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60岁老将单挑而亡,湖口破湘军

- 编辑:www.4858.com美高梅 -

60岁老将单挑而亡,湖口破湘军

彭玉麟,人称“雪帅”,是清朝著名政治军事家、书画家,与曾国藩、左宗棠并称大清三杰,又和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并称中兴四大名臣。彭玉麟曾任两江总督、兵部尚书、南洋通商大臣等职,封爵一等轻车都尉,是湘军水师创建者、中国近代海军奠基人。彭玉麟著有《彭玉麟集》《墨梅图》等作品,以画梅名世,于1890年病逝,只赠太子太保,谥号“刚直”。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嘉庆二十一年,彭玉麟生于安徽安庆。 道光十二年,随父彭鸣九回籍。其父死,族人夺其田,避居衡州府,就学石鼓书院。投衡州协标营充司书,月支饷以养家。衡州知府高人鉴,偶于客坐见其文字,极为称赏,并招其入署读书,旋补附学生员。 道光二十三年, 因舅舅病故,彭玉麟遣人去安徽,将外祖母并竹宾姨接来衡阳奉养。 道光二十五年 ,彭玉麟外祖母病逝于衡州。竹宾姨出嫁。彭玉麟与夫人邹氏完婚。 道光三十年,李沅发起义,彭玉麟从衡州协标兵随往镇压。彭玉麟在此战中崭露头角,被授予蓝翎顶戴,却辞官不就,去耒阳一家当铺做了管账先生。 加入湘军 咸丰三年冬天,彭玉麟受曾国藩之邀,加入湘军,在衡州与曾国藩创办湘军水师,购买洋炮,制造大船,制船制营制章程。 咸丰四年2 月23 日,湘军衡州船厂毕工。是时,湘军水师粗具规模,有十营五千人,其中在湘潭的有四营,以褚汝航、夏銮等为营官;在衡州的有六营,以彭玉麟、杨载福等为营官。 2月25日 曾国藩发布《讨粤匪檄》,督湘军水师、陆师共计一万七千余人,自衡州启程,开始北伐。4月7日 太平军石祥祯部击败曾国藩湘军,再占岳州。湘军水师往长沙撤退。 4月24日 太平军林绍璋部攻占湘潭。 曾国藩召集诸营官议战守,推彭玉麟决策。彭玉麟支持左宗棠的观点, 力主以主力攻打湘潭。 4月26日 按照彭玉麟的规划,曾国藩派湘军水师五营驰赴湘潭,助塔齐布攻打 西征军。4月28日 曾国藩违背彭玉麟事先的规划,自督战船四十艘、陆勇八百,合乡团 进攻靖港太平军,水陆俱败。曾国藩羞愤投水自杀,左右援救以出。同日,彭玉麟、杨载福等率水师五营在湘潭大败太平军水营。 4月30日 彭玉麟、杨载福等率水师五营顺风纵火,将太平军船只焚烧殆尽。 湘潭之战以湘军完胜而告终。 湘水扬波 不久,曾国藩命褚汝航、夏銮、彭玉麟、杨载福率领湘军水师四营两千人为 先锋,攻打岳州。湘军水师于君山、雷公湖一带设伏,大败太平军水营。 太平天国悍将曾天养率船三、四百艘,配合陆师,反攻湘军。水路仍被湘军水师击败。湘军水师与太平军水营战于道林矶,又获大胜。 曾国藩率湘军水师余部及陆军两千人,总兵陈辉龙率广东水师四百人,知府李孟群率广西水勇千人,抵达岳州。 太平军韦俊等部反攻岳州,陈辉龙、褚汝航、夏銮等率湘军水师下驶 抵御,轻敌中伏。陈辉龙、褚汝航、夏銮先后受伤落水身亡。彭玉麟、杨载福驾驶舢板,奋力作战,韦俊等部方才退去。 因岳州之战亲点大炮、立毁太平军战船,清廷赏加彭玉麟同知衔,并赏戴花翎。