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治水能手,裘曰修简介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治水能手,裘曰修简介

裘曰修字叔度、漫士,出生于江西南昌,是清朝著名文学家、大臣、水利专家。裘日修师从梁机先生,考中进士后担任漫士、仓场侍郎、尚书、《四库全书》馆总裁等职,著有《裘文达公文集》、《治河论》等作品。他不仅曾平定准格尔叛乱,还是一位治水能臣,在治理黄河、淮河、濉河方面颇有成就。1773年,裘日修病逝,时年61岁,谥号为文达。人物生平 年少有志 康熙五十一年,裘曰修出生在一官宦家庭。 雍正五年,裘曰修十六岁入学为附生,旋补为廪生,不久中顺天府乡试。 乾隆四年,裘曰修中进士,不久,改做庶吉士。裘曰修从任编修起,经五次升迁至侍郎,历任兵部、吏部、户部。 出兵平叛 乾隆二十年,内阁学士胡中藻因涉及文字狱被处斩。在胡案没有发生之前,有人说裘曰修向同乡泄露了风声。朝廷审问此事,裘曰修不敢承认,朝廷将证人与裘曰修当面对质,证人上奏皇帝说裘曰修欺骗圣上。同年,五月,将裘曰修交给相关部门降职处理,裘曰修被贬为右中允。十二月,裘曰修重新被启用担任吏部侍郎。 乾隆二十一年,裘曰修入值军机处。乾隆帝命裘曰修率领如巴里坤、董军储准备出兵讨伐准格尔。 乾隆二十二年,在平叛准格尔之前,裘曰修上书朝廷:“西部地区回民部落数十个,厄鲁特人混杂在其中。当今之策阿喇布坦杀了很多人,回民恨之已久。请朝廷命令敕伯克额敏和卓,如果厄鲁特越界应当立即擒获,并给予擒获者奖赏,不要被谣言煽动而感到害怕。”不久,裘曰修返回京城。 治水有功 乾隆二十二年,黄河屡次在山东、河南、安徽决口,积留的洪水很久都不能消退。当年,乾隆帝南巡,回鸾途中召见山东、河南、安徽巡抚,令裘曰修与三省巡抚一道视察各路州县洪水的状况,共商退洪疏浚黄河之策。裘曰修与安徽巡抚高晋上书皇帝:“安徽宿州、灵璧、泗县三个州县频繁被洪水淹没。北边连接河南虞城,夏邑,商丘,永城四险积水,洪水下泄,必将淹没宿州。宿州有睢河,泗县有潼河,泗州与宿迁、桃源接壤处有安河,都是大的河流皆,与灵壁、泗县各支流应当一次疏浚,让洪水流入洪泽湖。洪泽湖从清口流出,上游除去水草使河流畅通,江南的百姓,歌颂乾隆皇帝的功德,应该下令每年都疏浚河道。” 裘曰修来到河南,与河南巡抚胡宝瑔联名上书朝廷:“黄河南岸的洪水,自荥泽下游各河流,东入睢河,东南流入淮河,只能起到分流洪水的作用,却不能从根本上泄洪。河南东部的河流干流,商丘境内叫丰乐河,夏邑境内叫响河,永城境内被称为巴河,本质上是一条河流。再如贾鲁河、惠济河和涡河,都应当加以疏浚。从永城府至汝宁府,应当加以疏通的地方有十二处。通过建造沟渠的方式把积水由支流引入干流,或将其引入沼泽地中,不影响百姓生产生活。” 裘曰修到山东后,同山东巡抚鹤年联名上疏,建议朝廷让馆陶、临清等运河附近的州县民众出工出力,由官府出钱出粮雇佣他们对河堤进行加固修缮。不久后,鹤年调任两广总督,山东巡抚一职由大学士蒋廷锡之子蒋洲接任。蒋洲到任后,裘曰修与他一同上奏皇帝:“山东应当疏浚各个河流,这其中应以兖州为主,其次是曹州。兖州应当治理的河流有九条,曹州的西南地区应当修整堤坝,东北地区应当在八里庙附近修建水坝,使沙河、赵王河的河水流入大运河,才能使河流通畅。”该建议得到了皇帝的认可,乾隆帝下令按照他的意思去办。 不久后,裘曰修再次来到安徽,与各州县官员商议治水之策。颍州府辖区内有四条自己的河流和六条与河南连界的河流。裘曰修上疏主张疏通宿州境内的睢河,并将清口的大坝门增宽。裘曰修这一因地制宜的主张受到了朝廷的嘉奖。裘曰修回到和河南,诸河流工程相继建成。此后,又疏浚了商丘、遂平、上蔡、新蔡各支流,并修堤筑坝。不久,裘曰修调任户部侍郎。 屡排险情 乾隆二十三年,水患治理完毕,乾隆皇帝赐诗褒奖。裘曰修上书朝廷:“各个省正逢天灾,粮食税按惯例应当免除。但是如果免粮食税,就需要增加巡查力度。想要遏制商人囤粮,但是却被商人拖累,所以说请圣上照常收税。”乾隆帝将他的奏疏交九卿讨论。京城粮食平价出售,裘曰修认为平价出售的粮食价格过低,有很多商贩囤积居奇,请求朝廷将粮价每石降百钱,过了几天,商贩减少了粮食的囤积,市场上的粮价稍微平稳了些。