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小和卓的武,黑水营之战黑水营防御战【www.485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小和卓的武,黑水营之战黑水营防御战【www.485

乌雅·兆惠出身满洲正黄旗,是清朝将领,雍正帝生母孝恭仁皇后的族孙,儿媳妇是乾隆与孝仪纯皇后之女和硕和恪公主。兆惠历任兵部郎中、内阁学士、户部侍郎、正黄旗副都统、镶红旗护军统领等职,曾平定准噶尔、平定大小和卓、连克南疆诸城,功勋显赫,为清朝立下汗马功劳,封爵一等武毅伯。公元1764年,乌雅·兆惠逝世,谥号文襄,追赠太保,得以配享太庙。人物生平 早年仕途www.4858.com美高梅 1兆惠 乾隆九年,兆惠以笔帖式的身份被授为军机处章京,入值军机处。历任兵部郎中、内阁学士、盛京刑部侍郎、刑部右侍郎、正黄旗满洲副都统、镶红旗护军统领。 乾隆十三年,兆惠兼领户部侍郎职务。当时清廷正在平定大小金川,兆惠亲自赴金川清军军营督办粮运。兆惠上疏乾隆帝商议粮运的事项,并说平定大小金川的诸将中只有乌尔登、哈攀龙两个人作战勇猛,并提及各个省的派兵情况多有不实。乾隆帝听说后下令经略傅恒查实这些情况。平定金川后,大军班师还朝,乾隆帝命兆惠核实以前各军所用军需是否真实,并调任户部侍郎。以后,兆惠赴山东查办传钞尚书孙嘉淦伪疏稿案,暂任山东巡抚。 乾隆十五年,兆惠入值军机处。乾隆十八年,兆惠赴西藏办理筹防准噶尔部的事宜。 从征准部 乾隆十九年,清廷出兵平定准噶尔时,兆惠受命协理北路军务并总理粮饷事务。乾隆二十年,乾隆帝命兆惠驻守乌里雅苏台。准噶尔部台吉噶勒藏多尔济归顺清朝,乾隆帝命兆惠给以牲畜。同年,厄鲁特辉特部台吉、策妄阿拉布坦的外孙阿睦尔撒纳叛变,贡献了伊犁。乾隆帝命兆惠移驻巴里坤,兼督额林哈毕尔噶台站。 乾隆二十一年,清军击溃阿睦尔撒纳,收复伊犁,乾隆帝因为定西将军策楞不能胜任总领军务的重担,乾隆帝召兆惠回到北京,并授予他镇守北疆的方略。兆惠还没有回京,策楞就因为谎报军情和虚报战绩被逮捕,而且解除扎拉丰阿定边右副将军的职务,并将此职授予兆惠,筹办伊犁善后事宜。阿睦尔撒纳被清朝击败后逃亡哈萨克,定西将军达尔党阿率军逐捕没有成功,乾隆帝命大军还师。厄鲁特蒙古诸位在军中的宰桑阴谋策划叛乱,绰罗斯汗噶勒藏多尔济秘密告诉兆惠,巴雅尔将要入掠他的牧地。兆惠令宁夏将军和起率领百余人征收厄鲁特兵前去驻守。但是噶勒藏多尔济的侄子扎那噶尔布及宰桑呢吗、哈萨克锡喇、达什策零等人阴谋私通巴雅尔,中途发动叛变,和起战死。兆惠闻讯后亲自带领伊犁军士五百人前去平乱,经过济尔哈朗到达鄂垒扎拉图,与达什策零作战,大败达什策零。一直追击到库图齐,再战达勒奇,杀叛军士兵数千人。 乾隆二十二年,兆惠率军到达乌鲁木齐,噶勒藏多尔济、扎那噶尔布等诸位叛军首领都在这集合,一日就作战十余次,战马都几乎用尽。大军在冰雪中行进,到达特讷格尔,被叛军所围。巴里坤办事大臣雅尔哈善先派遣侍卫图伦楚率领八百人去援助兆惠军。当时适逢兆惠派遣军校云多克德楞彻自围中杀出,到雅尔哈善的军营请求援助。这件事上报朝廷之后,乾隆帝嘉奖兆惠作战奋勇,以功被封为一等武毅伯,授户部尚书、镶白旗汉军都统、领侍卫内大臣。图伦楚兵到了后,兆惠包围被解。兆惠得到新兵之后,又追击巴雅尔的叛军至穆垒河源。巴雅尔迁移到别处放牧之后,兆惠还师巴里坤。乾隆帝因为兆惠奋力追击,追杀叛军不懈怠,赏赐兆惠御用玉韘、荷包、鼻烟壶,命定边将军成衮紥布分路进击厄鲁特。不久,兆惠与参赞大臣鄂实等一起自额林哈毕尔噶出发进剿厄鲁特。 转战回疆 乾隆二十二年,兆惠发现回部头人波罗尼都、霍集占有叛乱的迹象,令参赞大臣富德去追捕阿睦尔撒纳,自己的军队停驻在济尔哈朗等待富德。乾隆帝责备兆惠与成衮扎布以回部事务为重、而轻视了阿睦尔撒纳,处事有失轻重。于是兆惠率领军队在富德后继续北进,派遣使臣前往左右哈萨克宣谕,要求归还潜逃的阿睦尔撒纳。大军再进到额密勒河西岸附近,富德大军到达塔尔巴哈台,俘获潜逃的叛军首领巴雅尔以及随从数人,移送到北京。哈萨克汗阿布赉遣使来朝献马,并上表请求入觐,乾隆帝下诏宣谕。