湘军水陆环攻城陵矶,太平军韦俊等部作战不利,退向武昌。 咸丰四年10 月14 日,湘军攻陷武昌,太平军石凤魁部东退。10月15日 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命燕王秦日纲设防湖北田家镇。12月1日 湘军水师进扎至田家镇外围。彭玉麟、杨载福冒险至南岸与塔齐布、罗泽南商定,于次日水陆齐攻田家镇铁链,分船为四队:第一队专斩铁链;第二 队抵御太平军炮船;第三队俟铁链斩断,冲江而下,攻烧太平军下游船只;第四 队守护水师粮台辎重。12月2日。湘军水师孙昌凯等驾驶快船直达横江铁链前,椎断铁钩,抽去承链之 船,烧起火炉,将铁链烧红后,即用大斧斫断。彭玉麟率舢板船猛攻太平军炮船, 掩护孙昌凯等人的行动。铁链既断,杨载福率舢板小船顺流直下,直达武穴,然 后纵火而上,将太平军水营四千多艘战船全部烧毁。次日,太平军自焚营垒,弃田家镇,东退黄梅。湘军趁胜追击,彭玉麟部进至九江府江面。12月18日 ,因攻破湖北田家镇,清廷赏同知彭玉麟巴图鲁名号。 血战湖北 咸丰五年,湘军水师攻打九江、小池口江面,太平军水营退至湖口。 湘军水师营官萧捷三等率领两百多艘长龙、舢板冲入鄱阳湖内,被太平军切断归路。自此,湘军水师分为内湖和外江两部分。 为此,曾国藩命彭玉麟率外江水师尚存较好的七十余艘战船,以援鄂为名, 驶赴沔阳州新堤修理。4月3日太,平军韦俊等部再占武昌,是为太平军三占武昌。8月24日, 胡林翼、彭玉麟率部水陆齐进,攻打蔡甸。太平军退出蔡甸。 8月27日 彭玉麟督率湘军水师猛扑汉口,烧毁太平军船只三百余艘。当夜,太平军撤离汉口镇,彭玉麟督率湘军水师进入。 9月4日,湘军内湖水师攻打湖口,统领萧捷三中炮身亡。湘军水师拟还沌口,途中遭遇太平军炮击。彭玉麟所乘战船桅杆折断, 难以前进,形势危急。 此时,杨载福乘战船经过,彭玉麟急忙呼救,杨载福假装没听见,迅速离开。恰好彭玉麟部将成发翔驾驶舢板路过,彭玉麟跳进舢板,才逃过一劫。9月6日,曾国藩自九江回驻南康大营,札调彭玉麟前来江西统领内湖水师。因攻破湖北汉口镇、捦斩萧朝富等出力,清廷赏知府彭玉麟等。彭玉麟之前因伤回衡州原籍养病。曾国藩屡次催促他来江西统领内湖水 师。于是,彭玉麟伪装成游学乞食者,敝衣徒步七百里,于此月间到达南昌。曾国藩命其统领内湖水师。 咸丰七年10月25日,湖口战役打响。彭玉麟率湘军内湖水师分三队依次冲突出湖,杨载福率湘军外江水师至湖口,发炮声援。湘军内湖水师和外江水师,时隔两年半后,重新会合。10月26日 湘军攻克湖口及对岸梅家洲。 咸丰八年 5月19日,彭玉麟、杨载福率湘军水师配合李续宾部湘军陆师,攻克九江府城。因克复江西九江府城,清廷赏加按察使衔道员彭玉麟布政使衔。 连战克捷 咸丰十年6 月21日,彭玉麟、杨载福率湘军水师,督韦志俊部陆师,攻克安庆外围重镇枞阳。10月26日,彭玉麟派部将成发翔等带领湘军水师,攻克江西都昌县。 咸丰十一年3月28日,彭玉麟抵达下巴河,调度水师,成功阻止太平天国陈玉成部渡江南下。 4 月29日,清廷以彭玉麟补授广东按察使。9月28日 彭玉麟、李续宜率部水陆齐进,攻克湖北黄州府。 同治元年5月18日,彭玉麟率湘军水师,配合曾国荃部陆师,攻克安徽太平府。5月19日,曾国荃、彭玉麟率部水陆齐进,攻克长江天险金柱关。 