此时正逢天津百姓告盐商牛兆泰,牛兆泰和裘曰修有往来,裘曰修曾写信给牛兆泰,乾隆帝得知后免去裘曰修在军机处担任的职务。 乾隆二十五年,裘曰修被授为仓场侍郎。 隆二十六年,黄河在杨桥决口,朝廷命裘曰修到河南赈灾。裘曰修请求朝廷广开粥厂,赈济灾民。同时提出给疏浚河道的原料涨价的主张,这样一来,施工所需的原料便容易购买,疏浚工程很快就可以完成。乾隆帝同意裘曰修的主张。同时,朝廷派东阁大学士刘统勋、协办大学士乌雅·兆惠前往督治黄河。裘曰修勘察下游河流,上书说:“黄河流入贾鲁、惠济两条河流之中,如果这两条河不能够容纳黄河之水,潜在的危险十分巨大。应该察看堤坝黄河之水从哪里流入,加以截留封堵,这样减小了黄河水量不至于再次决口。”裘曰修回到杨桥,上书朝廷:“黄河紧逼北岸,应当在中游阻止它的流入下游;又请求修补沁水堤坝,并且赈灾当地灾民。”这一建议得到了乾隆皇帝的认可。裘曰修的儿子裘麟在翰林院任编修,卒于京城。乾隆帝考虑到裘曰修儿子去世,母亲年迈,遂将其召回京师。治水工程完成后,朝廷制作了中州治河碑,褒奖裘曰修和时任河南巡抚胡宝瑔,不久后,养母去世,裘曰修回家奔丧。 乾隆二十八年,朝廷以直隶多次受灾被淹、裘曰修守丧期满为由,将其召回,授予吏部侍郎,督管直隶水利。治河结束后,裘曰修请求朝廷允许将自己的生母接到京城奉养。不久,朝廷令江南河道总督高晋筹办治理睢河,由于河床增高,应采取降低河床的方法来治理,而秋天和冬天水量少,裘曰修建议:“应该采用蓄水冲刷的办法。南北应当修建大坝截流,到了四月份河水水位上涨,打开大坝泄洪,就可以冲刷河床降低水位。”乾隆皇帝采纳了裘曰修的提议。 乾隆二十九年,福建提督黄仕简上书朝廷弹劾福建总督、巡抚克扣厦门洋行每年进献的贡品,朝廷派裘曰修和工部尚书舒赫德前往查办,并令其署理福建巡抚。前任福建巡抚定罪之后,裘曰修才返回京城,再次被授予仓场侍郎。乾隆三十年,裘曰修被授户部侍郎。 乾隆三十一年,乾隆帝以江南的淮河、徐河等河的堤坝皆由裘曰修指挥修筑、使用已久为由,令他与总管内务府大臣高恒一道前往山东、河南巡视水情。裘曰修等人上书朝廷:“各河流自从乾隆二十二年大规模疏浚之后,每年农闲时疏浚当地河道,堤坝也加固维修,现在已经没有太多淤堵残缺。”不久后,裘曰修升任尚书,先后任礼部尚书、工部尚书、刑部尚书。 乾隆三十三年,裘曰修的生母去世,归乡奔丧。乾隆三十四年,丁忧期限未满,裘曰修被朝廷提前召回,授予刑部尚书一职。数年前,江南、山东蝗灾四起,乾隆皇帝曾命令裘曰修前往治理赈灾。此时,京城附近发生疫情,裘曰修再次奉命治理蝗灾。裘曰修到达武清,令顺天府尹窦光鼐查找蝗灾发生的源头。乾隆帝得知这一情况,责怪裘曰修没能亲赴现场勘察,因此被降职为顺天府府尹。不久后升任工部侍郎。 乾隆三十六年,朝廷命裘曰修前往沧州勘察大运河。裘曰修奏疏朝廷,他认为,应当改低大坝地基,阻挡水势,疏通下游支流;将地方水闸打开,裁弯取直,使河流减少流经的地方再流入大海。朝廷采纳了裘曰修的建议。随后,裘曰修任工部尚书,并进入南书房任职。同年,朝廷派裘曰修前往疏浚北运河。 落叶归根 乾隆三十七年,朝廷再次派裘曰修监督疏浚永定河、北运河等河流,裘曰修上奏朝廷:“治理河道有两种方法——堵和疏,但是堵不如疏。直隶地区的百姓与洪水争夺土地,洪水退去百姓便去耕种,修建堤坝开荒种地。有的官员只顾眼下,目光不长远,认为产粮的土地应当防护,用土筑成小堤。殊不知,一旦洪水漫过,便会成灾。请求朝廷命令相关部司,不准私自开垦增高堤坝,随意修埝筑堤,让河水有所去处。”乾隆帝听取了裘曰修的建议并降旨对这种行为严加禁止。 乾隆三十八年三月,裘曰修任《四库全书》馆总裁。同年四月,裘曰修以病重而请求归乡。乾隆帝说:“钱陈群也得过这种病,因年事已高,故允许他回乡。裘曰修才六十岁,不应当像钱陈群一样引退。”于是赐诗慰问,同时多次派人探望。裘曰修病情加重,乾隆帝派御医前往诊治,并加封他太子少傅虚衔。不久,裘曰修病逝,享年六十一岁。谥号文达。裘曰修子女 长子:裘麟,曾任翰林编修,乾隆二十六年,在京城去世。 次子:裘行简,官至直隶总督,嘉庆十一年,死于任上。人物评价 乾隆皇帝:“品学端醇,才献练达。” 《清史稿》:“修奉使治水,利泽施於生民。” 《太子少傅工部尚书裘文达公神道碑》:“公本以文学受知,始终与书局相终始。” 《中州治河碑》:“不惜工,不爱帑,不劳民,上源下流,以次就治。”

