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俄狄甫斯在库洛诺斯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俄狄甫斯在库洛诺斯

在经过乡村城市,旷野荒山的长久流亡以后,一天黄昏,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来到大树林包围着的一个和平的小村子里。夜莺在树林中飞动,空中飘扬着它们的悦耳的歌声。正在开花的葡萄藤放散着沁人的芳香,灰色的岩石半为桂枝和橄榄树所荫蔽。即使俄狄浦斯双目不见,他的其他的感官也使他感到这里风景的美丽和可爱,而由于他的女儿的叙述,他更知道他们必是来到了圣境。远处可以看见一座城池的城堡,经安提戈涅询问,才知道这是属于雅典的地方。因为走了一整天路,感到疲乏,俄狄浦斯就坐在石头上休息。但一个过路的村人却要他站起来,告诉他这是圣地,不能为人们的足迹所玷污。他说他们如今是在科罗诺斯,并已来到明察一切的复仇女神们的圣林,复仇女神们乃是雅典人尊敬复仇女神的另一称号。现在俄狄浦斯知道他已到达流亡的终点,他的困恼的命运即将解除。他的风采使村人转念,决定让外乡人仍然留在这里,只是将这事报告给国王去。

俄狄甫斯在库洛诺斯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经过漫长的流亡后,一天晚上,俄狄甫斯和他的女儿安提戈涅来到一 个美丽的村庄。夜莺在树林里鸣啭,开花的葡萄藤散发着阵阵清香,橄榄树 和桂花树下凉风习习,俄狄甫斯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感觉到这里平和、安 详。听了他女儿的描述,他更相信这儿一定是个神圣的地方。前面不远处, 一座城市的城堡高高耸起。安提戈涅打听后知道,他们现在离雅典不远。 俄狄甫斯感到疲倦,便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一个村民走过来,叫他 离开这块圣地,告诉他这里是任何人的足迹都不能玷污的。直到这时,两个 流亡的人才知道,他们到了库洛诺斯。这里是欧墨尼得斯的圣林,这是雅典 人尊敬复仇女神的称号。俄狄甫斯知道,他已经到达流亡的终点,他们困厄 的命运将得到解脱。库洛诺斯人见了他的风采吃了一惊,不敢再把这位坐在 石头上的外乡人赶走,只想赶快去向国王报告。 “你们的国王是谁?”俄狄甫斯问道,因为他长期流浪,对世界上的事 已感到陌生了。 “你听说过强大而又高贵的英雄忒修斯吗?”村民问他,“他的声名传遍 了世界。” “如果你们的国王真的如此高贵,”俄狄甫斯回答说,“那么请告诉他, 让他到这儿来一趟。我以最大的报酬回报他的这一点好意。” “一位双目失明的人能给我们国王什么报酬呢?”村民既同情又嘲弄地 问了一句,“对,”他又继续说,“如果你不是双目失明的话,你的一副仪容 真是又威武又高贵,足以使我尊重你,所以我愿意把你的要求告诉我们的同 胞和国王。” 俄狄甫斯又单独同他的女儿在一起时,他站起来,然后伏在地上,虔 诚地祈求复仇女神。“威严而又仁慈的女神,”他说,“请实现阿波罗的神谕 吧!请告诉我终生的前途吧! 