5月30日 彭玉麟督部将王明山等会同曾国荃部湘军陆师,攻陷江宁头关。曾国 荃驻师城南雨花台,彭玉麟率湘军水师,进抵江宁护城河口。10月11日 太平军自东坝拖出战船数百艘,布满固城、南漪两湖,彭玉麟率领 湘军水师小划入湖作战。 同治三年,彭玉麟、杨岳斌率领湘军水师,进袭江浦。驻守江浦的太平军撤退。彭玉麟、杨岳斌率领湘军水师,攻克天险九洑洲。从此以后,湘军水 师往来江宁上下,再无阻碍。11月12日,彭玉麟、鲍超率部水陆齐进,攻陷江苏高淳县。11月17日,彭玉麟、鲍超率部水陆齐进,攻克要隘高淳县东坝镇。11月22日 彭玉麟、鲍超率部水陆齐进,攻克江苏省溧水县。至此,太平天国首都天京的所有物资补给线全部被切断。 同治四年,清军攻克天京,太平天国运动失败,清廷封彭玉麟一等轻车都尉世职,并赏加太子少保衔。 筹防江海 同治七年,彭玉麟会同曾国藩奏定长江水师营制。次年春回籍。 同治十一年,奉命巡阅沿江水师。彭玉麟上奏清廷,详酌长江水师事宜,认为将才宜慎选、积习宜力除、 军政宜实讲、体制宜复旧。并认为长江水师不宜兼习弓箭。 彭玉麟上奏清廷,为长江水师提督黄翼升申请开缺回籍养病。 10月7日,彭玉麟在养心殿东暖阁接受同治皇帝及两宫太后的召对。慈禧太后问及长江水师利弊、筹防江海等事宜,彭玉麟一一作答。 同治十二年1月6日 ,彭玉麟行抵瓜洲江岸,与新任长江水师提督李成谋面晤,将长江水师 应办事宜商酌周妥,交代布置一切。 11月5日 彭玉麟巡阅长江完毕,回到衡州原籍。 同治十三年5月7日,日军在台湾琅峤强行登陆,进攻龟山,被高山族人据险击败。长江水师进入战备状态。 光绪元年, 彭玉麟上奏清廷,认为欲图自强,需从清吏治、严军政、端士习、苏 民困四个方面着手。 光绪二年,彭玉麟由衡州出发,巡阅长江。 光绪七年,署两江总督,再疏力辞,仍留督江防、海防。光绪九年,擢兵部尚书。 晚年岁月 光绪十年,中法战争爆发,奉旨赴广东办理防务。光绪十一年,法军进犯谅山,窥伺广西,率老将冯子材抗击法军。在镇南关、谅山一战,大获全胜,多次上疏主战,反对和议,疏中有“五可战,五不可和”之语。未几,和议已成,停战撤兵。 光绪十二年,捐俸银一万二千两,建船山书院。 光绪十四年,扶病巡阅长江水师,至安庆后以衰病开缺回籍。 光绪十六年3月,病逝于衡州湘江东岸退省庵。追赐太子太保衔,谥刚直,于衡州原籍及立功省份建立专祠。彭玉麟的廉洁故事 彭玉麟位居高位,始终坚持了一条“不要钱”的生活准则。咸丰四年冬,彭玉麟率湘军水师配合陆师攻陷了田家镇后,清廷奖励4000两白银,他却转而用于救济家乡。他在给叔父的信中说:“想家乡多苦百姓、苦亲戚,正好将此银子行些方便,亦一乐也。”还要求他叔父从中拿出一些银两在家乡办所学堂,期望为家乡“造就几个人才”。对自己和家人却甚为严苛。当他得知儿子花费2000串铜钱修葺了家中老屋之后,即去信严辞斥责:“何以浩费若斯,深为骇叹。”说他一贯将“起屋买田视作仕宦之恶习,己身誓不为之。不料汝并不来信告示于我,遽兴土木;既兴土木之后,又不料汝奢靡若此也。外人不知,谓吾反常,不能实践,则将何颜见人!”其实,他儿子修葺后的老屋也不过是三间土墙瓦屋而已。 同治三年,他曾说过:“顾十余年来,任知府,擢巡抚,由提督,补侍郎,未尝一日居其任。应领收之俸给银两,从末领纳丝毫。