刘占青

本 名:刘统勋

黄河下游河段,系流经河南、山东两省平原地区的一段水流。它挟从上中游高原地区卷涮之泥沙,奔腾而下,水流急湍,含沙量极高。从汉代起,就肆虐豫、鲁一带,造成无穷无尽的灾难。历代对黄河的治理都非常重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以保证中原地区百姓生命和财产安全。以前,治黄河都以疏浚为主要手段,也确实取得过伟大的水利成就,如王景治河等。但是,黄河上中游泥沙含量逐年递增的情况却没有得到有效遏止,泥沙日多,几乎达到一碗水、半碗沙的情况。再加上下游河道经年疏浚,黄河泄洪口宽至十几里之遥,使下游水流速度大为减缓,河平水阔的景象掩盖着泥沙大量淤积、河床日益抬高的凶险水情。从唐朝末年开始,下游河岸崩塌溃涌的情况就时有发生。至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8),黄河竟因下游河道淤塞,发生决堤分流,一改往日北流入海之势,分溢成二支,一条向南经泗河而挤入淮河河道,借淮入海;一条向北,溢入济水河道,夺济行洪。淮河、济水的水量与黄河水量之大简直不成对比,原本既浅又窄的河道,骤然水量增加数倍,根本无法承受,而且黄河泥沙还不断堆积增加、抬高河床,一时间淮、济两岸,经年成为泽国。建立后,开通大运河以使南北交流便利,却屡受黄河夺道之苦。元政府遂于至正年间(1341~1368),派贾鲁治河。贾鲁加宽黄河河道、增开南下入淮的引水渠,暂时保持了运河的畅通。从此,黄河就专门南下借淮入海。但当上中游水量暴涨时,它还是南北齐溢,淮济交溃,给下游人民生产生活带来巨大的威胁。 明朝洪武元年,明军正北上攻打元朝时,黄河发生决口,挡住明军北伐道路。统军将领又专门派人挖渠以“引河入泗以济运”,加重了淮河的负担。此后三十年间,共发生大的水灾九次,生命和财产损失之大,难以计数。更严重的是,黄河故道已完全湮塞淤积成陆地,下泄不畅,元修大运河已无法使用。 燕王夺取明朝帝位后,将首都由南京迁至北平,改名为北京。政府开支全仗江南供应。京畿地区,每年仅粮食一项,就需从南方运来数百万石以资供应。苦于运河不通,只得被迫行海运。南方大量北上粮船,由太仓出海,越黄海、渤海,直抵直沽尹儿湾,在此转运至北京;并设天津卫,派军看护粮港。但海运过程中时常发生粮船损毁事件,风险太大。 永乐四年,明成祖朱棣诏派侍郎张信前往黄河察看河情,并会同正奉命疏浚元修大运河之会通河段的兴安伯徐亨,侍郎蒋廷瓒等,共商对策。张信提出恢复黄河故道的提案,得到批准。诏派尚书宋礼、侍郎金纯负责此项工程。经过五年时间,从永乐九年七月,“河复故道,自封丘金龙口,下鱼台塌场,会汶水,经徐、吕二洪南入于淮。是时,会通河已开,黄河与之合,漕道大通,遂议罢海运,而河南水患亦稍息”。①明政府下令废除海运,专门由经大运河而直抵北京的漕运解决南北交流问题。这以后,黄河较为平静。宋礼因此“论功第一,受上赏”②,后来还专门立祠以纪念他。 英宗正统年间,政治昏暗,黄河修护也废弛。正统十三年秋天,黄河发生特大洪涝灾害,“七月,河决荥阳,经曹、濮,冲张秋,溃沙湾东堤,夺济、汶入海。寻东过开封城,西南经陈留,自亳入涡口,又经蒙城至怀远界入淮”③。黄河在一个月内,两次决口,下游南北两岸,均成泽国,天下震动。军民死伤无数,财产毁于一旦。尤其是漕运通道亦被阻碍,京畿供应也成为问题。此后,黄河几乎年年决口,岁岁溢洪。明政府兴师动众,不惜民力、物力、财力,意图保证漕运畅通。在这个思想指导下,各个时期的治河官员,都以疏浚黄河水流为要务,开挖大量水渠分洪,只要保证黄河洪水不冲及运河便可,拼命向淮河流域行洪。孰知黄河水愈分流便愈漫溢,愈是防其堵塞运河便愈是运河时时堵塞。明朝君臣几乎对此束手无策,连年治河,连年徒费资财。更令人头痛的是长期对淮河行洪,淮河流域经年被水,这对位于淮河下游的明朝祖陵又构成威胁,一时黄河折腾得明政府上下左右为难。技穷之余,明政府竟乞灵于求神拜佛,封河神,建庙宇,“设齐醮符咒以禳之”④,但也无济于事。其间虽有能臣如徐有贞等殚精竭虑、想方设法;虽曾专一事权排除干扰建河漕总督统领诸事;虽调集无数人财物不惜代价前堵后疏,终告束手无策。