀鹰的劝告。“我并不打算在这里长住,”他对他的妻子说,“不过,你的老妈也太阴毒了,在回家之前,我一定尽我所能斗斗这位老太婆。”

翌日清晨,花园完工了,围了高高的围墙。阿卡达以为,巫师说什么逃不出这个花园的。可是,马哈纳柯罗又赢了。这次帮他度过难关的正是他随身携带的最爱吹的笛子,笛子上有许多小孔。巫师在围墙中找到一条窄小的缝隙,把笛子穿了过去,把笛子的三个孔留在外面,然后把自己变成一只小苍蝇,钻进笛子,从小孔里飞走了。阿卡达来到花园想杀巫师,发现他已消失了。只有他的笛子还在墙洞里奏出悦耳的音乐。

本文由神话传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拥有神奇能力的巫师为什么要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