……未尝营一瓦之覆,一亩之殖以庇妻子。”彭玉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按清朝制度,凡文武官员于正式薪俸之外,由国家另行发给养廉金一份,于离职之日一次发给,以奖官守,并杜绝贪污。据此计算,彭玉麟自咸丰五年至同治元年,七年之间,应得养廉银二万一千五百余两,但他分文不取,全数上交国库充作军饷。彭玉麟考虑到他一个人这样做可能使人怀疑他沽名钓誉,因而又请求曾国藩出面向朝廷说明。曾国藩则说:曾国藩之所言,确不为过。彭玉麟的妻儿子女 妻:邹氏 子:彭永钊人物评价 总评 彭玉麟一生不慕名利、不避权贵、不治私产、不御姬妾。虽然一生六辞高官,却在国家危难之时,抱着年迈多病之躯,临危受命,抵御外敌。一生画梅吟诗,纪念与他相恋早逝的梅姑,痴情重义,终生不悔。在权贵当道、腐败之极的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年间,成为了一个罕见的清廉、正直、淡泊、重情重义的名臣。如他自己所述:“臣素无声色之好,室家之乐,性犹不耽安逸,治军十余年,未尝营一瓦之覆一亩之殖,以庇妻子。身受重伤,积劳多疾,未尝请一日之假回籍调治。终年风涛矢石之中,虽甚病未尝一日移居岸上”,“臣以寒士始,愿以寒士归”。 历代评价 《清史稿》:①玉麟刚介绝俗,素厌文法,治事辄得法外意。不通权贵,而坦易直亮,无倾轧倨傲之心。历奉命按重臣疆吏被劾者,於左宗棠、刘坤一、涂宗瀛、张树声等,皆主持公道,务存大体,亦不为溪刻。每出巡,侦官吏不法辄劾惩,甚者以军法斩之然后闻,故所至官吏皆危栗。民有枉,往往盼彭公来。朝廷倾心听之,不居位而京察屡加褒奖,倚畀盖过於疆吏。生平奏牍皆手裁,每出,为世传诵。好画梅,诗书皆超俗,文采风流亦不沫云。②彭玉麟、杨岳斌佐曾国籓创立水师,为灭贼根本。两人勋绩,颉颃相并。岳斌后为朝旨强促西征,用违其才,偾事损望。玉麟终身不任官职,巡阅长江,为国家纾东顾之忧。其疏论古人晚节之失,由於不能自藏其短,且惜朝廷不善全其长,洵至言也。后盛昱劾其辞尚书之命,乃谓抗诏鸣高,殆浅之乎测玉麟矣。 曾国藩:①彭玉麟书生从戎,胆气过于宿将,激昂慷慨,有烈士风。②若论天下英雄,当数彭玉麟、李鸿章。③烈士肝肠名士胆;杀人手段活人心!④千古两梅妻,公几为多情死;西湖三少保,此独以功名终。⑤查彭玉麟带兵十余年,治军极严,士心畏爱,皆由于廉以率下,不名一钱。今因军饷支绌,愿将养廉银两,悉数报捐,由各该省提充军饷,不敢迎邀议叙,实属淡于荣利,公而忘私。 胡林翼:忠勇冠军,胆识沉毅。 左宗棠:①论治军之严肃,彭视杨为优。②出处进退缓急,罔不心安理得,求之古大臣中,尚不多见,何论今人?③劾治多人,严正之概,谋虑之忠,足式百僚。 李鸿章:①老彭有许多把戏。②杨心细胆略均在彭上,肃清长江实伊之功,用之江海较宜。③不荣官府,不乐室家,百战功高,此身终以江湖老。无忝史书,无惭庙食,千秋名在,余事犹能诗画传。 张之洞:①加官不拜,久骑湖上之驴;奉诏即行,誓翦海中之鳄。②神州贯长江,其南际涨海。江海幸息浪,砥柱今安在。③五年前瘴海同袍,艰危竟奠重溟浪;二千里长江如镜,扫荡难忘百战人。 曾国荃:下为河岳,上应日星, 一旅起衡湘,志量不居三代后身在江湖,心存魏阙,大勋垂宇宙,忠清无愧九重褒。