这里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此阶段治河没有找到症结关键所在,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加上治河手段单一,只会堵决口、挖引沟,没有摸清水文、又急功近利,自然劳师无功。到明嘉靖年间(1522~1567),河防已成为朝廷心腹大患。“自后,河忽东忽西,縻有定向。水得分泻者数年,不至雍溃,然分多势弱,浅者仅二尺,识者知其必淤。至四十四年七月,河决沛县,上下二百余里运道俱淤,全河逆流,自沙河至徐州以北,至曹县棠林集而下,北分两支:南流者绕沛县戚山杨家集,入秦沟至徐;北流者绕丰县华山东北由三教堂出飞云桥。又分而为十三支,或横绝,或逆流入漕河,至湖陵城口,散漫湖坡,达于徐州,浩渺无际,而河变极矣”⑤。明政府漕运全部停滞,黄淮流域人民生灵涂炭,情况异常危急。明政府急忙任命朱衡为工部尚书兼理河漕,以潘季驯为佥都御史总理河道,时在嘉靖四十四年。明朝治河,随着潘季驯的加入,掀开了新的一页。 潘季驯,字时良,浙江乌程人。他上任后,针对黄河漫溢的实情,要求将留城以西的黄河下游故道重新恢复,以杀水势。此议与朱衡所持疏浚之计相忤。上报朝廷后,众大臣经过商议,决定兼采二人的建议:朱衡去开辟一条新河,引洪水入淮;潘季驯在留城以西,恢复黄河故道。此后不久,潘季驯以丁忧去官,朱衡独掌其事。朱衡初期取得一定成效,黄河洪水不再东向挤入运河而是南流历淮入海,漕运得以恢复。但仅仅维持了四年时间,朱衡所开新河又告淤塞,漕运再次停滞;更令人无奈的是,由于开挖新河导黄,黄河下游全流水量都压在新河上,新河几乎年年淤积、年年溢溃;而且所淤之沙,疏不胜疏,旋疏旋雍。实践证明,疏水已经无法解决河患,反而加速下游溃溢。无奈之下,明政府重新起用潘季驯,任命他为都御史,总理河道。他仍然坚持恢复故道的治河原则。 所谓黄河故道,即黄河下游主河道。明时黄河故道从今兰考县境夺汴河水道东下,流经沛县、徐州、邳县、宿迁,在淮阴地区和淮河干流相汇,从云梯关入海。其中从徐州到淮阴一段,大运河系借黄河水道行船。因而,黄河在徐州一带决口,水溢东南,则运河水道无水补给,即告干涸雍淤。从正统年间明政府开始治河以来,其着眼点即在死保运河畅通上,不惜牺牲淮河流域的百姓利益,以邻为壑,把淮河流域当作行洪区,引黄入淮,以保运河。甚至为了保证行洪畅通,对淮河决口,有意不予修复堵塞,留作泻洪通道。这种不顾百姓死活的办法,从保运河的角度考虑,应该是能奏效的,可为什么又屡治屡溃呢?这则归咎于他们治黄时还墨守传统办法,以分疏为法宝,在下游多开支河,将大水化小、急流化弱,同时大力扩张入海口,以便洪水分泄。殊不知明时黄河与前代大不相同,治河关键已不在治水,而在治沙。沙淤堤溃,才是经年洪灾的罪魁,分水辟流,无异于火上浇油。可惜明政府前百年治水中,无人能见及此,白白耗费了财富和时间。潘季驯力主恢复故道,其要旨即在筑堤束水,引水冲沙,借水力来冲涮河道以代替人工清淤,可谓事半而功倍。 隆庆四年,潘季驯调动劳力五万人,修整黄河故道。他将崩溃的决口重新堵塞,在两岸筑异常坚固的大堤,名之为“缕堤”,夹河而立,束水东下,同时疏浚河湾,以畅河道。在缕堤的束缚下,黄河干流流速加快,水势湍急,所携泥沙,来不及沉淀即被卷挟东下;同时水势加速,大块沙石也无法沉积,都奔涌而下,对下游河床形成猛烈的刨蚀,冲散淤积泥沙石块,挟裹其混水东流,从而避免人工清淤所费之巨大财力、物力;两岸百姓再无洪涝之苦;更喜淤出良田万顷,便民耕种。一石三鸟,收获颇多。 经过近一年的辛劳,潘季驯将开封至徐州间的黄河故道基本理出一个轮廓来,近一百里的黄河故道已然恢复行水,能看出旧日黄河的形迹了。潘季驯上书朝廷,谈了自己疏浚修复故道的理由,提出黄河回归故道后带来的重大利益,如“丰、沛、曹、单永无昏垫”⑥,“会通河闸渠无虞”⑦,“来流既深,建瓴之势,导涤自易,则徐州以下河身也因而深刷”⑧等。这些设想基本上都得到了实现,治河,首次取得重大成效。