黑夜的女儿哟,请可怜我吧!尊敬的雅典城哟,请可怜俄狄甫斯的影 子吗!虽然他还在你们面前,但他的肉体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们单独待了没有多久。当一位神态高贵的瞎子坐在复仇女神的圣林 里的消息传开时,村里的老人吃了一惊,立即围聚过来,想制止他们亵渎圣 地。但当他们知道这盲人是被命运女神驱逐的人时,他们更是吃惊。他们害 怕神衹也会迁怒于他们,所以不敢让这个遭到神衹惩罚的人继续留在圣地, 要他立即离开。俄狄甫斯请求他们不要把他从神衹亲自指定的流亡终点赶 走。安提戈涅也一再央求他们:“如果你们不愿意原谅白发苍苍的老人,那 么就请原谅我吧,我是无辜的。” 村民们既同情父女俩,但是又敬畏复仇女神,正在踌躇不定时,安提 戈涅突然看到一位姑娘骑着一匹马向他们走来。姑娘头上戴了一顶遮阳帽, 后面跟着一个仆人,也骑着马。 “这是我妹妹伊斯墨涅,”安提戈涅惊喜地叫起来,“她一定给我们带来 了家乡的消息!”伊斯墨涅下了马,站在他们面前。 她带了一名忠实的仆人,离开底比斯来告诉父亲国内的情况。他的两 个儿子在那里遭到了自己招来的灾难。起初由于他们的家族的厄运威胁着他 们,他们愿意把王位让给舅父克瑞翁。可是,后来他们对父亲的记忆逐渐淡 漠了,又渴望统治权和国王的威仪,兄弟两人互相嫉妒起来。波吕尼刻斯先 登上王位,然而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心里不满,他不愿意跟哥哥轮流执政, 于是煽动民众叛乱,并驱逐了哥哥。据说哥哥已经到了亚各斯,在那里娶了 国王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儿,并得到朋友和盟国的帮助,准备兴兵报复。这时 又流传了另一则神谕:国王俄狄甫斯的儿子们如没有父亲将会一事无成。假 如他们要求幸福,必须找回俄狄甫斯,无论他是死是活都要找到。 库洛诺斯人听到伊斯墨涅带来的消息都惊讶不已。俄狄甫斯站起身来。 “原来如此,”他说,脸上露出国王的威仪,“他们要向一个流亡者,一个乞 丐寻求帮助?现在,我一钱不值,难道我是他们所请的人吗?” “是的,正是这样,”伊斯墨涅继续说,“舅父克瑞翁也会马上来到这里, 我是赶在他前面过来的。他想要说服你,甚至劫持你回到底比斯边境,这是 为了满足神谕的要求,这有利于他和我的哥哥,但又不致亵渎底比斯城。”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俄狄甫斯问。 “那是前往特尔斐朝圣的人告诉我们的。” “如果我死在底比斯边境,”俄狄甫斯继续问,“你们会把我葬在底比斯 的土地上吗?” “不!”女儿回答说,“你血腥的罪恶使他们不会这样做。”“那么,”老国 王愤怒地说,“他们永远得不到我了!如果我的儿子权欲大于孝顺,神衹将 永远使他们成为死敌。如果要我裁定他们的争端,那么,现在执掌权杖的人 应该让出王位,被驱逐出去的人也不应该重新回到故国!只有两个女儿才是 我的忠实的孩子!她们不应该受我的罪孽的牵累。我为她们向苍天祈福,并 为她们请求你们的保护。仁慈的朋友们,向她们和我伸出援助的手吧,你们 自己的城市也将得到有力的保护!”