清朝人物

曾国藩在家书中曾无数次说到:“郡县以来,湖南未曾先天下,今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湘军”,说出了湖南在近代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而这都源自晚清太平天国运动。自从永安突围以来,洪秀全、杨秀清等就想过要席卷三江两湖,引爆当地天地会起义,而后扩大军队规模,占据东南九省,从而具备与大清争夺天下之资本。可惜,1852年6月—12月,太平军第一次进入湖南作战时损失惨重,南王冯云山阵亡、西王萧朝贵阵亡,且均被枪炮击毙,太平天国早期“三驾马车”仅存杨秀清,内部权力格局就此改变。

图片 1

本名:彭玉璘

图片 2

田家镇之战后,湘军水师重要将领杨载福留在武穴养病。彭玉麟成了湘军水师的前敌总指挥。彭玉麟擅长谋划,但临战能力不如杨载福强,而且生性自负、急躁。彭玉麟的这些弱点,在即将开始的大战中,将被石达开充分利用。

别称:雪帅

1853年2月,60万太平军从武昌沿江东下,3月便打进南京,并将其改名为天京,作为太平天国都城。同年6月,胡以晃、赖汉英、曾天养、韦俊、石祥祯、林启荣等统帅4万精锐西征,连克池州、芜湖、安庆、九江、湖口、田家镇、半壁山、汉阳、汉口,前锋直抵武昌城下。1854年1月,被誉为清军“救火队长”的一号悍江忠源在庐州被胡以晃、曾天养击毙,皖北大局已定;不久,曾天养挥师东进湖北,连克十余城,太平军士气相当旺盛。为此,东王杨秀清决定再次发起入湘之战,目的是拿下湖南省会长沙,引爆当地天地会起义,摧毁湘军赖以生存的土壤,而后挥师南下,将东南九省纳入囊中,最后决战满清于中原,早日实现“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之夙愿。

得知湘军水师东进后,太平军即在赣江上流准备小船百余艘,在船中堆积柴草,中间撒满火药,并浇上灯油。当湘军水师推进至湖口的时候,太平军将这些船点燃,让它们顺流直下,冲出湖口,撞向湘军水师。太平军水营士兵驾驶战船,跟在这些船的后面,施放火箭、火球,攻击湘军水师。

字号:字雪琴,号退省庵主人、吟香外史

图片 3

湘军水师士兵见火船向他们冲来,连忙拿起竹篙,将火船推向中流。这样一来,太平军的火船全部顺着江流东下,没能烧到湘军战船。太平军水营士兵的进攻,也被湘军化解。湖口之战湘军与太平军的第一次交锋,湘军胜。

所处时代:清朝

此次入湘作战,是太平天国第二次大举进军湖南,具体安排如下:

此后,太平军针对彭玉麟急躁的性格弱点以及曾国藩等人急于求胜的心理,对湘军进行了心理战。每天夜里,太平军都派出一千余人,在岸上将火箭、火球抛向湘军战船,并大声叫喊。湘军水师将士因此彻底不得安睡,精神状态很差。彭玉麟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活吞了石达开。

民族族群:汉族

韦俊:统兵一万余,进攻湖北首府武昌,阻止江北清军南下增援,为主力夺取长沙创造条件。

除了心理战外,太平军还在鄱阳湖口设置木簰数座,以对抗湘军水师的进攻。木簰的四周有木城,木城的中间是望楼。木簰、木城、望楼结合在一起,就像漂浮在水上的城堡一样,非常雄伟。木簰的背后,是太平军仿照湘军水师战船制造的新式战船。