但同时,潘季驯也遭到朝中权臣的嫉妒。就在他即将全面完工之际,漕运发生重大翻船事故。这原本与潘季驯无关,但勘河给事中雒遵却诿过于他,奏请朝廷,将潘季驯罢职。 潘季驯去职后,由朱衡接任。朱衡接受潘季驯的方案,继续广筑高堤束水、引黄河回归故道。第二年春,全部工程完工。明政府重赏朱衡等。百姓们则归功于潘季驯。束水攻沙策略也深入人心。朱衡就曾上报朝廷,极言“逼水而冲”的“浚浅”之法,可惜未引起朝廷重视。但毕竟黄河故道已淤塞近百年,积重难返、清积淤非一日可完之功;加上潘季驯中途去职,其河防计划未能全面实施,因而在五年秋天,遇上特大洪水袭来,黄河、淮河同时决口,淮阴、扬州、高邮、宝应一带又成泽国,淹死军民无数。明祖陵亦险被洪水冲毁。首辅忧急病倒,工部尚书兼理河漕、总河都御史吴桂芳死于任上,朝野震惊。第二年,张居正力荐修河卓有成效的潘季驯,主持修河。 潘季驯到任后,亲自到河边工地视察水情,最后得出结论,引黄回故道并不错,但是以前所修的堤坝还较单薄,遇特大洪水来时,即告不支,尤其缕堤孤军奋战,大水来时,较窄的河床难容大水,而且大洪水必伴有大泥沙,淤积起来,必然导致河决。因此他决定,坚持“塞决以导河”、“固堤以杜决”的治水原则,同时指出,要想堤坝不再决口,就必须下大力去抓堤坝质量,要舍得花巨资去加固加高大堤,严禁筑堤材料中掺用泥沙,一律使用真土,以提高抗洪能力。 在此基础上,潘季驯上书明政府,提出治河六策:塞决口以挽正河;筑堤防以杜溃决;复闸坝以防外河;创滚水坝以固堤岸;止浚海工程以省縻费;寝开老黄河之议以仍利涉。这六条建议,明政府全部批准,交由潘季驯全权负责办理。经过一年零十个月的努力,潘季驯治河工程全部完工,取得了重大成就。 近两年的时间里,潘季驯共“筑高家堰堤六十余里、归仁集堤四十余里、柳浦湾堤东西七十余里,塞崔镇等决口百三十;筑徐、睢、邳、宿、桃、清两岸遥堤五万六千余丈;砀、丰大坝各一道;徐、沛、丰、砀缕堤百四十余里;建崔镇、徐升、季泰、三义减水坝四座;迁通济城于甘罗城南;淮扬间堤坝无不修筑”,工程量之大,罕有其匹,治理之彻底,前所不见。此后较长一段时间内,黄河水平、运河畅通,百姓安居,明朝黄河下游出现了一段少有的平静时期。明政府大力表彰了潘季驯,封他为太子太保、工部尚书。 此次治水,潘季驯还独创了一个完整的束水冲沙、防水溢堤的堤防系统:缕堤、遥堤、月堤、格堤。缕堤,即夹河两岸所筑高堤,其作用在于缕水归海,防止河水旁溢,同时夹堤束水,提高水流速度。但缕堤势单,遇大水则独木难支,一旦破溃,对两岸百姓伤害很大,因此他一面加高加固缕堤以使其坚固,一面又在距缕堤二三里开外,再筑一遥堤,与缕堤遥相呼应,充当第二战线,起保险作用。为了防止河水从缕堤溃口直扑遥堤,潘季驯又在二者之间筑格堤,以缓冲水势,构成严防死守的三道防线,力图确保大堤两岸百姓无洪水之虞。另外他还在缕堤内侧,筑一道月牙形的沙堤,以保护缕堤堤脚,以免穿涌,可谓万无一失。同时,遥堤、缕堤上还遍种柳树,坝脚密植芦苇、茭白,以固土固堤,同时美化了环境,令人称绝。 这次治水,使得原本横流四溢、经年不治的黄河下游,在二年之间,变成田庐尽复、流民归家的新家园。百姓获得喘息之机,漕运也畅通无阻。人民盛赞“黄河安流、潘老之功”⑨。 此后黄河安静了五六年。不幸在万历十一年,潘季驯因替张居正家属仗义执言而被罢官为民,黄河河务从此无人关注,都以为一劳永逸,终致河堤失修,经常在二省交界处发生溃涌,河患又开始渐露端倪。迫不得已,朝廷又起用潘季驯治河,任命他为右都御史总督河道。这时他已经快七十高龄了,仍亲赴河沿,察看水情,坚持复故道、束堤涮沙。但这时黄河灾情集中在对明祖陵构成威胁上,部分大臣主张另开新河,而潘季驯坚决反对,声称只要黄河归故道,祖陵附近洪水自动会消失。但一连数年,明祖陵都被水围浸,于是群情哗然,交相攻击潘季驯。万历二十年,潘季驯辞官归隐,后以七十五岁高龄,卒于家中。 潘季驯先后四次治水,共任水职二十七年,对水利事宜无一不精,著《河防一览》一书,尽言其治水之法。他是明朝最杰出的水利专家。 注释 ①《明史·河渠志》。 ②《明史·宋礼传》。 ③④⑤《明史·河渠志》。 ⑥⑦⑧⑨《明史纪事本末》。