“你们的国王是谁呢?”俄狄浦斯询问,因他流浪了这样久,早已不知世界上的事情。

经过漫长的流亡后,一天晚上,俄狄甫斯和他的女儿安提戈涅来到一 个美丽的村庄。夜莺在树林里鸣啭,开花的葡萄藤散发着阵阵清香,橄榄树 和桂花树下凉风习习,俄狄甫斯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感觉到这里平和、安 详。听了他女儿的描述,他更相信这儿一定是个神圣的地方。前面不远处, 一座城市的城堡高高耸起。安提戈涅打听后知道,他们现在离雅典不远。 俄狄甫斯感到疲倦,便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一个村民走过来,叫他 离开这块圣地,告诉他这里是任何人的足迹都不能玷污的。直到这时,两个 流亡的人才知道,他们到了库洛诺斯。这里是欧墨尼得斯的圣林,这是雅典 人尊敬复仇女神的称号。俄狄甫斯知道,他已经到达流亡的终点,他们困厄 的命运将得到解脱。库洛诺斯人见了他的风采吃了一惊,不敢再把这位坐在 石头上的外乡人赶走,只想赶快去向国王报告。 “你们的国王是谁?”俄狄甫斯问道,因为他长期流浪,对世界上的事 已感到陌生了。 “你听说过强大而又高贵的英雄忒修斯吗?”村民问他,“他的声名传遍 了世界。” “如果你们的国王真的如此高贵,”俄狄甫斯回答说,“那么请告诉他, 让他到这儿来一趟。我以最大的报酬回报他的这一点好意。” “一位双目失明的人能给我们国王什么报酬呢?”村民既同情又嘲弄地 问了一句,“对,”他又继续说,“如果你不是双目失明的话,你的一副仪容 真是又威武又高贵,足以使我尊重你,所以我愿意把你的要求告诉我们的同 胞和国王。” 俄狄甫斯又单独同他的女儿在一起时,他站起来,然后伏在地上,虔 诚地祈求复仇女神。“威严而又仁慈的女神,”他说,“请实现阿波罗的神谕 吧!请告诉我终生的前途吧! 黑夜的女儿哟,请可怜我吧!尊敬的雅典城哟,请可怜俄狄甫斯的影 子吗!虽然他还在你们面前,但他的肉体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们单独待了没有多久。当一位神态高贵的瞎子坐在复仇女神的圣林 里的消息传开时,村里的老人吃了一惊,立即围聚过来,想制止他们亵渎圣 地。但当他们知道这盲人是被命运女神驱逐的人时,他们更是吃惊。他们害 怕神衹也会迁怒于他们,所以不敢让这个遭到神衹惩罚的人继续留在圣地, 要他立即离开。俄狄甫斯请求他们不要把他从神衹亲自指定的流亡终点赶 走。安提戈涅也一再央求他们:“如果你们不愿意原谅白发苍苍的老人,那 么就请原谅我吧,我是无辜的。” 村民们既同情父女俩,但是又敬畏复仇女神,正在踌躇不定时,安提 戈涅突然看到一位姑娘骑着一匹马向他们走来。姑娘头上戴了一顶遮阳帽, 后面跟着一个仆人,也骑着马。 “这是我妹妹伊斯墨涅,”安提戈涅惊喜地叫起来,“她一定给我们带来 了家乡的消息!”伊斯墨涅下了马,站在他们面前。 她带了一名忠实的仆人,离开底比斯来告诉父亲国内的情况。他的两 个儿子在那里遭到了自己招来的灾难。起初由于他们的家族的厄运威胁着他 们,他们愿意把王位让给舅父克瑞翁。可是,后来他们对父亲的记忆逐渐淡 漠了,又渴望统治权和国王的威仪,兄弟两人互相嫉妒起来。波吕尼刻斯先 登上王位,然而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心里不满,他不愿意跟哥哥轮流执政, 于是煽动民众叛乱,并驱逐了哥哥。据说哥哥已经到了亚各斯,在那里娶了 国王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儿,并得到朋友和盟国的帮助,准备兴兵报复。这时 又流传了另一则神谕:国王俄狄甫斯的儿子们如没有父亲将会一事无成。假 如他们要求幸福,必须找回俄狄甫斯,无论他是死是活都要找到。 库洛诺斯人听到伊斯墨涅带来的消息都惊讶不已。俄狄甫斯站起身来。 “原来如此,”他说,脸上露出国王的威仪,“他们要向一个流亡者,一个乞 丐寻求帮助?现在,我一钱不值,难道我是他们所请的人吗?” “是的,正是这样,”伊斯墨涅继续说,“舅父克瑞翁也会马上来到这里, 我是赶在他前面过来的。他想要说服你,甚至劫持你回到底比斯边境,这是 为了满足神谕的要求,这有利于他和我的哥哥,但又不致亵渎底比斯城。”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俄狄甫斯问。 “那是前往特尔斐朝圣的人告诉我们的。” “如果我死在底比斯边境,”俄狄甫斯继续问,“你们会把我葬在底比斯 的土地上吗?” “不!”女儿回答说,“你血腥的罪恶使他们不会这样做。”“那么,”老国 王愤怒地说,“他们永远得不到我了!如果我的儿子权欲大于孝顺,神衹将 永远使他们成为死敌。如果要我裁定他们的争端,那么,现在执掌权杖的人 应该让出王位,被驱逐出去的人也不应该重新回到故国!只有两个女儿才是 我的忠实的孩子!她们不应该受我的罪孽的牵累。我为她们向苍天祈福,并 为她们请求你们的保护。仁慈的朋友们,向她们和我伸出援助的手吧,你们 自己的城市也将得到有力的保护!”

“你听说过忒修斯——我们的高贵而威严的国王么?”村人回问。“他的声名已经传遍了全世界!”

“假使你们的国王真的这么高贵,请将我的口信带给他,请他到这地方来。告诉他我以最大的报酬祈请他一点微末的好意!”