出生地:安徽安庆

曾天养、石祥祯:统兵7000余,驻守岳州、靖港,从北面威胁长沙,同时阻止清朝水师从洞庭湖过湘江增援长沙之敌。

太平军精心设计的防御工事阻挡了湘军水师的前进。彭玉麟急火攻心,茶饭不思,却依旧等不到胜利的消息。

出生时间:1816年12月14日

林绍璋:亲率2万主力绕道宁乡奔袭湘潭,从南面威胁长沙。待湘潭拿下后,与曾天养、石祥祯从南北两路合力进攻长沙,一举拿下城池。

一直到1855年1月23日这天,彭玉麟才得到好消息。在这一天的战斗中,湘军的炮火阴差阳错地击中了太平军木簰上的火药箱。

去世时间:1890年3月6日

此次兵力部署问题很大,主要是林绍璋这败军之将能力太过一般,增援北伐时居然还能被清军偷袭大营成功,营盘悉数被焚毁。虽说自己可以全身而还,但并非是能力出众所致,而是清兵不敢追击之结果。韦俊骁勇无敌,能攻能守,居然拉去江北干“助攻”,实乃大错特错。

随着一声巨响,大火腾空而起,迅速烧掉了木簰当敌的一面。但在木簰的背面,英勇的太平军战士依旧在开炮。木簰旁边望楼上的太平军士兵,更是屹立不动,英勇抗击湘军的进攻。直到木簰被烧光,望楼倾倒,这些太平军士兵才跳入水中,游回到岸上。

主要作品:《彭玉麟集》《墨梅图》

图片 4

湖口之战湘军与太平军的第二次交锋,胜利者依旧是湘军。湘军每胜一次,急于求胜的心理就增强一分。石达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主要成就:创建湘军水师,奠基中国近代海军

闻知太平军要进攻长沙,曾国藩亲率湘军水陆两师从衡阳移师长沙,总兵17000人,这是直属于自己的湘军,罗泽南、江忠淑、刘长佑等部湘军则另算。到达长沙后,曾国藩便与巡抚骆秉章商议,决定派塔齐布、彭玉麟、杨载福等率主力进攻湘潭,对战林绍璋,获胜后再全军北上消灭靖港之敌。事实证明,这决议相当正确,塔齐布、彭玉麟、杨载福没让他失望。林绍璋这草包坐拥2万精锐,当塔齐布率3000兵马赶到湘潭时他却一心扎营,白白浪费战机。不久,江忠源之弟江忠淑率4000湘军(属于江家军,曾国藩不能直接指挥)前来协助;彭玉麟、杨载福率4000水师也在同一时间抵达湘潭。此时,湘军兵力虽稍少于太平军却拥有水师优势,军用标准建造的湘军战船碾压以民船为基础的太平军水营,双方算是旗鼓相当了。

木簰被湘军击毁后,石达开迅速采取行动,下令将大船凿沉,封锁鄱阳湖口,仅仅留一个隘口出入。

官职:两江总督、兵部尚书

可惜,林绍璋在开战之后又接连犯下错误,先是纵容内部新老兵相互械斗,不闻不问;当事情闹大时,则率主力逃之夭夭,只留下部分兵力守城。林绍璋一离开湘潭,彭玉麟、杨载福立刻水师追击,并在下滠司追上,双方再次发生激战,太平军上百艘战舰被摧毁,林绍璋只能弃船登岸,从陆路折回湘潭,在城下再次遭到塔齐布、江忠淑部伏击。此战,西征军主力2万精锐几乎全军覆没,主帅林绍璋仅带4名骑兵狼狈逃回岳州。

1月29日这天,湘军水师将领萧捷三、黄翼升等率领着长龙、舢板一百二十余艘,载兵两千人,在湖口外巡视。忽然,他们发现前面湖中有不少太平军的运粮船。

封爵:一等轻车都尉

图片 5

之前,彭玉麟曾建议主动袭击鄱阳湖内太平军的运粮船,以断绝湖口太平军的粮食供给,使他们不战自溃。但这一策略遭到了其他湘军将领的反对。萧捷三、黄翼升一直为彭玉麟的计策得不到实施而惋惜。所以,当他们面对太平军运粮船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按照彭玉麟的计策去做。一百二十艘湘军战船、二千名湘军士兵,就这么被萧捷三、黄翼升带着,从隘口处冲入了鄱阳湖。