阿布赉的使臣说阿睦尔撒纳率领二十骑前去哈萨克投奔,相约第二天清晨见面,阿布赉下令先没收阿睦尔撒纳的战马和牛羊。阿睦尔撒纳发现之后惊忙逃走,哈萨克汗俘获他的侄子达什车凌、宰桑齐巴罕,捆绑之后送到兆惠大营,兆惠以闻,命槛车致京师。兆惠分遣他的将领图伦楚、三达保、爱隆阿等人击败阿睦尔撒纳的属众,并招降阿睦尔撒纳的部下纳木奇父子,送到北京。兆惠再次进击,与富德的大军会合。秘密探查到阿睦尔撒纳已经逃入了俄罗斯,乾隆帝命他还师。 乾隆二十二年十二月,回部大小和卓叛乱。乾隆帝授兆惠为定边将军,前往南疆讨伐回部大小和卓波罗尼都、霍集占。兆惠上奏乾隆帝,请求先屯田于乌鲁木齐,待来年春天再率军进讨大小和卓。并进言说,如果不能立即率领大军进入回部,那么应该集聚很多粮食,购置很多战马,才能是稳重的策略。乾隆帝不以为然,下诏责备兆惠怯懦不战。 乾隆二十三年正月,兆惠因为厄鲁特人在沙喇伯勒还有一万户,决定先剿除他们,于是专心于回部的事务。乾隆帝授雅尔哈善为靖逆将军,命他进击南疆;命兆惠进剿厄鲁特的事情完成之后,在别道与雅尔哈善合兵进击。 兆惠与副将军车布登紥布、副都统瑚尔起、侍卫达礼善等分四路进剿厄鲁特蒙古余部。乾隆帝因为哈萨克锡喇、鄂哲特等十多人都没有被兆惠抓获,命兆惠等更加谨慎。四月,兆惠抓获鄂哲特等人,并送往北京。乾隆帝仍责成兆惠尽快抓俘哈萨克锡喇等。不久又令兆惠赴库车视察军务,回到北京之后,乾隆帝的诏令未至兆惠的军队就已经出发。正赶上雅尔哈善的军队围困库车,霍集占突围逃走。乾隆帝逮捕雅尔哈善,以兆惠代替雅尔哈善。兆惠在中途上疏乾隆帝说:“我当亲率八百人赴库车,与雅尔哈善协力剿灭叛军,不破敌军势不还朝。”乾隆帝嘉奖他奋勇,赐给他双眼孔雀翎。 黑水营之围 乾隆二十三年八月,定边将军兆惠奉命由伊犁率部南下,指挥清军平定回部大、小和卓叛乱。兆惠遣副将富德驻阿克苏,为第二梯队,自率马步兵4000余往攻小和卓霍集占所在的叶尔羌城。叶尔羌城周十余里,城门12座。回兵在清军必经的城东5里处,挖沟筑台,以为屏障;并实行坚壁清野。 十月初三日,兆惠所部抵辉齐阿里克,距叶尔羌城40里,隔河扎营,并派出左、右两翼兵,抢占了城东土台,控制进出要道。初六日,东、西、北三座城门中冲出数百名骑兵,两军厮杀,回兵三战皆败,遂退回城中固守。兆惠大营安扎于黑水河畔,故名“黑水营”。兆惠见叶尔羌城防守严密,便拨出800人清军交副都统爱隆阿,命其前往东南方向,防御盘踞在喀什噶尔的大和卓叛军,其余兵力密切监视叶尔羌城,待机再战。时获情报,言城南山下有回人牧群。兆惠决定往劫羊群,以补充给养,并诱敌出城作战。十三日,兆惠率干余骑兵南进。前面有河,清军夺占桥头,登桥而驰。岂料刚过桥400余人,桥骤断,叶尔羌城中随即冲出叛军5000骑兵、1万步兵,张开两翼攻围清军。清军人自为战,浮水还营,兆惠两易战马,面胫俱伤。直至夜晚,回兵方退回城中。清军亡100余人,伤数百人,总兵高天喜战死。十四日,霍集占组织回兵向黑水营发动猛攻。兆惠指挥士卒边战边筑起临时工事。战斗持续了整整5天。兆惠派出5名士兵,分别往阿克苏告急,驻阿克苏头等侍卫舒赫德飞章奏报朝廷。乾隆帝命靖逆将军纳木札尔往援。防御喀什噶尔的副都统爱隆阿奉兆惠之命,返阿克苏催促援军,途遇纳木札尔所率200名骑兵,爱隆阿劝其待大兵到后再进,纳木札尔未从,后于途中全军覆没。霍集占见强攻不下,便改为长期围困。 黑水营自十月至次年正月,进行了艰苦的防御战。时天寒地冻,弹尽粮绝,援兵不至,无险可依。回兵于上游决河灌营,清军在下游挖沟泄水。回兵枪弹如雨,清军砍掉林木,由树干中挖出数万颗弹丸。后清军挖水井,掘窖粮,补充了给养。十一月间,回疆以西的布鲁特人抢掠了喀什噶尔所属英吉沙尔城,恰好黑水营清军纵火焚烧两座回营。霍集占以为清军与布鲁特人有约,惧被夹击,故攻黑水营稍懈。黑水营艰难持守之时,清廷急调援兵增援。驻阿克苏的定边右副将军富德与侍卫舒赫德于巴尔楚克合军,共率3000余兵,冒雪赴援。巴里坤办事大臣阿里衮领兵六百,解马两千匹、骆驼一千头,兼程来援,与爱隆阿所部会合。 大战呼尔璊 乾隆二十四年正月,富德率领大军到达呼尔璊,以富德为定边右副将军,径赴叶尔羌解兆惠之围;与回兵遭遇,富德转战五昼夜。阿里衮将战马送至,两军合军后与回兵再战。布拉尼敦出战,中弹受伤,不得已回军喀什噶尔。