刘统勋,山东诸城人,出生于官宦世家,雍正二年中进士,为官近五十年。他先后担任过都察院左都御史、漕运总督、工部尚书、刑部尚书、军机大臣等职务。由于办事机敏清正廉洁,刘统勋深得乾隆皇帝的欣赏。乾隆曾评价刘统勋是“练达端方,秉公持正”。在数十年的宦海生涯中,“性简傲,不蹈科名积习,立朝侃然,有古大臣风”的刘统勋直言敢谏嫉恶如仇,终身不失其正,成为大清王朝历史上有名的廉吏。

字 号:字延清

在刘统勋的政治生涯中,有相当多的时间是在与水利打交道。早在乾隆元年刘统勋就跟随著名水利专家、大学士嵇曾筠赴浙江学习海塘工程,后来嵇曾筠担任浙江一把手,刘统勋是其重要助手。嵇曾筠算得上是治水能臣,其在治理黄河泛滥过程中使用的“引河杀险法”,即开挖引渠导入黄河水排除险情的办法,不仅节省了治水的财政成本,而且缓解了黄河水泛滥的情况。

号尔钝

乾隆十一年刘统勋被任命为漕运总督,负责全国的漕运事务。乾隆十三年,京杭大运河涨水,造成黄河在山东形成严重水患,使得大量老百姓流离失所伤亡惨重,乾隆命刘统勋到山东赈灾。刘统勋到达灾区后对运河河道深入勘察,提出疏浚聊城的引河,将运河洪水通过引河分流注入大海的措施。此外刘统勋下令将德州哨马营和东平戴村两处堤坝的高度降低,秋天后又将沂州江枫口两处堤坝的高度提升,使得“水有所泄”。最终在刘统勋的治理下,山东水患得以控制。不久刘统勋升任工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后来又改为担任刑部尚书。