追赠:太子太保

当塔齐布、彭玉麟在湘潭进展顺利之时,曾国藩率水师五营、陆师800人、团练3000人,直接杀向靖港,试图毕其功于一役,全歼入湘太平军。可谁知,曾天养、石祥祯这两人骁勇无敌,湘军被打得怀疑人生,一败涂地,曾国藩恼羞成怒投水自尽,却被部下救起,逃过一劫。不过,靖港大捷属小胜,无法弥补湘潭惨败之损失。

见湘军水师杀来,太平军士兵连忙驾驶运粮船逃跑。萧捷三、黄翼升率部快速追击。不一会儿,萧捷三、黄翼升的船队就深入二十多里,来到了姑塘一带。

谥号:刚直

图片 6

这时候,萧捷三、黄翼升才预感到前面的运粮船可能是诱饵,目的是引诱他们深入,然后困住他们。于是,他们赶紧率领船队往回撤。然而这时候,一切都晚了!太平军已经将隘口封锁,并且在出口处布置了严密的火力网。萧捷三、黄翼升,连同一百二十余艘湘军战船,两千名湘军水师士兵,都被困在了鄱阳湖当中!

(历史

曾国藩虽然惨败靖港,但塔齐布却在湘潭获胜,此时信心满满,决定立刻出动主力北上,扩大战果。可惜,曾国藩太过自信,湘军水师总统褚汝航更自信,仗着自己水师力量强大,一路追杀太平军水营,压根不考虑风向、水情之利弊。结果很惨,湘军水师搁浅旋湖港,曾天养乘机率轻便战船百余艘出击,阵斩广东水师大将沙邦镇、登州镇总兵陈辉龙。褚汝航见队友有难,立刻赶来增援,谁知又被曾天养斩杀,副将夏銮也一同阵亡。此战,曾天养以败军之余逆袭成功,太平军士气大振。

从此以后,湘军水师被分割为外江、内湖两支。在外江的湘军战船,主要是长龙、快蟹等主要用来装载物资的大船。这些船没有舢板的协助,是无法单独作战的。

祖籍: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阳县

图片 7

石达开抓住了这一千载难逢的破敌良机。他命一些部下驾驶数十艘战船,围攻停泊在长江内的湘军大船,又命另一些部下驾驶数十艘小划,冲入湘军营中,火烧湘军船只。同时,石达开命驻扎在两岸的太平军抛掷喷筒,协助水营作战。

彭玉麟人物生平

旋湖港获胜后,曾天养率麾下3000将士在城陵矶扼险扎营,试图阻止湘军进犯湖北。此时,塔齐布也正好率军赶到,曾天养一见塔齐布来犯,立刻想到林绍璋之惨败,于是怒火中烧。紧接着,曾天养手提长枪,跨上战马,单枪匹马冲入湘军阵营,与塔齐布“单挑”。可惜,曾天养此时已60余岁,体力不足,刺中塔齐布坐骑时因后座力过大而坠马受伤,被湘军小兵割下首级,“单挑”失败。

这个晚上,太平军大获全胜,焚毁湘军战船数十艘。湘军水师被迫退至九江附近的江面上。

早年经历

图片 8

嘉庆二十一年,彭玉麟生于安徽安庆。

曾天养阵亡后,所部立即溃散,太平军被迫撤出湖南。此后,湘军进攻湖北,西征战局更加吃紧,武昌危急。

道光十二年,随父彭鸣九回籍。其父死,族人夺其田,避居衡州府,就学石鼓书院。投衡州协标营充司书,月支饷以养家。衡州知府高人鉴,偶于客坐见其文字,极为称赏,并招其入署读书,旋补附学生员。

可以说,太平军第二次入湘之战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既没能实现预期之战略目标,还损失了2万精锐,60余岁悍将曾天养阵亡,代价很大。