清军至叶尔羌河岸,阿里衮与爱隆阿合军为右翼,富德及舒赫德为左翼,两军追击回兵。正月初八,兆惠听到北方有枪炮声,又见围营的和卓兵渐少,料想援军已至,遂分兵两路出击,攻取营垒,并派人联络富德。十三日夜,富德进兵至叶尔羌河岸,距兆惠兵营尚有二十里。十四日黎明,富德领兵斩杀和卓兵二三百人。和卓军队渡河而去。富德与兆惠会合,按照谕旨于当晚启程返回阿克苏。至此黑水之围解。 呼尔璊之战后,霍集占兄弟由于清军的进攻和维吾尔人的背离,整个陷入了困境。二、三月间,霍集占派人联络葱岭以西的巴达克山、浩罕等国。因浩罕未有回信,且惧布鲁特沿途骚扰,和卓兄弟决定逃往巴达克山,或再由巴达克山前往痕都斯坦(今克什米尔地区南部及巴基斯坦北部)。四月,清兵占领和阗的消息传来,叶尔羌人心惊动,霍集占将家眷、财物移往叶尔羌以西的赫色勒塔克。波罗尼都也向喀什噶尔居民索取军粮、马匹,在六月十日之前陆续运到塔勒巴楚克河,自己仅与亲信留在喀什噶尔居住。 在大小和卓准备出逃的同时,兆惠、富德正筹集粮饷,计划乘麦熟之前进攻叶尔羌。五月,避难于布鲁特的原喀什噶尔伯克和什克随清军侍卫布占泰来到阿克苏,向兆惠建议先攻取喀什噶尔,以免霍集占投奔浩罕的额尔德尼伯克。于是兆惠等人议定先攻喀什噶尔,再取叶尔羌。此时,流亡于境外的和卓后裔陆续向清军投诚。六月十一日,兆惠领兵九千由乌什南下,进兵喀什噶尔。阿里衮、巴禄领兵三千出巴尔楚克,在喀什噶尔、叶尔羌之间地方等待与富德会合,并把守各处关隘。六月十八日,额色尹、玛木特与波罗尼都交战,剿杀多人,随后来到兆惠军营投诚。 六月二十七日,波罗尼都将喀什噶尔居民掳至城南的提斯衮,由玉鲁克岭西逃,带走居民一百五十户,及其亲信之家眷、奴仆千余人。霍集占抢掠叶尔羌居民的马匹、牲畜后,又向当地毛拉勒索白银四千两,于闰六月二日启程,经伯克和罗木渡口逃往羌呼勒。大小和卓在色勒库尔会合后向西出逃。留在喀什噶尔、叶尔羌二城的伯克随即派人迎清兵入城。闰六月十四日,兆惠进驻喀什噶尔城,富德所部先锋鄂博什进驻叶尔羌城。十八日,富德进入叶尔羌。乾隆皇帝令兆惠留驻喀什噶尔,办理喀、叶二城事务;富德、明瑞等速领兵追击。 回京病逝 乾隆二十五年,兆惠大军返京,位列乾隆帝平定回疆之乱功臣图,悬挂于紫光阁。乾隆二十六年,兆惠被授御前大臣,协办大学士兼署刑部尚书,与大学士刘统勋查办杨桥河的案子。乾隆二十七年,兆惠又与刘统勋勘察江南运河。乾隆二十八年,直隶发生水灾,乾隆帝命他前去观看海口的情况。兆惠根据当时的地理条件,疏通天津、静海诸县的水道。然后乾隆帝又命他与两江总督尹继善筹划疏浚荆山桥的河道。 乾隆二十九年十一月,兆惠病逝,享年五十六岁。乾隆帝亲自驾临他的丧礼,赠太保,谥文襄。嘉庆元年十一月,命配享太庙。兆惠将军儿子www.4858.com美高梅 2兆惠 儿子:乌雅·扎兰泰,娶清高宗女和硕和恪公主,袭爵。 乾隆三十年七月,札兰泰袭父爵,封一等武毅谋勇公。乾隆三十六年授散秩大臣;三十七年尚乾隆帝第九女和硕和恪公主;五十三年三月十七卒。兆惠和阿桂 兆惠和阿桂都是乾隆时期的名将,二人在军事上都功勋显赫,为清朝立下显赫功勋。 阿桂为军机大臣、正一品,兆惠则为都统、正二品,单看官职的话,阿桂的职位高一些。如果要从两人取得的成就来看,也是阿桂率胜一筹。不过,二人一生戎马,都是深得乾隆器重之人。兆惠将军墓 兆惠墓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曲棍球场。 乾隆二十九年十一月,兆惠病逝,享年五十六岁。乾隆帝亲自驾临他的丧礼,赠太保,谥文襄。 兆惠墓立于清朝乾隆二十九年,墓丘早已经被平毁,存墓碑1通、墓表2座。1986年,朝阳区人民政府将“兆惠墓石刻”公布为“北京市朝阳区登记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1月,朝阳区文化委员会为“兆惠墓”立有“北京市朝阳区普查登记文物”牌。人物评价www.4858.com美高梅 3兆惠 《清史稿》:兆惠再就围中受爵,得援师克竟其功;而为之援者,前则雅尔哈善,后则富德,顾坐法不克有终。 蔡东藩:“兆惠一卤莽武夫,只知猛进,动辄被围,得一智勇兼全之敌帅,吾恐兆惠将为塞外鬼,安能生还玉门,昂然为座上公乎?”