“一个瞎眼睛的人有什么可以报酬国王的呢?”这农人微笑着,半可怜半嘲弄这个外乡人。“但是,”他又沉思地说,“假使你不是双目失明,你的高大的身躯和庄严的脸面还是会引起我尊敬的。所以我将如你所说地将你的要求告诉国王和我们本国人。请留在这里,听我的回信。让别人来评判你是否可以留下或必须离开。”

当俄狄浦斯又独自和安提戈涅在一起时,他站起来,俯伏在地上,虔心地祈祷复仇女神,这黑暗与地母的三个女儿,她们选择了这幽静的地方作为她们的住所。他向她们祷告:“你们引起恐怖,但你们也是慈爱的,请你们实现阿波罗的神谕!请指示我生命的道路,并告我是否我还得比过去遭受更多的灾难。请怜悯我吧,啊,黑夜的女儿哟!啊,雅典城哟,请怜悯站在你前面的国王俄狄浦斯的影子,因他虽然还在呼吸,但他的肉体早已死去。”

www.4858.com美高梅,他们的寂寞并不久。当态度高贵的者瞎子坐在不许俗人停留的森林里休息的消息传遍全村时,村里的长老们都很吃惊。他们走出来,聚集在他的周围,想禁止他进一步污渎圣地。但当他们知道这盲目的老人被命运女神所驱逐时,他们更加恐慌,因为他们怕神祇也同样会降罪给他们,如果他们容许这个为神祇所厌弃的人停留在圣地。因此他们要求他即刻离开。但俄狄浦斯请求他们不要将他从他的流亡的终点赶走,这个终点已经由神祇预言过了。安提戈涅也婉言哀求他们。“如果你们不怜惘我的白发苍苍的父亲,”她说, “那么,为了我的原故,为了我这个无辜受罪的人的原故接受他罢。给我们以我们所不敢想望的东西,给我们以你们的好意吧。”

村人们还在踌躇着究竟怜惘外乡人还是敬畏复仇女神,这时安提戈涅看见一个女子向他们走来,她骑着一匹小马,脸面半为旅行帽遮盖着。一个仆人骑着马跟随在后面。“这是我的妹妹伊斯墨涅!”她惊喜地叫着。“她正带给我们家里的消息!”这真的是国王俄狄浦斯的小女儿,她下了马,在他们的面前站着。她和一个忠实可靠的人离开忒拜来告诉他的父亲国内的情形。好像他的两个儿子都面临着自己招惹来的灾难。起初由于他们家庭的厄运威胁着他们,他们想将王位让给他们的舅父克瑞翁。后来他们对于父亲的记忆逐渐消失了,他们就悔恨过去的冲动,并要求权力和国王的荣耀和威严,同时两人互相嫉妒起来。波吕尼刻斯以长兄的权利首先做国王,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不满意他所建议的轮流办法,乃怂恿人民叛乱,夺取王位并驱逐他的哥哥。据说波吕尼刻斯已逃亡到珀罗奔尼撒的阿耳戈斯。他在那里娶了国王阿得刺斯托斯的公主,得到朋友和盟国援助,正要兴兵报复,以武力威胁本国。同时一个新的神谕宣示:国王俄狄浦斯的儿子们如无父亲即毫无作为。假使他们要求幸福,他们必须找回他们的父亲,无论他已死去或者还活着。

这便是伊斯墨涅所带给她父亲的消息。科罗诺斯的人民都愕然地听着。俄狄浦斯也站立起来。“原来是这样!”他说,他的瞎眼的脸面上放射着国王的威严的光辉。“他们要求一个流亡者一个乞丐的援助!现在,当我已成为废物时,我会是他们所请命的人么!”

“是的,”伊斯墨涅继续说着。“因为神谕如此,我的舅父克瑞翁会即刻到这里来。我是赶在他的先头来的。因他将尽力说服你,或者挟持你到忒拜的边地,以便由于你的出现满足神谕的要求,因而对他自己和厄忒俄克勒斯有利,但又不致亵渎忒拜城。

“这是谁告诉你的?”他父亲向她。

“在得尔福路上的巡礼的人们。”

“假使我死在忒拜附近,他们会将我葬在忒拜的土地上么?”

“否,”女儿回答。“你的血腥的罪恶使他们不会这么做。”

“那末,他们永远得不到我了!”国王悲愤地说。“假使我的两个孩子贪求政权更甚于爱我,神祇便会使他们永久成为死敌。假使他们要我裁判他们的争端,那末,现在执持王杖的人便应让出王位,被逐出的人也不应当回归故土。只有我的两个女儿是我的忠实的孩子。让我的罪过不要连累她们罢!我为她们,祈请神祇降福,我为她们请求你们的保护。给我和她们以援助,你们的城也将得到报酬和光荣!”

本文由神话传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俄狄甫斯在库洛诺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