道光二十三年, 因舅舅病故,彭玉麟遣人去安徽,将外祖母并竹宾姨接来衡阳奉养。

道光二十五年 ,彭玉麟外祖母病逝于衡州。竹宾姨出嫁。彭玉麟与夫人邹氏完婚。

道光三十年,李沅发起义,彭玉麟从衡州协标兵随往镇压。彭玉麟在此战中崭露头角,被授予蓝翎顶戴,却辞官不就,去耒阳一家当铺做了管账先生。

加入湘军

咸丰三年冬天,彭玉麟受曾国藩之邀,加入湘军,在衡州与曾国藩创办湘军水师,购买洋炮,制造大船,制船制营制章程。

咸丰四年2 月23 日,湘军衡州船厂毕工。是时,湘军水师粗具规模,有十营五千人,其中在湘潭的有四营,以褚汝航、夏銮等为营官;在衡州的有六营,以彭玉麟、杨载福等为营官。 2月25日 曾国藩发布《讨粤匪檄》,督湘军水师、陆师共计一万七千余人,自衡州启程,开始北伐。4月7日 太平军石祥祯部击败曾国藩湘军,再占岳州。湘军水师往长沙撤退。 4月24日 太平军林绍璋部攻占湘潭。 曾国藩召集诸营官议战守,推彭玉麟决策。彭玉麟支持左宗棠的观点, 力主以主力攻打湘潭。 4月26日 按照彭玉麟的规划,曾国藩派湘军水师五营驰赴湘潭,助塔齐布攻打 西征军。4月28日 曾国藩违背彭玉麟事先的规划,自督战船四十艘、陆勇八百,合乡团 进攻靖港太平军,水陆俱败。曾国藩羞愤投水自杀,左右援救以出。同日,彭玉麟、杨载福等率水师五营在湘潭大败太平军水营。 4月30日 彭玉麟、杨载福等率水师五营顺风纵火,将太平军船只焚烧殆尽。 湘潭之战以湘军完胜而告终。

湘水扬波

不久,曾国藩命褚汝航、夏銮、彭玉麟、杨载福率领湘军水师四营两千人为 先锋,攻打岳州。湘军水师于君山、雷公湖一带设伏,大败太平军水营。

太平天国悍将曾天养率船三、四百艘,配合陆师,反攻湘军。水路仍被湘军水师击败。湘军水师与太平军水营战于道林矶,又获大胜。

曾国藩率湘军水师余部及陆军两千人,总兵陈辉龙率广东水师四百人,知府李孟群率广西水勇千人,抵达岳州。 太平军韦俊等部反攻岳州,陈辉龙、褚汝航、夏銮等率湘军水师下驶 抵御,轻敌中伏。陈辉龙、褚汝航、夏銮先后受伤落水身亡。彭玉麟、杨载福驾驶舢板,奋力作战,韦俊等部方才退去。

因岳州之战亲点大炮、立毁太平军战船,清廷赏加彭玉麟同知衔,并赏戴花翎。湘军水陆环攻城陵矶,太平军韦俊等部作战不利,退向武昌。

咸丰四年10 月14 日,湘军攻陷武昌,太平军石凤魁部东退。10月15日 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命燕王秦日纲设防湖北田家镇。12月1日 湘军水师进扎至田家镇外围。彭玉麟、杨载福冒险至南岸与塔齐布、罗泽南商定,于次日水陆齐攻田家镇铁链,分船为四队:第一队专斩铁链;第二 队抵御太平军炮船;第三队俟铁链斩断,冲江而下,攻烧太平军下游船只;第四 队守护水师粮台辎重。12月2日。湘军水师孙昌凯等驾驶快船直达横江铁链前,椎断铁钩,抽去承链之 船,烧起火炉,将铁链烧红后,即用大斧斫断。彭玉麟率舢板船猛攻太平军炮船, 掩护孙昌凯等人的行动。铁链既断,杨载福率舢板小船顺流直下,直达武穴,然 后纵火而上,将太平军水营四千多艘战船全部烧毁。次日,太平军自焚营垒,弃田家镇,东退黄梅。湘军趁胜追击,彭玉麟部进至九江府江面。12月18日 ,因攻破湖北田家镇,清廷赏同知彭玉麟巴图鲁名号。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60岁老将单挑而亡,湖口破湘军