清平天山南路之战

兆惠,字和甫,姓吴雅氏,满洲正黄旗人,康熙四十七年生。他是雍正帝生母孝恭仁皇后族孙。父佛标,官至都统。作为乾隆朝的着名战将,他屡次征伐,为捍卫西北边疆,维护国家统一建树了功勋。

黑水营之战

清乾隆二十三年,清军平定回部大、小和卓的武装叛乱之战。

雍正九年,兆惠初登仕途,年仅二十四岁,先以笔帖式的身分入值军机处,随之补授内阁中书,后几经升迁,到乾隆九年已官至刑部右侍郎,第二年,又成为正黄旗满洲副都统,乾隆十一年再被授为镶红旗护军统领。然而他对刑名之事并不精通,因此受到了处分。乾隆十三年他“定拟误繙清文一案罪名过轻”, “部议革职,得旨从宽留任”。

清乾隆二十三年正月,在清平天山南路之战中,定边将军兆惠于叶尔羌城外坚守黑水营的重要防御作战。

乾隆二十年四月,清军奔袭伊犁,粉碎了准噶尔汗达瓦齐的叛乱,被准噶尔汗羁縻于伊犁的回部大和卓布拉尼敦、小和卓霍集占获得解救,归附清廷。尔后,清廷派兵护送布拉尼敦回到旧都叶尔羌,统领旧部;将霍集占留于伊犁,掌管回部事务。当年秋,辉特汗阿睦尔撒纳起兵叛清,霍集占率众助逆,以图独主回疆。二十一年,清军收复伊犁,霍集占返回叶尔羌,徘徊观望。二十二年四月,霍集占自立为巴图尔汗,传檄各城首领,召集兵马,准备与清军作战。库车、拜城、阿克苏3城之阿奇伯木克、如鄂对等人,不肯从叛,奔伊犁报告并请求支援。时驻伊犁定边右副将军兆惠正与阿睦尔撒纳作战,派副都统阿敏道率兵前去弹压。五月,霍集占击败清军,杀阿敏道。二十三年正月,阿睦尔撒纳叛乱被基本平息,清廷遂转军征讨大小和卓。正月二十六日,乾隆帝宣谕回部各城,宣示了专剿首逆、招抚多数的方针。同时,委任指挥平定回部作战的将帅,以雅尔哈善为靖逆将军,都统哈宁阿为参赞大臣,副都统顺德纳、爱隆阿为领队大臣。五月,雅尔哈善率满、汉清军万余人,以鄂对等为向导,由吐鲁番抵达库车。库车原为鄂对所领,霍集占叛乱后,杀鄂对亲属,派头人阿卜都克勒木驻守,领兵千人左右。雅尔哈善率军抵库车后,未以优势兵力迅速攻下城池,而是采取围困的战术,虽打退过守敌几次进攻,但失去了破城的良机。六月,霍集占率领8000骑兵,前来救援库车。领队大臣副都统爱隆阿拦截,于和托鼐歼其前队3000人。十六日,两军又在库车城外鄂根河畔交战,清军歼敌1600余人,夺其大纛。然而,霍集占最终率领数千名精兵,进入库车。清军仍用围困之术,霍集占于二十四日夜撤出库车,往阿克苏。八月,库车守敌降。库车虽下,活捉叛首的最好战机已被雅尔哈善丧失,致使战争升级。阿克苏、乌什皆闭门不纳大、小和卓,大和卓至喀什噶尔,小和卓至叶尔羌,互为声援。时清军已于西北连续作战3年有余,师劳饷耗,加之清军于库车城外两度败敌,乌什、阿克苏、库车、和阗等城皆附清廷,致使清廷产生急躁、轻敌情绪,并影响到前线主帅。八月初,定边将军兆惠奉旨,率800人清军由伊犁前往库车,代替雅尔哈善,指挥平回作战。兆惠所部进入回疆后,得知库车已下,便留副将富德驻阿克苏,为第二梯队,自率马步兵4000余往小和卓霍集占所在之叶尔羌。十月初三日,兆惠所部抵辉齐阿里克,距叶尔羌城40里,隔叶尔羌河扎营。初六日,清军与霍集占军接战,三战三捷。兆惠遣副都统爱隆阿率兵800,防截喀什噶尔之援敌。十三日,兆惠留部分兵力守营,自率干余骑兵劫城南敌之牧群,以补充给养,攻至叶尔羌城外,方渡河400余骑而桥断。霍集占步骑约1.5万余突出围攻。兆惠身先士卒,率军士力战,浮水还营。叛军万余乘势渡河,包围清军大营。清军顽强固守,相持3月之久正月初六日,富德率兵自阿克苏来援,转战5日4夜;兆惠亦组织所部奋力突围。十四日,两军会合,霍集占叛军遁入叶尔羌城固守。清军由于连日作战过度疲乏,返回阿克苏休整。霍集占见清军退去,乘势占领和阗所属两座回城。和阗共有6座回城,回人6万户,盛产粮食。它南连卫藏,东达青海,西接布鲁特,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所以乾隆帝一再催促兆惠,迅速收复和阗。四月,兆惠遣富德率部夺回和阗,大、小和卓一时无计可施,便固守于喀什噶尔和叶尔羌,观望动向,其兵力约有10万。清军积极进行进攻准备。除兆惠、富德原有的8000清军外,又增调1万人绿营兵,并配备了充足的攻城兵器。六月初二日,定边右副将军富德率部由和阗出发,和阗6城伯克带650人回兵从征,进攻叶尔羌;六月十一日,定边将军兆惠率部由乌什出发,进攻喀什噶尔。两支清军密切协同,同时深入,且走且停,以息养马力。大、小和卓于清军到达之前,便弃城退往巴达克山,企图待清军粮尽退兵,再重返旧地。闰六月十四、十八日,清军分别进入喀什噶尔、叶尔羌。富德率部追击叛首。明瑞部千人于霍斯库岭同叛军6000人交战3小时,歼叛军500人。七月初七日,富德于阿尔楚山追及霍集占,歼叛军千余,阵斩其骁将阿布都。七月初十日,大、小和卓于巴达克山边境和什珠克岭阻击清军,被清军大败,仅率300余人逃进巴达克山境。巴达克山汗索勒坦沙在阿尔浑楚岭战斗中擒大、小和卓。至此,大、小和卓动乱被平息。从而结束了天山南北地区的分裂局面。

自乾隆十二年开始,清朝对四川大、小金川地区的征伐,使兆惠转向军事方面,有机会大展雄才了。乾隆十三年六月,兆惠兼管户部侍郎事不久,即奉命奔赴四川前线,为清军督运粮饷。他抵川后,就显示出办事干练的才能。他看到卡撒周围山梁、色尔力等路贮藏的军粮仅够两月之用,就将附近的崇德、牛厂和美诺等地的存粮调运过来,以备军需。同时,他还认真地观察了清军的情状,上疏朝廷披露其弊端:“臣观军营诸将惟护军统领乌尔登、总兵哈攀龙勇往,副将下颇多庸员。又闻各省派兵时,将备间以家丁冒名粮,或占额兵役使。”乾隆帝对兆惠的呈奏,很赞赏地说:兆惠所奏,“俱属公论,可告之经略大学士傅恒秉公澄汰,以归核实。”乾隆十四年征讨金川的清军凯旋归来,兆惠奉命查核军需钱粮。第二年,他被授予正黄旗护军统领,同年十一月,调户部左侍郎。