所处时代:清朝

展开剩余56%

民族族群:汉族

乾隆十八年,江南运河河道发生了堤坝决口的事件,死伤无数。当这个消息传到京城后,乾隆皇帝吃惊不已,他下令让治水经验丰富的刘统勋去调查事件发生的原因。刘统勋在堤坝一线经过深入调查发现原来是河道官员在修筑堤坝过程中偷工减料,挪用了兴修堤坝的钱款,致使原本可保百姓平安的堤坝变成了杀人的豆腐渣工程。当时负责江南运河修建工程的是大学士兼河道总督高斌,他是乾隆皇帝的老丈人。在兴修堤坝的过程中,身为河道总督的高斌虽没有任何贪腐行为,但对下属的贪污行为有失察之罪。在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后,刘统勋上疏乾隆,指出“河员亏帑误工”是导致溃坝惨祸发生的根本原因,一一罗列了腐败官员的贪腐情况。乾隆皇帝看到刘统勋的奏折后大为震怒,下诏撤去了河督高斌、河务协办张师载的职位,并惩办了所有贪腐的官员。

出生地:陜西羌州

乾隆二十六年,黄河在阳桥发生决口,“夺流者数百丈”,乾隆命刘统勋前往堵决口。为了修堵决口,官府要求每家老百姓都要上交诸如“埽工薪木”的料物,不按期缴纳者将会被问罪。于是数百里以内的老百姓都拉着车,拼命赶时间到堤坝上上交薪柴。当地的一个县丞专管收集修堤坝的料物,见有利可图,便对老百姓百般刁难,索以重贿。大多数贫苦百姓哪有钱贿赂县丞,只因百姓不肯行贿县丞就不接受料物,以至于有的百姓等了五六天都没把料物交上去,“人马守候,刍粮皆告竭”。可一筹莫展的百姓们战战兢兢地不敢离开,因为东西交不上去就会被严办。

出生时间:1698年

刘统勋有一天微服私访,发现有数千辆堆满料物的车停在道边,就是不往河堤上运送,他很纳闷,就上前询问,百般委屈的老百姓向其诉苦,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一遍。刘统勋听后勃然大怒,他没想到这个黑心官员竟然能想出此等捞钱的法子,全无一点人性,真是可杀不可留。他马上让人把县丞逮捕,将其进行了严惩,之后“数千辆料物一日尽收,民皆驱车返矣”。百姓无不对刘统勋心怀感激。

去世时间:1773年

主要作品:《文正公诗集》

主要成就: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

儿 子:刘墉

谥 号:文正

刘统勋——治水能臣,皇帝股肱

书香门第

刘统勋,字尔钝,号延清,祖籍山东诸城,康熙三十八年出生于陜西羌州。父亲刘棨是康熙朝进士,生刘统勋时担任羌州知州,后调任四川布政使。刘统勋的祖父刘必显也是进士出身,曾任户部广西司员外郎。刘统勋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得到良好的教育。

初入仕途

刘统勋于康熙五十六年中举人,雍正二年考取进士,被翰林院选为庶吉士,担任编修。雍正时期,刘统勋历任南书房行走、上书房行走和詹事等职务。

乾隆元年,皇帝将刘统勋提拔为内阁学士,跟随大学士嵇曾筠到浙江学习海塘工程和治水之法。乾隆二年,刘统勋升任刑部侍郎,留在浙江继续工作,翌年返还京城。乾隆四年,刘统勋因母亲病逝而辞官回家守孝。

直言敢谏

乾隆六年,刘统勋守孝期满,被朝廷任命为都察院左都御史,负责监察朝廷官员言行。不久后刘统勋向皇帝上疏,参奏大学士张廷玉和尚书讷亲,称:“大学士张廷玉历经三朝重用,名望很盛,但晚年实在应当谦谨些,外面对他的责备已经很多。有舆论说现在缙绅望族里,张、姚两姓占据一半,他们互相通婚,为官举荐时互相包庇。请皇上三年内不要提拔重用张廷玉。”又称:“尚书讷亲管辖吏部和户部,部中议论大事,讷亲说什么别人必须执行,完全没有心存谦诚、集思广益。请皇上给予他批评,让他反省改正错误。”

两个奏章呈上后,乾隆答复道:“朕认为张廷玉和讷亲如果不擅自作威作福,刘统勋必不敢上这样的奏章。大臣责任重大,原本就不能避免别人的指责。听到别人指出缺点应当高兴,这是古人所崇尚的。如果心存不快或嫌怨,那就没有大臣的气度了。”随后乾隆将两人革职,并将刘统勋直言敢谏的奏疏公开给众臣看,刘统勋由此名闻朝野。