二十三年八月,定边将军兆惠奉命由伊犁率部南下,指挥清军平定回部大、小和卓叛乱。兆惠遣副将富德驻阿克苏,为第二梯队,自率马步兵4000余往攻小和卓霍集占所在的叶尔羌城。叶尔羌城周十余里,城门12座。回兵在清军必经的城东5里处,挖沟筑台,以为屏障;并实行坚壁清野。十月初三日,兆惠所部抵辉齐阿里克,距叶尔羌城40里,隔河扎营,并派出左、右两翼兵,抢占了城东土台,控制进出要道。初六日,东、西、北三座城门中冲出数百名骑兵,两军厮杀,回兵三战皆败,遂退回城中固守。兆惠大营安扎于黑水河畔,故名“黑水营”。兆惠见叶尔羌城防守严密,便拨出800人清军交副都统爱隆阿,命其前往东南方向,防御盘踞在喀什噶尔的大和卓叛军,其余兵力密切监视叶尔羌城,待机再战。时获情报,言城南山下有回人牧群。兆惠决定往劫羊群,以补充给养,并诱敌出城作战。十三日,兆惠率干余骑兵南进。前面有河,清军夺占桥头,登桥而驰。岂料刚过桥400余人,桥骤断,叶尔羌城中随即冲出叛军5000骑兵、1万步兵,张开两翼攻围清军。清军人自为战,浮水还营,兆惠两易战马,面胫俱伤。直至夜晚,回兵方退回城中。清军亡100余人,伤数百人,总兵高天喜战死。十四日,霍集占组织回兵向黑水营发动猛攻。兆惠指挥士卒边战边筑起临时工事。战斗持续了整整5天。兆惠派出5名士兵,分别往阿克苏告急,驻阿克苏头等侍卫舒赫德飞章奏报朝廷。乾隆帝命靖逆将军纳木札尔往援。防御喀什噶尔的副都统爱隆阿奉兆惠之命,返阿克苏催促援军,途遇纳木札尔所率200名骑兵,爱隆阿劝其待大兵到后再进,纳木札尔未从,后于途中全军覆没。霍集占见强攻不下,便改为长期围困。黑水营自十月至次年正月,进行了艰苦的防御战。时天寒地冻,弹尽粮绝,援兵不至,无险可依。回兵于上游决河灌营,清军在下游挖沟泄水。回兵枪弹如雨,清军砍掉林木,由树干中挖出数万颗弹丸。后清军挖水井,掘窖粮,补充了给养。十一月间,回疆以西的布鲁特人抢掠了喀什噶尔所属英吉沙尔城,恰好黑水营清军纵火焚烧两座回营。霍集占以为清军与布鲁特人有约,惧被夹击,故攻黑水营稍懈。黑水营艰难持守之时,清廷急调援兵增援。驻阿克苏的定边右副将军富德与侍卫舒赫德于巴尔楚克合军,共率3000余兵,冒雪赴援。巴里坤办事大臣阿里衮领兵600,解马2000匹、骆驼1000头,兼程来援,与爱隆阿所部会合。二十四年正月初六日,富德、舒赫德所部于呼尔埔,遇由叶尔羌城而来之5000叛军,厮杀4日,清军且战且进。初九日,富德、舒赫德部已接近黑水营,被叛军所围,处境危险。阿里衮、爱隆阿率部赶到,拉开横阵,大呼驰进,两军会合作战,叛军退往叶尔羌。兆惠于黑水营中知援兵已到,立即组织所部突破包围,杀敌千余,尽焚其垒。叛军大败;退回叶尔羌城。十四日,兆惠军与援军会师,撤还阿克苏。

清廷对金川的征讨刚告一段落,西北地区又出现了硝烟弥漫的局势,兆惠也重上战场。乾隆十八年,清廷派遣兆惠赴西藏办事,防备准噶尔进犯。兆惠到藏后不久,就提出要求改变过去驻藏五百名清军士兵同时换班的制度,而改为分作两起换班:“一于头年五月起程,七月抵藏;一于次年二月起程,四月抵藏。”这样就保证,无论何时西藏均有清军驻防,随时可抵御准部来犯西藏。清政府批准了他的建议。

乾隆十九年,阿睦尔撒纳被达瓦齐击败,无奈只得率其部属两万余人投奔清朝,并请求清出兵攻打达瓦齐。乾隆帝认为,这是平定准噶尔割据势力,统一西北的大好时机,于是同臣下积极筹划西征事宜。他命兆惠协理北路军务,并总理粮饷。这样,兆惠又肩负着重大使命,开始为出征准部的军队准备军需物资。乾隆二十年,清军分西、北两路大举进攻达瓦齐。兆惠很想随军出征,就上奏朝廷,“请同哨探兵进剿”,但未被获准。这时,阿睦尔撒纳的部落奉清廷之命移牧于乌里雅苏台,乾隆帝遂命兆惠为领队大臣,驻军于此。同年三月,清军在阿睦尔撒纳的协助下,击溃了达瓦齐的军队,进驻伊犁,并擒获达瓦齐。

达瓦齐被平定以后,清朝为进一步削弱准部势力,准备用“众建以分其势”的办法,把厄鲁特蒙古四部“封为四汗,俾各管其属”。但是一心想作“四部总台吉、专制西域”的阿睦尔撒纳,却竭力反对清政府的这一政策。乾隆二十年八月,阿睦尔撒纳终于兴兵进犯伊犁。当时征讨达瓦齐的清军大部已经撤回,留守该地的定北将军班弟和参赞大臣鄂容安所属仅有五百名士兵。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伊犁再次失守,班弟和鄂容安在突围时被困,脱身不得,自杀殉国。清政府闻变,于同年十月命兆惠总理北路台站,维护天山北路与内地的通讯联络。十一月,又调他赴西路巴里坤办事,兼理额林哈毕尔噶台站,为进剿阿睦尔撒纳筹备粮饷。乾隆二十一年正月,兆惠闻知定边右副将军萨喇尔自伊犁被陷复归,就特地赶到特讷格尔,会同萨喇尔商议进剿阿睦尔撒纳。此举深得乾隆帝的嘉许,遂命兆惠充参赞大臣,随同达尔党阿出征。同年三月,清军在定西将军策楞和参赞大臣玉保的率领下,再次收复伊犁。但在追击阿睦尔撒纳时,却中了他的诡计,被他遁走哈萨克。乾隆帝闻讯大怒,革除了策楞和玉保两人之职,派达尔党阿出西路,哈达哈出北路,进兵哈萨克,继续追捕,同时,还令兆惠自巴里坤移驻伊犁,随时准备增援。又于同年五月,授兆惠为定边右副将军。这样,兆惠就由过去主要负责军队的后勤供应事宜,而成为直接指挥军队作战的将军了。

不久,达尔党阿和哈达哈因畏缩犹豫,坐失良机,致使阿睦尔撒纳再次逃脱。乾隆帝见天气渐寒,只得令达尔党阿和哈达哈撤军。

清军将领愚蠢无能,屡屡失机,使随清军西征的厄鲁特各部台吉“皆轻之”,渐生异志,而这时原归附清廷的喀尔喀蒙古郡王青袬杂卜又起而叛清,于是一场席卷准部的骚乱再度发生。辉特部台吉巴雅尔首先发难,率其部属劫掠扎哈沁五百余户,而绰罗斯特台吉噶尔藏多尔济佯装忠顺,派人将巴雅尔叛状告知兆惠。兆惠派宁夏将军和起将索伦兵百名,并征调吐鲁番伯克莽阿里克等集于辟展,准备征讨巴雅尔,但噶尔藏多尔济及宰桑呢吗、哈萨克锡喇、达什策零和莽阿里克等皆和巴雅尔串通,和起不知此情,毫无防备,遂被害身亡。随后,杜尔伯特部台吉车棱也叛变清朝。先已逃往哈萨克的阿睦尔撒纳见有机可乘,遂又卷土重来,复会厄鲁特各部于博罗塔拉河,自立为汗。

局势突然的恶化,使清朝在这地区的统治陷入困境,伊犁处于叛军的包围之中,情况十分危急。兆惠奉将军达尔党阿之命,率一千五百骑兵自伊犁东还请援。十一月启行,叛军前来截击,双方首战于鄂垒,次战于库图齐,再战于达勒奇。兆惠率清军奋勇冲杀,前后消灭叛军数千名。乾隆二十二年正月,兆惠率兵至乌鲁木齐,又遭到大队敌军的围攻。清兵无不以一当百,苦战十余日,犹不得出重围。军中无食则杀羸马,羸马杀尽,良马继之。最后军中无马可骑,将士只得步行于冰雪淖中,且战且走,二十二日至特讷格尔。此时将士们又疲又饥,不复能战,遂结营自固,而天又降大雪,驿传声息不相闻,兆惠军已处于全军覆没的危险境地。幸亏巴里坤办事大臣雅尔哈善派遣侍卫图伦楚率兵两千人前来增援,于三十日和兆惠会合,叛军始退。乾隆帝闻讯,特颁发谕旨,对兆惠大为嘉奖:“兆惠系驻扎伊犁等处办事大臣,适遇厄鲁特等背叛,奋勇剿贼,甚属可嘉。”封兆惠为一等伯“世袭罔替,并将御用荷包、玉牒、鼻烟壶加恩赏赐”。不久,又授他为户部尚书、镶白旗汉军都统和领侍卫内大臣。

兆惠在这次突围战中的突出表现使他声名大震,乾隆帝也以此而知兆惠可担当讨敌重任,于是兆惠就成为驰骋西北边疆的清军主要统帅之一。

乾隆二十二年三月,清政府命定边左副将军成衮札布出北路,右副将军兆惠出西路,大举征伐厄鲁特叛军,“会诸部落亦自相吞噬,绰罗特汗为其兄子噶尔布所篡,台吉达瓦旋杀噶尔布。厄鲁特向不出痘,至是则痘疫盛行,死亡相望”。兆惠乘势长驱直入,连战连胜,厄鲁特各部溃不成军,其首领也先后败死,只有阿睦尔撒纳未被擒获,又逃到哈萨克。同年六月,兆惠和富德率军穷追至左哈萨克。时阿睦尔撒纳与哈萨克汗阿布赉不睦,阿布赉派人和清军联系,准备将阿睦尔撒纳擒获并献给清朝。阿睦尔撒纳大惧,仅与部属八人徒步逃入俄罗斯。乾隆帝认为, “逆贼一日不获,西路之事一日不能告竣”。命理藩院问沙皇政府行文,要求把阿睦尔撒纳引渡回来。经过再三交涉,俄国政府才把患天花已病死的阿睦尔撒纳的尸体移交清朝官员验看。

阿睦尔撒纳虽然败死,但厄鲁特叛军却未完全平定,“是年,迎降之鄂拓克等,军过辄复叛,并诱陷都统满福”,他们采取时聚时散的方式,寻找机会袭击清军。“时各贼众聚分四支,每支各一二千,伺间出没”。乾隆二十三年正月,已被授为定边将军的兆惠和副将军车布登扎布奉命进剿厄鲁特叛军余部。乾隆帝令兆惠“毋以其乌合稍众,过疑虑”,要他坚决果敢地平定准部叛乱势力。兆惠遂将军队分成四路:车布登扎布趋博罗塔拉,副都统瑚尔起等趋尼勒喀,侍卫达礼善等趋齐格特,他自己则领兵奔博罗布尔噶苏,四路大军最后要在伊犁会师。在清军的锐利攻势面前,厄鲁特叛军余部纷纷溃逃。兆惠遂令清兵,“凡山陬水涯,可渔猎资生之地,悉搜剔无遗”。厄鲁特军至此尽被歼灭。兆惠率兵进剿厄鲁特叛军余部对于稳定西北边疆,巩固国防是有益的,但作为一个封建王朝的军事将领,兆惠在平叛中,对准部实行凶残的屠杀政策。清军所到之处,烧杀抢劫,滥杀无辜,使厄鲁特蒙古民众遭受了一场空前的浩劫,“草剃禽狝无噍类”,“凡病死者十之三;逃入俄罗斯、哈萨克者十之三,为我兵杀者十之五,数千里内遂无一人”。厄鲁特蒙古所遭到的这场深重灾难,作为清军统帅的兆惠,是有很大责任的。