治水能臣

乾隆十一年,刘统勋出任漕运总督,开启了自己督修河道、治理水患之路。乾隆十三年,刘统勋与大学士高斌巡查山东赈灾情况,并勘察河道。当时运河涨水很快,刘统勋上疏请求通过濬聊城引河分流,将运河之水引出大海。并下令将德州哨马营和东平戴村两处堤坝的高度降低,秋天后又将沂州江枫口两处堤坝的高度提升,使得河水有所阻截,防止了溃坝和水灾。不久后刘统勋升任工部尚书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后又调任刑部尚书。

乾隆十八年,江南邵伯湖减水二闸和高邮车逻坝决口,刘统勋与尚书策楞前往视察,查出河道官员账目亏空、延误治河,据实上奏。河道总督高斌和协办河务巡抚张师载被撤职,贪污钱款的官吏遭到严惩。同年九月,铜山小店汛河决口,刘统勋又查办出一批贪污渎职的官吏,上疏将不作为的官员李焞和张宾处死,并亲自驻守铜山监督塞河,直到十二月工程告结。

乾隆十九年,刘统勋升任太子太傅兼陜甘总督,得到赏赐孔雀花翎。乾隆命他巡视巴里坤和哈密驻兵,负责筹办军营、官兵和马驼粮饷,刘统勋忠于职守。此后遇到睦尔撒纳出兵扰乱新疆伊犁,定西将军永常被迫退师巴里坤。因赞同永常退兵哈密,刘统勋直言上奏请求舍弃巴里坤改为退守哈密,置空城以避敌锋。皇帝看后责备刘统勋附和永常,是置军威于不顾,下令将刘统勋和永常革职押解回京。不久后敌军败,乾隆怒息,认为主要责任在将军永常,刘统勋虽然进谏不当,但比起缄默不言的人忠心可恕,决定从宽免罪,补授刑部尚书。

乾隆二十一年六月,铜山县孙家集黄河漫溢,河务总督富勒赫因无能被撤职,刘统勋暂代其职,督促修筑堤坝事宜,至到冬天得以竣工。乾隆二十六年秋天,河南祥符和杨桥等处黄河漫溢,水退后需要修筑堤坝,河道官吏却以修坝的干草不够为托辞百般怠工。刘统勋知道当中肯定有问题,微服私访,发现有大小车数百辆满载干草,捆好后却被搁置,旁边则有人哭泣。刘统勋上前询问,回答说官吏索贿不成、拒而不收。于是刘统勋将当事官吏捆起论罪,称要处斩,后因巡抚等人求情才免除一死,结果干草一晚上就全收上来了,一个月后工程完毕。

此后,刘统勋还曾于乾隆二十七年、三十二年和三十四年受命疏通运河水道,治水之功深得乾隆赞赏。

皇帝股肱

乾隆十七年,刘统勋进入帝国的核心权力机构,担任军机处行走,从此成为皇帝的左膀右臂。乾隆二十一年,乾隆下旨修纂《西域图志》,由刘统勋、傅恒、褚廷璋、何国宗等负责。刘统勋亲率测绘队历经艰难险阻踏遍天山以北地区,远涉巴尔喀什湖以西的吹河、塔拉期河,获取了大量实地测绘资料,乾隆二十六年书成。《西域图志》成为后来新疆地图的蓝本。

乾隆二十三年5月,云南巡抚郭一裕怂恿总督恒文购买金铜制作禁物,刘统勋受命前往调查。乾隆二十五年2月,西安将军都赉克扣军饷,刘统勋再受皇帝钦命查案,又会审山西归化将军保德侵吞公款案,皆如实向皇帝奏明,深得乾隆的信任。

乾隆二十六年,刘统勋任东阁大学士兼礼部、兵部事务。乾隆二十九年升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尚书房总师傅、殿试阅卷大臣。乾隆三十年任东阁大学士、国史馆总裁。乾隆三十四年,刘统勋七十大寿,乾隆皇帝亲笔御赐“赞元介景”四字匾额。乾隆三十八年出任《四库全书》总裁官。

操劳猝逝

乾隆三十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刘统勋赴紫禁城早朝,行至东华门外时,轿内忽然倾斜,抬轿人拉开轿帘发现刘统勋双目紧闭。乾隆听说后赶忙派御前大臣福隆安携药赶往救治,但刘统勋已经故去。乾隆皇帝亲往吊唁,到刘统勋家门口时发现门楣窄小、家居简朴,为之感动。回宫尚未进乾清门,乾隆就忍不住涕泣,对群臣说:“我失去了一位得力助手”,“刘统勋不愧是真宰相”,还亲自作挽联和怀旧诗,将刘统勋列为五阁臣之一,追授太傅,赐谥号文正。

第二年,刘统勋归葬家乡山东诸城白家庄祖坟,沿途二十里以内文武官员均至柩前吊祭。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治水能手,裘曰修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