平定准噶尔割据势力之后,兆惠马不停蹄又率军征讨发生在天山南路维吾尔族地区的大小和卓的叛乱。居住在天山南路的维吾尔族,康熙时期曾经受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的统治。噶尔丹败亡后,南疆维吾尔族的宗教首领玛罕木特管理着南疆。后来准部首领策妄阿拉布坦势力强大起来,他再度进攻天山南路,将俘获的玛罕木特拘禁于伊犁。玛罕木特的儿子布那敦也和其父一起被监禁。不久,玛罕木特死,布那敦和霍集占仍留在伊犁。乾隆二十年,清军击败达瓦齐,收复伊犁后,将布那敦遣回叶尔羌,使其统领旧部,霍集占则留在伊犁,掌管伊斯兰教事务。当阿睦尔撒纳发动叛乱时,霍集占曾“率众助逆”,参加了叛乱。阿睦尔撒纳叛乱被平定以后,霍集占自伊犁逃回叶尔羌,唆使其兄布那敦一起策划叛乱。开始布那敦不愿反叛清朝,“大和卓木欲集所部听天朝指挥,受约束”。但霍集占执意不从,他煽动其兄道:“若听朝廷处分,必召兄弟一人留质京师,如准噶尔之例。我祖宗世以此受制于人,今幸强邻已灭,无逼处者,不以此时自立国,乃长为人奴仆,非计。中国新得准部,反侧未定,兵不能来;即来,我守险拒之,馈饷不继,可不战挫也。”于是布那敦也参与了叛乱活动。这样,迅速平定天山南路的叛乱,又成为清政府的当务之急了。

清朝本不欲用兵南疆,遣送布那敦回叶尔羌和留霍集占于伊犁管理伊斯兰教的目的,就是想利用他们两人的影响,和平地统一天山南路。但是,清廷派遣赴叶尔羌和喀什噶尔去确定回部应纳贡赋数目的侍卫托伦泰却被扣留,迟迟不得回归。于是乾隆二十一年九月,兆惠就令副都统阿敏道带领索伦兵一百名、厄鲁特兵三千名再赴叶尔羌和喀什噶尔招抚回部。阿敏道至库车又被霍集占拘禁,随后不久被杀。招抚不成,清朝决定发兵征讨。乾隆二十二年九月,清廷即宣召将军成衮扎布、富德和兆惠进京商议办理天山南路回部之事。乾隆二十三年正月,清朝正式出兵。因这时兆惠正在搜剿厄鲁特叛军余部,遂以都统雅尔哈善为靖逆将军,率兵万人征伐霍集占兄弟。大军自吐鲁番进攻库车,将霍集占围于城中。但雅尔哈善不但不乘此机会发动进攻,聚而歼之,反而“不为备,终日棋弈,亦不巡垒”,致使霍集占乘夜突围逃走。清军仅得库车一空城。乾隆帝闻知大怒,同年七月下令免去雅尔哈善职务,将平定天山南路的重任委之于兆惠,令其迅速率军赶赴库车。兆惠接到命令后,当即领兵八百名向库车进发,并上奏朝廷,表示“一抵库车即与雅尔哈善协力剿贼,断不肯半道回京有腼颜面”。乾隆帝对此大加赞赏:“所奏肫诚勇往,深得领兵大臣之体。军旅为国家重务,以满洲大臣身膺简畀,统率戎行,正当踊跃自效,公尔忘私。我朝简策所重忠勤代着,远轶前古。乃近来渐染恶习,或至因循选懦,临事心怀观望;或闻撤兵庆若更生,曾不知奉公体国之义谓何?此风深可痛恨。……今兆惠奉到前次回京之旨,不肯苟且了事,毅然以剿贼自任。其器识实出诸臣之右。……朕方幸得一急公任事之大臣,深为嘉悦。……兆惠着加恩赏戴双眼孔雀翎,以示优奖。”

霍集占自库车逃出后,不敢停拜城,直抵阿克苏。阿克苏维吾尔族人民“闭城拒敌”,霍集占无奈,又趋乌什,仍不得入。于是只得又窜回叶尔羌,而其兄布那敦则返回喀什噶尔,互为犄角,负隅顽抗。兆惠率军自伊犁南越天山,取沙雅、阿克苏和乌什等城,闻霍集占据守叶尔羌,即不待大军集结,仅率三千余骑前去进攻。乾隆二十三年十月军至叶尔羌。此时霍集占已于城外坚壁清野, “凡村庄人户悉移入”,且掘壕筑垒,修筑工事。兆惠陈军于叶尔羌城之东,以两翼兵先夺据其新筑之台。霍集占从东、北、西三城门各出精锐数百骑迎战,都被兆惠率部打得大败。霍集占遂不复出。叶尔羌城周十余里,四面有十二门,据守的叛军有一万三千多名。兆惠见城大,守兵又多,强攻难以奏效。于是率师临葱岭南河为阵。葱岭南河即所谓喀喇乌苏,汉语译为黑水,所以后人称兆惠营地为“黑水营”。兆惠为切断大小和卓木兄弟互援之势,派副都统多隆阿率八百名清军,扼守通往喀什噶尔之路;又探知霍集占部落的牧群在城南英奇盘山下,就准备渡河袭取,以便充实清营的军需,十月十三日,兆惠留少数兵守黑水营,亲率千余骑自东向南,渡河取其牧群。谁知四百骑兵刚过去,桥就断塌了。兆惠这才知道中了叛军之计。果然,霍集占率数千名骑兵前来截击,清军奋勇作战,猛冲敌阵。正在激战中,叛军步兵万余也出动围攻清军,而敌骑兵又张两翼包抄清军后路。这就使未过河的清军无法前去援救,而且河岸又沮淤,难于驰骋。于是,兆惠只得率过河军浮水,与留在北岸的清军汇合一处,沿河岸向黑水营方向且战且退。叛军复大举围攻,清军被截成数队,“人皆自为战,无不以死自誓”。兆惠左冲右突,马中枪毙命,再易马又毙。清军勇猛作战,使叛军遭到很大的损失,而清军也阵亡士兵数百名,总兵高天喜、副都统三保和护军统领鄂实等皆战死。经过一场浴血奋战,清军终于在天黑时回到黑水营,掘壕固守。叛军连续五昼夜冲击清营,清军士兵身处危地,无不拚死一战,使叛军伤亡惨重,不能得手。于是霍集占就也派兵筑长围,妄图困死清军。兆惠率领人数很少的士卒同一 万多叛军足足相持了三个月。在此期间,霍集占在河上游决水灌清军营,兆惠就在下游掘沟泄之。霍集占又向清营猛放枪炮,谁知清军营地依树林而建,兆惠派人伐树,反得叛军射来的铅丸数万,用以击敌。兆惠还把俘获的敌军士兵放回去,传布清军得神之助的谣言,以动摇敌军。但是时间长了,军粮渐尽,只得煮鞍革为食。兆惠见事情危急,派人冲出包围,向驻扎其余地方的清军求援。

乾隆二十四年正月,各地增援的清军陆续到达,包围黑水营的霍集占叛军在清军内外夹攻下土崩瓦解,狼狈逃窜,至此历史上着名的黑水营之围才解。

清军在黑水营之战所表现出的顽强的斗志,极大地震慑了霍集占叛军,他们果真认为有神灵在庇佑清军,从此士气低落,一蹶不振。乾隆帝更为欣喜,颁发谕旨,对兆惠大加嘉奖:“今兆惠统军深入,志在灭此朝食。自不暇辗转以为身谋,忠诚勇敢,朕实深为嘉予。兆惠着由一等武毅伯加二字,晋封为武毅谋勇一等公。”他还撰写《黑水行》,纪述黑水围之战,对兆惠极尽赞扬。

乾隆二十四年六月,清军集中在阿克苏、乌什和阿瓦提之兵已达两万人,马三万匹,骆驼一万头,于是兵分两路,大举进攻霍集占。一路由兆惠统领从乌什进攻喀什噶尔,一路由副将军富德率部由和阗进攻叶尔羌。清军所到之处,各城都开城迎降。霍集占兄弟见大势已去,只得率其眷属和党羽弃城逃跑。叶尔羌和喀什噶尔皆被收复。兆惠师至喀什噶尔,安抚民众,“为划疆界,定贡赋,铸泉币,并分屯满、汉兵驻守”。随后,派遣富德等追击霍集占兄弟。同年七月,大败霍集占于阿勒楚尔和伊西洱库尔淖尔等地。霍集占兄弟穷途末路,只得窜入巴达克山。不久,他俩就被巴达克山首领擒杀。至此,大小和卓发动的叛乱终于被平定。乾隆帝为嘉奖兆惠在平定天山南路所立下的功勋,加赏他宗室公品级鞍辔以示宠异,还授他的一个儿子为三等侍卫。十一月,兆惠上奏,认为要使天山南路永息干戈,“仍须驻兵弹压。请于叶尔羌驻一千,喀什噶尔驻一千,英噶萨尔驻五百,阿克苏、乌什等处亦酌派兵驻守。并令各城伯克轮班入觐”。乾隆帝批准了兆惠所拟定的这些善后措施。

乾隆二十五年正月,兆惠率西征军凯旋回京。乾隆帝亲临良乡,“于城南行郊劳礼”,对他大加抚慰,赏赐御用朝珠与良马,并和兆惠一同回城。随后又在丰泽园宴请兆惠,赏赐给他许多银币。兆惠的图像被陈列在紫光阁。同年二月,兆惠以一等武毅谋勇公、户部尚书入直军机处。乾隆二十六年又授协办大学士兼管刑部尚书。这一年殿试,又特命兆惠为读卷大臣,以“隆其遇”,兆惠自陈自己不识汉字。乾隆帝就告诉他,试卷上诸臣各有圈点,“圈多即佳卷”。兆惠看赵翼试卷上有九个圈点,就定他为第一名,列第三名的是陕西人王杰。但乾隆帝以本朝以前从未有陕西人成状元,遂把王杰列为第一名,赵翼为第三名。是时,征西军凯旋,而西人又得状元,此事一时传为佳话。

乾隆二十六年八月,兆惠奉命会同大学士刘统勋赴河南,查勘杨桥漫口,“奏疏浚贾鲁河及开放各事,谕奖其悉中机宜”。这以后,兆惠又屡出察看河工水利之事。乾隆二十七年,他又同刘统勋等人查勘江南运河,为疏浚高、宝河湖入江之路,疏请开引河,择地筑闸坝。乾隆二十八年二月,“上以直隶滨水洼地秋霖秋潦未消”,命兆惠往勘海口,广宣泄,并督同御史永安等相度天津、静海、文安、大成等处疏浚事宜”。同年三月,他上疏劾直隶总督方观承经理之误。十月,加太子太保。十二月,会同两江总督尹继善等筹办疏浚荆山桥河道。乾隆二十九年四月,兆惠返京途中,顺便查勘直隶河工,事竣还京。同年十一月去世。乾隆帝亲临其府第祭奠,当即把公主许配给其子扎兰泰,并赋诗悼念,又下令加恩晋赠太保,入祀贤良祠。十二月谥号“文襄”。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小和卓的武,黑水营之战黑水营防御战【www.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